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93章 妥协(第一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93章 妥协(第一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苏铭这苦笑中,远处的天邪子一步之下,虚空出现了一片扭曲的波纹,他的身影赫然间竟如苏铭那展开了极致的速度一般,刹那消失无影,出现之时,正是在那白发老者的身前。

        这白发老者双目瞳孔收缩,正要后退,但天邪子那干瘦的左手,却是一把抓住了这白发老者的衣衫。

        “我不是疯子,我真的不是疯子,我治好了,全部都好了……你干嘛说我是疯子??!”天邪子红着眼,向着那白发老者大吼起来,其神的表情,任何人看去,都可以看出如被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一样,在紧张与害怕中,试图去解释掩饰着什么。

        这一幕,落在四周的鬼台族人眼中,一个个看向天邪子的目光,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那白发老者更是心神颤动,他并非是第一次见到天邪子,对于那些有关天邪子的传闻,他也知道一些。

        本也没太过放在心上,可如今当他被天邪子一把抓住的时候,他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天邪子,有一种让他心惊的可怕。

        “该死的,你都说了我不是疯子,你不信?你不信?”天邪子大吼中,有些唾沫从口中喷出,使得那与他距离很近的白发老者,想要挣扎避开,但却显然……是做不到的。

        “天邪子,你这个疯子,你要干什么,这里是鬼台部落,这里是天寒大部的北疆部,我更是鬼台魁首??!

        你若敢伤我,我要你天寒宗第九峰满门陪葬??!”白发老者挣扎的低吼,他神充满了愤怒,可在那愤怒下,却是隐藏了恐惧。

        “你你你……”天邪子急的似乎眼泪在眼圈里出现,随时可以滴落下来般。发狂的大吼起来。

        “你为什么非要说我是疯子,我不是,我不是疯子,我真的都治好了,不信……不信你看这个!”天邪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边抓着把白发老者,一边右手深入怀里,取出了一小块,木简。

        取出这木简后,天邪子向后一抛。这木简化作一道幽光直奔不远处的苏铭而去。

        “老四,给为师把上面的字念出来,让他们听听!”天邪子神有了得意,但却依旧恶狠狠的盯着身前的白发老者。

        苏铭一愣,接过了这木简,低头看了后,神立刻古怪起来。

        “念??!”天邪子不满的开口。

        “呃……”苏铭迟疑了一下,声音在这四周回开来。

        “天寒大部西域分部……承认天邪子不是疯子,承认他已经治好了……”苏铭眨了眨眼,苦笑抬头看着天邪子。

        天邪子的神满是得意。盯着白发老者,神态颇为嚣张的吼道:“怎么样,这就是证据,看到了没,天寒西域给我开的证明!”

        “老四,翻过来,后面还有,继续念?!?br />
        苏铭翻过了木简??醋牌浜竺娴淖旨?,苦笑中摇头,声音再次回开来。

        “天寒大部东区分部,承认天邪子不是疯子,承认他已经治好了……”

        “天寒大部南荒分部,承认天邪子不是疯子。承认他已经治好了……”

        “天寒大部,承认天邪子绝不是疯子……”当苏铭把所有的字迹都念出来后,天邪子的神更为得意了,他抓着那愣在那里的白发老者,开口大吼。

        “听到了么,我不是疯子,我已经治好了,这就是证据。你若不信,我还有呢!”天邪子这一次从怀里取出了大半的木简,全部扔给了苏铭。

        “荻原部承认天邪子大人不是疯子……”

        “许罗部承认天邪子大人……已经治好了……”

        “天岚城,承认天邪子已经不是疯子,他是正常的……”

        “海东大部。承认天邪子不是疯癫……”

        苏铭念着念着,暗自心惊,那每一个木简的字迹都不一样,显然是出自不同人之手,如这些木简真的如上面所说,分属于不同的部落,那么天邪子这里……

        苏铭深吸口气,他看到了天岚城,看到了海东大部……

        随着苏铭的念出,不但是他自身有了震动,四周但凡听到这些话语之人,全部都一个个呆在那里,齐齐的看向半空得意的天邪子。

        “我早说了,我不是疯子,现在你们相信了吧!”天邪子脸上一副很受委屈的样子,这样子尽管因其带着头套,但却依旧可以从话语以及出的眼睛与嘴巴上,看出一些。

        被天邪子抓着的那白发老者,此刻睁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已经不敢再说了,他已经非常的确定,眼前这个天邪子,的的确确是个疯子,如果自己再坚持话语,那么很有可能将其触怒。

