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10章 石中魂!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10章 石中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此音传入这巨大的鼎内,于此同时,苏铭第三个音节的传出,让他整个人脑中轰的一声,仿佛他的灵魂离开了身躯,随着那音节的力量,环绕在了这鼎的四周。

        那反弹而来的力量,在苏铭这三个音节出口后,蓦然间有了静止,与此同时,在苏铭的胸口,隐藏在衣服下的那挂坠上的从乌山获得的黑石头碎片,骤然间散发出了幽光,这幽光一闪之下,转眼就将这巨大的鼎笼罩,此鼎在这幽光内通体一震,缓缓地缩小,最终化作了巴掌般大小后,漂浮而起,落在了苏铭的掌心上。

        这奇异的一幕,立刻让四周的观望者睁大了眼,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还有那将此鼎抬来的那些海东宗之人,一个个倒吸口气,脸上有了震撼。

        同样在之前观察苏铭这里举动的,还有那二公子,还有海东宗内随着拍卖而来的那些老者,甚至还有那主持拍卖的冯姓之人以及紫姗,这些人全部都在观察,要看看苏铭如何将此鼎取走。

        要知道,此鼎在海东宗多年,始终都无法缩小,即便是带到天寒大地,也是因海东宗有可以容纳一座山大小的储物品。

        可眼下,他们亲眼看到苏铭只是把手按在了这鼎上,此鼎立刻被幽光笼罩,竟不可思议的瞬间缩小。

        这一幕,但凡看到之人,内心第一个念头往往便是在拍卖场上,那蓝发老者曾说出的话语。

        “此物,唯有缘者方可得到。也唯有缘者,才能将其打开!”

        紫姗在人群里。此刻下意识的张开口,她知道此鼎,更是知晓此鼎在海东宗多少年来,从未有过丝毫改变。如同一个死物一般,不知有多少海东宗之人去研究,试图将其成为己物,可用了所有的方法,却是没有半点收获。

        即便是海东宗的宗主,最终也不得不放弃,直至海东宗具备无上威严的老祖,离龙上人说出了一句话后,对于此物的研究才告一段落。

        那句话就是蓝发老者在拍卖会上的说的。

        甚至此物之所以会被送来天寒大地,也是因离龙上人的意志。他觉得既然此物在海东宗无人有缘,便不能强行留下,否则会有大祸临头,故而将其送到了天寒大地,看看在这里,是否存在了与此鼎有缘之人。

        此时此刻,那些随着拍卖而来的海东宗长老,一个个呼吸急促。怔怔的望着苏铭手心里,幽光闪烁的小鼎,在震撼的同时,也全部都牢牢的记住了苏铭的面孔。

        二公子目奇异之光,遥望苏铭站在远处的身影,嘴角出微笑。

        “很好。不枉我改变主意,没有将此物买走献给蛮公……”

        他旁边那天门的陈姓老者,此刻目中有了凝重,望着站在远处的苏铭,内心第一次。不是因为苏铭的师尊而对其重视。

        他记住了这个叫做苏铭的青年。

        天岚梦也同样在望着苏铭,脸上有了优雅的微笑。

        在这被四周众人瞩目的苏铭,此刻神有了茫,半晌才恢复过来,他看着手中的小鼎,沉默中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帐篷。

        子车跟随而来,盘膝坐在了帐篷外,冷漠的看着四周一道道目光凝聚而来的人们。

        过了许久,那一道道目光的主人带着复杂、嫉妒、感慨等等不同的神,渐渐收回了目光,彼此回到了各自的帐篷里。

        天已晚,天空上明月高照,只是雪花一直在飘落,使得大地的银被一层层覆盖,整个部落都安静下来,唯有一些被罩住的灯火,在这寒风中,发出啪啪的燃烧之声。

        苏铭盘膝坐在帐篷内,望着手中的鼎,目中有了激动,他左手抬起在这小鼎上抚,一种血肉似连接在一起的感觉,在他碰触此鼎之时,悠然而起。

        “这果然是淬炼石所需的荒鼎……而且那海东宗的蓝发老者说的没错,此鼎……已经很久很久无人打开,这里面……有一炉石存在??!”苏铭喃喃,双目的光芒越加的明亮。

        他的心脏怦怦加速跳动,原本他还不信此话,可当他以控荒鼎的方法将此物控缩小后,他隐隐的感受到,此鼎之内,存在了一股奇异的生机。

        这生机不像是生灵拥有,而是石本身具备!

