•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328章 背后有什么!

    第328章 背后有什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说起来,要多亏了你们巫蝠部的那些人,否则的话,在天岚壁障上,我们根本就无法成功逃进来?!蹦谴蠛喊颜礁旁谝慌?,取出一些药膏涂抹在了身上的伤口处,在他的身上,存在了诸多血痕。

        “你也的确心狠,竟拼着死去了数百族人,换来了这么一小机会?!蹦谴蠛盒α诵?。

        “东荒之灾下,若不进入蛮族必死无疑,为了活下去,这又算什么,比不过你借装死逃过一劫?!蹦敲娌看套膨鹬?,冷哼一声。

        “我们应该是此战第一批用这个方法逃进来的,可悔”这个方法风险很大,且一次最多也就进来三五人,否则的话,把这方法献给巫神殿,也能获得不少奖励?!蹦谴蠛褐辶酥迕?,避开了方才的话题。

        “献给巫神殿也没用,你以为这个方法他们不知道么,而且天岚城的恐怖与强大,也必定是早就知晓这个破绽,可还是留着没有封死,这原因,很深呢?!彬鸫烫谥死湫?。

        “哦?我还以为这个方法是邬多最先找到的,他已经消失了十多年,一直在蛮族生活,不知现在修为如何?!蹦谴蠛旱妥磐?,目光闪烁了一下。

        二人在这交谈中,不时谨慎的观察四周,若有丝毫的风吹草动,他们会立刻出手,毕竟在他们的感受中,这里是蛮族,在这里,可以说任何一人都是他们的敌方。

        以他们堪比蛮族脊骨初期的修为,也不敢太深入蛮族,能进入这里也是牺牲了极大的代价,巫族是回不去了,如今所想只是要找一个蛮族的小部落,隐藏身份,随着部落迁移,最终使得在那灾难下活下去的可能更大一些,不愿死在交战之中。

        此刻,距离他们约两千多丈处,有一道残影无声无息的哉,过,这种极致般的速度,正是那三中的外出巡逻的女子造成,她不断地游走寻探,渐渐地,与苏铭所在的位置,相差不足三千丈,按照她的速度,即便是成环形巡逻,也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便会发现苏铭。

        而一旦发现了苏铭这个蛮族,在他们还没有办法隐藏巫族特征前,这将是一次生死之战。

        苏铭靠在那大树上,闭着眼,神色蕴含了追忆,双手拿着骨殒,吹奏无声的殒曲,若仔细看可以模糊地看到,在苏铭的四周,存在了一圈圈若隐若现的波纹,那波纹向着四周扩散,回荡于方圆数十丈内。

        “损有魂,故有曲……吹奏的是那风,可散不去的却是那魂的音……”苏铭喃喃,睁开了眼,望着手中的骨殒,许久,许久,他再次闭上眼时,再次沉浸在那无声的损曲里。

        渐渐地,他在这一路上做到了忘记了一切后,在这里,在这深夜中的大树下,忘记了手中拿着的骨损,也不去追求此殒是否能发出声音,而是在记忆里的损曲中,寻找一种家的感觉。

        他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乌山之纹,他衣衫下的胸口,渐渐浮现出了乌山部落的一草一木,甚至于在那部落四周,慢慢有了漂落的雪花,使得他闭着的右目,渐渐透出一股红。

        其四周那波纹越加的剧烈起来,使得苏铭所在的这十多丈内,有了扭曲,连同他的气息在内,仿佛都被隐藏了起来。

        如苏铭,不存在了。

        他沉浸在那殒曲里,沉浸在记忆中,靠着大树,一动不动。

        时间慢慢的流逝,很快一炷香过去,在苏铭所在的地方三百丈外,一道残影闪过,露出了那娇小的身子,那巫族女子出现在那里,目光于四周扫过后,一闪消失。

        时间一息一息的流逝,在苏铭自己都没有察觉中,他四周的波纹扭曲如波涛骇浪,在那回荡之中,从十多丈的范围开始了扩散,渐渐达到了近五十丈时,突然的,一缕在这黑夜的寂静里,蓦然传出的呜咽损曲之声,骤然间,出现!

        这殒曲之声刚开始还有些微弱,如同婴儿的第一声啼哭,但很快就渐渐平稳起来,化作了呜咽,蕴含了一股道不尽的哀伤,缭绕在这四周,向着更远的地方传递开来。

        苏铭依旧是闭着眼,靠在那大树上,拿着殒在嘴边,一动不动。但就在这损曲极为突然的传出此刻首个外人可以听到的声音之时,他的衣衫上拴着的一个白色的储物袋,突然有了红芒一闪,却见其内那红光直接飞出,在苏铭的身前,在这大量的波纹扭曲中,火猿出现。