        对于一个疯子来说,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疯子……这就是一个疯子,如果这些木简是真的,他也同样是疯子,一个正常人绝不会去这么多地方获得自己不疯的证明……

        如果这些是假的,他也一定是疯子……”那白发老者,这鬼台部的魁首,此刻死死的闭上嘴。

        “咦?你不说话?你看不起我!”天邪子眼睛一瞪,其话语一出,就连苏铭也都对那白发老者有了同情。

        “你竟然看不起我,你你你……你为什么看不起我,你还是以为我是疯子是不是??!”天邪子勃然大怒,神紧张中,其目内出了一股似要杀人灭口的光芒。

        这光芒或许外人看不出含义,但那被他抓着的白发老者,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你太过分了,我这么尊重你,我这么给你拿出证据,你居然还是以为我是疯子!”天邪子一副愤怒的样子,右手也随之抬起,看其样子,似要生生的掐死这白发老者。

        这老者睁大了眼,剧烈的挣扎,但他之前就有所发现,自己体内的一切修为运转,竟因被天邪子抓住了脖子,仿佛失去了修为一样,施展不出半点。

        此刻随着天邪子右手的抬起,一股死亡的恐惧弥漫在了这白发老者的心头,让他脸上出惊恐,似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天邪子却没给他机会,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双手狠狠的用力,以至于让这白发老者的脸瞬间憋红了起来。

        苏铭目光一闪,他知道若是这白发老者一死,那么此事将立刻变成大事,但他没有畏惧,而是眼中有了杀机,当这白发老者被师尊杀死的一瞬,他将迅速出手,在其他人反击之前,先行杀戮。

        一旁的二师兄与那黑大汉,已然将那十多个童子鬼影一一击碎,更有不少被二师兄吞噬,他此刻的样子依旧是在天黑后出现的样,全身散发寒气,神冷漠,但此刻在那冷漠的目中,一样有了杀机。

        但就在那白发老者就要被天邪子生生掐死,就在这地面上的所有鬼台族人一个个神充满了惊恐下的疯狂,要不顾一切反击的刹那。

        一个透着无奈的苍老声音,从这天地间,悠悠而来。

        “你不是疯子,你已经治好了……老夫默山,可以为你证明?!?br />
        这声音飘然而过,传遍大地的同时,天邪子双手内的那白发老者,其身体突然一颤,竟立刻如粉碎一般,化作了无数黑的小虫,那些小虫急速倒卷,密密麻麻一大片,疾驰飞出了数百丈外,这才重新凝聚成了白发老者的样子。

        他的神上依旧残留着恐惧,如劫后余生般,向着一旁的虚无跪拜下来。

        “拜见蛮公,多谢蛮公救命之恩……”

        在这白发老者跪拜的地方,虚无有波纹回,其内渐渐走出了一个穿着黑衣袍的老者,这老者没有理会鬼台魁首,而是看向了天邪子。

        “天邪子……”他话语刚刚开口,天邪子冷哼一声,也同样没有再去理会那鬼台魁首,而是眼睛一瞪。

        “我不是天邪子!”

        苏铭在那鬼台蛮公出现的一瞬间,全身一震,他感受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威压,这股威压,让他的全身气血似都要凝固,神也随之凝重起来,但此刻听到师尊的这句话后,仿佛那威压一下子消失了。

        苏铭笑了笑,他隐隐觉得,若是这鬼台蛮公继续说下去,或许依旧还会被师尊绕来绕去中,引到了之前的话语上。

        “那么就是老夫认错了人,阁下怎么称呼?”那穿着黑袍的鬼台蛮公微微一笑,神中没有丝毫喜怒之意,平缓的开口,看着天邪子。

        “老夫天邪子!你的,你不认识我?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竟然不是认识我,你竟然还问我是谁?”天邪子眼睛一瞪,一副有了怒意的样子。

        鬼台蛮公一脸无奈,摇头中向着天邪子一抱拳。

        “师叔,别闹了……此事我也是刚刚知晓了缘由,是我族人的不对……我这就将那孽畜带上来?!彼嘈?,右手抬起大袖一甩,立刻从其旁的虚无内,就有一个身影踉跄的走出,噗通一声被强行的跪在了那里。

        这是一个壮年男子,他赤着上身,头发在颈脖饶了好几圈,脸上有愤怒与不甘,更有惊恐。

        今天写的很慢很慢,状态很不好,这一章,从中午一直写到现在,应该是昨天夜里开窗户睡觉,半夜下了大雨,今天一直发低烧。

        我会继续写,写完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