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07章 苏铭的反击!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07章 苏铭的反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卷风起天寒第307章苏铭的反击!

        苏铭神如常,唯有眉头轻微一皱便松缓开来,若是旁人出价,苏铭或许会因对此鹤有些兴趣,进而选择竞价。%%

        但既然是天岚梦,且一口便是五十万石币,苏铭略一沉,也就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可他没有开口,不代表这房间内的其他人不会开价,一旁的紫姗察觉到了苏铭那微皱一松的眉头,双眸微不可查的一闪,巧笑间传出了轻柔的声音。

        “七十万!”

        拍卖场内本应天岚梦的开价,有了刹那的寂静,天岚梦的身份,让很多人有所顾虑,甚至升起了不与其竞争的心思,毕竟此物看起来,没有太大用处。

        故而,在这寂静里,紫姗的声音回,立刻引起了拍卖场内众人的留意,一道道目光瞬间凝聚在了第九房间的台上。

        苏铭站在那里,其身旁的紫姗,此刻正含笑,望着苏铭,其神表出的样子,如唯苏铭之命遵从。

        绝大多数人们看到了第九房台的这一幕后,脑海中第一个反应出的,就是苏铭指使此女开出如此价格!

        天岚梦也抬起头,看了一眼台上的苏铭后,神如常,目光一扫便落在了紫姗身上。

        “一百万!”天岚梦柔声开口。

        “苏兄,此物还要么?”第九房间内,紫姗掩口一笑,看向苏铭。

        苏铭目光有了冰冷,望了此女一眼,此女的举动可谓是用心险恶,借她站在自己身边为依据,挑起苏铭与天岚梦的敌对,随意出口,便是七十万石币,使得天岚梦多花了一倍的代价。

        “不要了?!彼彰栈啬抗?,平静的说道。

        紫姗双目瞳孔一缩,她本以为苏铭定会大怒,即便这怒意不会释放,但难免显出一些,如此一来,倒也可以达到她的念头。%%

        甚至她已然在内心做好了如何回复苏铭的准备,她也没认为这种小动作苏铭会看不出来,但她断定了苏铭无法抓住此事,毕竟她所做的一切,表面看起来,是为了苏铭。

        可如今苏铭只是目光冷漠了一些,再无其他变化,这让紫姗有种眼前之人高深莫测,无法捉之感。

        这张草绳编制的鹤,最终被天岚梦买走,即便是多花了一倍的价格,但对她来说,却是并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此鹤来自外域,在意的是此物对她领悟道,是否会有帮助。

        拍卖会,在那蓝发老者的声音中,继续展开,随着一件件物品的拿出,随着那人鱼与海龙的游走,人群渐渐议论之声四起,难以平静,一股浓浓的争峰之意,也慢慢的被勾起,弥漫在这拍卖场内。

        紫姗渐渐更是看不透苏铭了,这个站在她不远处的男子,至始至终都没有对任何物品开价,他只是在那里站着,默默地看着一样样物品被人拍走。

        直至数个时辰后,拍卖会内激烈的竞价如掀起了一场场嗡鸣,仿佛在这四周缭绕着一种无形的力量,可以引动人们的心绪,让所有人在这里,都要为之有所疯狂。

        可苏铭依旧是平静如水,在那里望着,不为所动。

        “此人看似沉稳,但实际上却是稚嫩不堪,这种故作深沉的表现,若在拍卖场中他一旦开价,那么定然会引起注意,想要轻易拿到而不被人竞争,则难度较大。

        反倒不如那些每个物品都开出几次价格者,更容易获得所需之物?!弊湘┛戳怂彰谎?,收回目光。

        拍卖场内,正中间那石柱上的蓝发老者,此刻咳嗽了几声,让四周掀起的这股强烈的气氛有所缓和后,待略有安静之时,他的声音向着八方传开。

        “承蒙诸位天寒族友的厚爱,之前的那些珍惜宝物都被已被买走,那么我接下来拿出的这一件,想来也会如此。

        但老夫要提醒诸位,这一件物品,怕是要引起强烈的竞争,还请诸位做好心理准备。%%”蓝发老者说完,其右手蓦然抬起。

        “抬上来!”

        其话语传出后,只见其身后有一片足有数十丈范围的波纹扭曲蓦然出现,从那波纹内,传出了阵阵轰鸣之声,紧接着,有九人从其内缓缓走出,这九人均是强壮的大汉,一张巨大的长矛,被他们扛着肩上,当这些人彻底的从那扭曲的波纹内走出的刹那,展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是一把足有十丈之长的巨大的黑长矛!

        此矛一出,顿时有一股惊天的煞气呼啸扩散,笼罩八方,使得四周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耳边听到了一声声凄厉的哀嚎。

        甚至一些修为高深者,可以隐隐看到在这长矛上,若隐若现的,凝聚了成千上万冤魂,他们缠绕着此矛,痛苦的嘶吼。

        “天巫矛??!”

