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96章 请柬(第三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96章 请柬(第三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就在这时,那石碗轰然崩溃,其内梨多的鲜血,也随之骤然消散,这老者身子颤抖,喷出大口鲜血,倒卷轰的一声,被一股无形而来的大力冲击,落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也就是在此刻,这塔楼顶层的门被推开,鬼台蛮公神色阴沉的走进,可当他看到这里的凌乱后,不由得一愣。

        “怎么会这样……这……这……”那倒在墙壁下的老者神色迷茫,带着惊恐,喃喃不断。

        “发生了什么事情!”鬼台蛮公一步走来,扶起了那迷茫的老者,立刻问道。

        “我在寻找下一任鬼方”…我的仪式没有错误,我也的确看到了……可……可我看到的过…”这老者身子一个颤抖,猛的抬头,一把抓住了鬼台蛮公的肩膀,呼吸急促中,他的神色不再是迷茫,而是有了清醒。

        “我明白了!你记住一点,不要去招惹那个叫做苏铭之人,千万千万,不要去招惹此人…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我看到了……”那老者死死的抓着鬼台蛮公,呼吸越加急促,吃力的说着。

        “我看到的事情不能和你说,但你务必要记住这一点,不要去……招惹……他……他……他是……”这老者身子猛的抽搐起来,一把推开了那愣在那里的鬼台蛮公,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双眼露出癫狂。

        一股让鬼台蛮公身子颤抖的气息,赫然间从这屋舍内凝聚出来,这气息之强,使得这鬼台蛮公头皮发麻,身子竟无法移动,他的双眼瞳孔收缩,他眼前看到的一切,超出了他的认知,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似忘记了呼吸。

        他看到,在鬼方老者的身前,有一只半透明的手,死死的掐在鬼方的脖子上,将其身体生生从地面抬起,渐渐地,在鬼方挣扎中,他似失去了一切修为,如一个平凡的老人般,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可默山知晓,他自己并不是鬼台部最强之人,真正的最强者,是鬼方!尽管鬼方已经风烛残年,但被人如此如杀死凡人一般慢慢杀戮,这种事情,需要的修为,让默山无法想象。

        他心神颤抖,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他慢慢的看到一个似穿着帝呆的半透明之人,完整的出现在了鬼方的面前,此人的出现,没有引动风起云涌,没有使得天地色变,但却有一股让默山窒息的恐惧,扑面而来。

        如此刻他成为了蝼蚁,而眼前这个半透明的穿着帝袍带着帝冠蝼人,一道目光就可让其粉身碎骨。

        时间只走过了几息,但这几息对于默山来说,却是漫长的如同永久,他看着那半透明的身影,捏断了鬼方的脖子,松开了手后,似看了自己一眼。

        这一道目光的望来,让默山心神轰鸣,眼前一片空白,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当他清醒过来时,这屋舍内一片寂静,没有丝毫声音,唯有地面上已然僵影的尸体,似诉说着那一幕的真垩实。

        默山身子颤抖,望着鬼方的尸体,脑海里回荡其死前最后的话语。

        “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你记住一点,千万千万,不要去招惹那叫做苏铭之人……不要去……招惹他……”

        这鬼台蛮公默山身子一颤,额头泌出了冷汗,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鬼方死前的那一幕以及那带着帝冠半透明身影,看向自己的那一道目光。

        “他看到了什么……他是谁……”两叮,他,代表了两个人,默山沉默。

        沉默的他,没有注意到,在这雪原下的鬼台城池内,在这高耸的塔楼外,有一阵微风,吹过……这风,来自天寒。

        这世上很少有传不出的流言,也很少有散不开的传闻,第九峰齐出,闯北疆部的事情,便在这不多的时间内,渐渐地传开。

        有人震惊,有人愤怒,有人不信,有人耻笑。

        但无论如何,第九峰这些年来的诸多传闻中,从此又多了这么一个,他们的生活依旧那样,大师兄闭着关,二师兄种着花草,白天让阳光照耀在侧脸,温和的笑,夜晚时如鬼影,寻找夜的黑。

        至于虎子,有了那一万坛美酒,快乐的整天都是咧嘴傻笑,醉生梦死,甚至连最喜欢的偷窥都有好几天没有进行了。

        苏铭这里,依旧是临摹那极速的第二式,操控神将铠甲的布置,淬炼这自己的身体,为天岚狩巫,做着最后的准备。

        子车的伤势已经好转,至于卓划苏铭把他的人头,让子车送到了第一峰,送到了司马信的洞府。

        实际上苏铭始终有一个疑问,这个疑问并非是针对司马信,而是二师兄,但他没有去问,或许二师兄有他自身的隐秘,无法帮助子车提前疗伤。

        白素这里,在回来之后,罕见的有那么半个月的时间,没有来寻找苏铭,仿佛她遇到了什么迟疑的事情,需要用一些时间去把事情想清楚

        直至半个月后,她再次到来时,苏铭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属于白灵的痕迹。

        归来的白素,恢复了其以往的性格,刁蛮,任性,时而想要捉弄苏铭,可每一次付出的代价,往往是那让她已然习惯的倒挂半空。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着,距离天岚狩巫之战,只剩下了不到两个月!这最后的两个月,连不出山的苏铭都可以感受到一股压抑之感笼罩在天寒宗,如暴风雨前的沉默。

        直至这一天,子车外出归来时,为苏铭带来了一张请柬。

        那请柬,是一张附近最大的部坊,举办的拍卖会所发,这一次的拍卖,将是战前,天寒宗范围内,最庞大的一次!

        举办方,并非是天寒大部之人,而是海东宗!这是一个惯例,一个百年一次大战才会出现的惯例,如此刻的海东宗内,也会有不少人接到在其附近,由天寒宗举办的大型拍卖的请柬一样。

        这样的拍卖,苏铭本不太感兴趣,直至他看到了这请柬上,标示出的部分拍卖物中,一个让他怦然心动之物!

        一个完整的,淬炼药石的鼎!

        本章是两千宇,我实在写不动了,头晕的已经迷糊,但我完成了四章,哪怕差了一千宇,我也完成了四章,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

        整整旧个小时,很渴望你们的月票,很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