        它蹲在那里,目露奇异,盯着苏铭,实际上这储物袋是困不住它的,它随时可以从里面走出,这一点是苏铭答应它的,故而从未将其封紧。

        此刻它怔怔的看着苏铭,耳边传来那损曲哀伤的声音,这声音让它听了后觉得很难受,就这样蹲在那里,默默的听着。

        苏铭的身下,月光中映出的影子,此刻他有了暴动,在那影子的头部位置,露出了一双红色的眼,那眼睛里,有迷茫。

        几乎就是这损曲之声,从无音里第一次传出的同时,在苏铭所在之地的二百丈外,那之前消失的巫族女子,其身影蓦然间如从虚无中走出,其神色露出警惕,盯着苏铭所在的位置,也就是那损曲传来的地方。

        其目光露出杀机,但却迟疑了一下,没有轻举妄动,而走向后渐渐退去。

        那殒曲的声音,传开的越来越多,直至回荡在这方圆几百丈内,久久不散,甚至在这寂静的夜里,向着更远的地方也散开了余音。

        这曲音中透出的哀伤,蕴含了一股悲壮,可以让人听了后,心绪随之起伏,似这声音具备某种奇异的力量,可以动魂。

        数千丈外的丛林内,那短暂的交谈之后陷入沉默的巫族二人,几乎同时抬头,神色露出警惕。

        “你听到了么?”那粗壮的大汉一把握紧了手中的战斧,目中有了杀机。

        “损的声音?!泵娌看套膨鹬?,站起了身子,脸色有了凝重。

        “这漆黑的夜,在蛮族看来也是偏远的地方,这附近也没有蛮族部落,突然出现了损音……”那大汉目露杀机的同时,也有了紧张。

        “会不会是邬多?”大汉迟疑了一下,低声开口。

        那面部刺着蝙蝠之人还没等说话,一个冷漠的女子之声从一旁的丛林内传出。

        “不是,此人是蛮族?!彼孀呕坝锍鱿值?,正是方才还在苏铭二百丈外,此刻已然回到了这里的那巫族女子。

        “什么修为?“面部蝙蝠刺腾之人立刻问道。

        “感受不到太强的修为,除了这损曲有些奇异……此人的修为,应不到祭骨?!蹦桥永渖档?。

        “不到祭骨!”拿着战斧的大汉松了口气,随即狞笑起来。

        可那面部刺着蝙蝠的男子却是皱了下眉头,望着那巫族女子。

        “既不到祭骨,你为何不直接杀了?!?br />
        “这里是蛮族,要动手大家一起,我不会独自出手?!蹦桥踊坝镆谰衫淠?。

        “邬多快来了,走,我们一起出手快速了解了此人,另外杀了此人后,还要再四处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蛮族,免得弓起麻烦?!蹦敲娌看套膨鹬四抗庖簧?,身子直奔丛林而去。

        巫族女子跟随在后,身影如烟丝一般,看起来有些飘渺。

        “既不到祭骨,那么就让大爷去剥下他的皮,看看能不能穿在身上?!蹦谴肿车拇蠛禾蛄颂蜃齑?,露出嗜血残忍之意,紧随其后。

        三人可以说极为谨慎,即便是面对一个没有打开祭骨之人,也要同时出手,可见他们对于身处蛮族,是没有丝毫安全感的。

        “萤幻,你擅长速度,一会你先出手,但不要杀了此人,留下活口,此人有些不太对劲,我有些问题要问问这蛮子?!蹦敲娌看套膨鹬?,在疾驰中向着身旁的巫族女子低声说道。

        三人速度极快,五千丈的距离在这直线的前行间,没过多久便已然临近不远,只是随着接近,他们的耳边传来的呜咽损曲之声越加的清晰,在这寂静的夜里,这损曲让他们感觉极为不安。

        听闻对方的话语,萤幻点了点头,她也觉得这蛮子似有些不太对劲。

        三百丈、二百丈、一百丈、五十丈、三十丈……三人如长虹,掀起了刺耳呼啸,从三百丈的距离展开全速,出现在苏铭身旁三十丈时,他们一眼就看到了靠在大树上,一动不动的速度,更是看到了在苏铭的身前,蹲着一只火红色的猿猴。

        几乎就是三人来临的刹那,火猿猛的转身,呲牙咧嘴,看向了三人,与此同时,三人中那擅长速度的女子,其身猛的一冲,前一息看去还在三十丈外,可下一息时,却走出现在了苏铭身旁,这女子眼露寒光,右手抬起,却见五根黑针在手,直奔苏铭天灵而去。

        但几乎就是这女子右手抬起要放下的一瞬,她突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其身颤抖,喷出鲜血神色露出骇然与无法置信。

        “我的背后有什么!”这女子惊骇中声音透出至极的惊恐,却见她的身躯肉眼可见的枯萎,似血肉瞬息被吞噬。

        那拿着战斧的大汉,此刻睁大了眼,露出恐惧,其旁的那刺着蝙蝠之人,则是倒吸口气,他清楚的看到,萤幻的身后,有一个暗影如皮一般,贴着其背,正急速的蔓延,似要将此女的身体,包裹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