        “此鼎存在的岁月古老……若是有千年无人打开,那么其内的石便是千年前之物,若是……万年无人能打开的话……”苏铭心脏跳动越加的剧烈起来,盯着手中的鼎,渐渐目中有了迟疑,仔细的观察了这小鼎后,他目中的持续被一股震惊取代。

        苏铭神有了严肃,把此鼎拿在面前,仔细的闻了一口后,神的震惊越来越浓,甚至有些无法置信。

        “香不浓……此事有两种判断,若非是此鼎石已经废弃,便是这石还没有完全炼制成功……”

        “但若是此未知石已经废弃了,虽说会自然而然的香不浓,可经历了这么多岁月,就不是不浓的问题,而是会彻底的消散才对!

        除非是此物并非千年以上无人打开,要不然,便是此石还没有淬炼结束……”苏铭目光闪动,盯着那小鼎,许久之后左手抬起,掐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这是他记忆里,控淬炼石荒鼎开炉之时的一种手印,配合一些奇异的音节,可以将荒鼎开启,从而结束淬炼石。

        苏铭知晓,此刻的自己只要念出于这手印配合的音节,就立刻会将此鼎打开,但他望着那小鼎,有了迟疑。

        “若是此鼎内的石并非废弃,而是处于未完成的状态,那么我现在将其打开,便是真的废弃了……”苏铭沉默片刻后,收起了手印,将此鼎收入储物袋内。

        “这里也不是研究的地方,等回到了第九峰,再行琢磨便是?!彼彰挥星峋偻?,收起了此小鼎后,闭目吐纳起来。

        一夜的时间很快流逝,当第二天清晨到来时,苏铭走出了帐篷,与子车一同前往了拍卖场,这一天的拍卖,苏铭没有参与竞价,他此刻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封印在石头内的黑小人。

        此物在第二天的拍卖中没有出现,当最后的一天的拍卖来临时,在进行了一大半之后,拍卖场内的气氛也因这几日的持续,有了一定的衰竭后,主持拍卖的那蓝发老者,终于拿出了苏铭等待之物。

        那是一个一人多高的山石,整体透明,其内盘膝坐着一个黑小人,看起来栩栩如生!

        “此物到底是什么,老夫不知晓,也曾问了很多人,大都对此物很是未知,此物不是我海东宗带来,而是数日前,有人贵客送来代为拍卖之物。

        这位贵客称此物为石中魂,此人曾言,这样的石块他本有三个,但其他两个被他打开后,其内的这黑小人,一个死去化作了一块黑的晶体,另外一个则是成为了一股黑风逃走,至今下落不明。

        此物是最后一块,他不愿再尝试,要拿来拍卖,他的要价不高,但有一个要求,最终买走之人,要说出这件物品的名字,且要证明所说是真,若满意,他会代为付款,免费将此物送给您,并且还会把另一个打开后化作的黑晶体拿来相赠,此人会单独与您交谈,不用顾虑被外人得知。

        此物低价,十万!”蓝发老者缓缓开口,因此物的奇异,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大都对此物很是陌生,从未见过,说不出其来临与作用,也就不好去开价。

        “十五万!”人群里,传来开价的声音,那是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此人没有隐藏形貌,而是冷漠的坐在那里,其衣着很是特殊,是由黑白两组成。

        这样的衣着,在天寒大地上唯有一个叫做迪罗族的部落特有,这个部落擅长的是制作冰雕,且将冰雕以特殊的方式赋予其生命,使其可以成为自身的一种法宝存在。

        其制作的过程很是隐秘,除了天寒大部有封存的记录外,其他人很难得知。

        十五万的价格,对于能来参加此次拍卖会的人们来说,微乎其微,只是此物的来历与作用,因知晓之人太少,故而限制了竞价。

        “二十万!”苏铭站在台上,望着那透明山石内的黑小人,他清晰的看到这小人的双手,分别只有三根手指!

        在确定了这小人正是淬炼纳神散所需之物后,苏铭开出了价格。

        “三十万!”那迪落部的族人,眉头一皱。

        “五十万!”

        “七十万!”

        “一百万!”苏铭缓缓说道,目光一直看着那透明的山石。

        “阁下莫要强行开价,你根本就不知晓此物是什么,凭白的开出价格,最后若说不出其来历与作用,你如何收??!”那迪罗部族人,干瘦的中年男子抬起头,望向苏铭。

        “我不知道此物是哪位拿出拍卖,想必阁下就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此物,只有我一人知晓,其他人断然不知此为何物,更不知如何使用!”那迪罗部族人站起了身,向着四周传出话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