        “这……此物我曾在一些典籍上看到过,没错,就是此物,这是天巫矛??!”

        “千年前巫族大举入侵天岚壁障,曾以特殊的方式铸造了九支天巫矛,传闻中,每一支天巫矛都具备惊天动地之力,可以击杀……蛮魂强者!”

        哗然之声骤然而起,在整个拍卖场内掀起了阵阵滔天音浪,更有多人下意识的站起身子,出难以置信之。

        那蓝发老者神有了一丝得意,此物在是否拿出拍卖时,曾在海东宗掀起了不同的言论,最终还是选择,送到天寒大地来。

        “此物,正是天巫矛,且经过了我海东宗的辨认,确定无疑!使用他,需要进行祭献,一旦它展开攻击,足以摧毁一个蛮魂境强者!

        但此物,因岁月悠久,更因巫族建造此矛的方法也都已经失传,故而它还能使用一次,一次之后,将化作飞灰消散。

        可哪怕只有一次,拥有此物,你就等于是拥有了让蛮魂境忌惮之力,拥有此物,在天岚狩巫之战里,或许你就拥有了一次生机!

        此物低价,一百万石币,开始竞价!”老者大袖一甩,在其声音刚落下来的瞬间,立刻有开价之声此起彼伏。

        “一百五十万!”

        “二百万!”

        “二百三十万!”

        “二百七十万!”

        “三百五十万!”

        激烈的声音,在这拍卖场内不断地升高,第九房间内,紫姗迟疑了一下,看向苏铭,可在她看去,此刻的苏铭依旧还是那副样子,没有半点改变。

        “苏兄,若你喜欢此物,我可以代你买下……”

        “另师只给了在下一次代买的机会么?”苏铭回头看了紫姗一眼。

        “只有一次?!弊湘┑懔说阃?。

        “任何物品?”苏铭微微一笑。

        “任何苏兄看中之物!”紫姗抬起下巴,声音很是好听。

        “可我信不过你,此事还需立下凭据才可?!彼彰底?,右手抬起从怀里取出了一张空白的兽皮,铺在桌子上,看向紫姗。

        紫姗迟疑了一下,但想到师尊的吩咐,也就没有再多想,上前右手食指划过几笔,娟秀的小字出现在那兽皮上,按照约定,写下了那段话语后,在上面按下了手掌,留下了掌印。

        “不知若是要把紫姗姑娘你买走,是否可以?!彼彰θ菀谰?,收起兽皮,看向紫姗。

        他的话语让紫姗一愣,随即脸有了阴沉。

        “苏兄莫要玩笑,我说的是拍卖之物,况且若要买我,苏兄怕是付不起这个代价?!弊湘┠谛挠辛瞬辉?,神也冰冷下来。

        “开个价吧?!彼彰敛唤橐庾湘┗坝镏械睦淠?,悠悠说道。

        “你!”紫姗盯着苏铭,这种事情她从未遇到过,竟不知如何开口。

        此刻外面的拍卖竞价之声也越来越强烈起来,这支矛的出现,引动了很多人心底的震撼,让他们纷纷开口。

        “八百六十万!”

        “九百四十万!”

        “一千万!”

        那一千万的声音,来自于与苏铭一样的房间,那是第三号房间,传出的柔和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尽管柔和,但却透出一股不容置疑之意。

        许是因此声的出现,让拍卖场内有了短暂的寂静,紫姗在听到后,盯着苏铭,冷笑起来。

        “即便是一千万,你也买不走我,苏铭,我敬你是客,但你也不要太放肆!这种话语,等同于对我的羞辱!”紫姗声音越来越冷。

        “羞辱么……紫姗姑娘,此物我要了,麻烦你代为付款!”苏铭微笑,说完之后,他回头看向台外的拍卖场。

        “一亿!”苏铭缓缓开口,但他的声音却是如雷霆般传出,让整个拍卖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无数道目光瞬息凝聚在了第九房间的台上,凝聚在苏铭的身上。

        就连那主持拍卖的老者也是一愣,猛的看向苏铭。

        紫姗呆了一下,神大变。

        此时此刻,神变的不止她一人,还有在第八号房间内,一个全身枯萎如骸骨般的老者,这老者正拿着酒杯,此刻咔吧一声酒杯碎裂,他神狰狞,呼吸急促,但不知想起了什么,又被生生的压制下来。

        “一亿……这……这……”

        “他是苏铭,他开的价格,竟是一亿??!”

        “他有这么多石币么,一亿石币,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历来的拍卖,罕见出现这样的价格,即便是天巫矛具备惊人之力,但只能使用一次,值不得这个价格!”

        “阁下可清楚,若虚报价格,拿不出这么多石币,则视为对海东宗的挑衅,此事即便你是天寒宗的弟子,也要付出代价!”蓝发老者盯着苏铭,沙哑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