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8章 梦(第二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8章 梦(第二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蛮族的世界里,有一个流传很久远的传闻,据说这个传闻,是从一代蛮神那今年代留下的。

        这个传闻说的是,在那古老的岁月前,在蛮族的大地还没有化作五份时,与遥远的南方,有一只叫做桑相的蝴蝶,这种蝴蝶不大,只有人手一般,它具备了这世间全部的颜色,每一种都不同。

        她飞舞在天空上,常人看不到,因为属于她的天地,是在那充满了飓风的九天之上。

        传闻里说,她尽管是蝴蝶,尽管有美丽的翅膀,但她一生,翅膀只会煽动三次,除了这三次外,她都是在那风中,随风飘舞。

        第一次扇动翅膀,是她在大地出生后,飞向九天之上。

        第二次扇动翅膀,是她在生命的最巅峰时,扇动翅膀,舞出那绚丽的色彩,想要去寻找她的同伴,可往往,是找不到的。

        而她最后一次扇动翅膀,则是在其生命的终结,为了留下痕迹,用尽全力,在那翅膀扇动后的刹那,它的身体也会化作点点光芒,如种子一般,随风洒落大地,这些种子都能化茧,但只有一个可以成蝶。

        这个传闻,说的就是桑相的三次扇动翅膀,带来的一系列传说,传说中,她第一次扇动翅膀,会应东方的大地上,引起一场山崩地裂的变动。

        第二次扇动翅膀,会弓起西方的大地上,出现成群的有着灰色眼睛的死尸。

        第三次扇动翅膀,会让北方的冰雪,出现接连数十年的黑夜。

        这是传说。

        这个传说,苏铭没有听过,但白素听过。

        在这一天的夜里,昏迷的白素,于其梦中醒来,她茫然的望着这片陌生的天地,孤单单的一个人,站在那里,神色迷茫。

        她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知道眼前所看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不存在的。

        可她却无法在这梦里,真正的苏醒,让这梦消散。

        在她的眼中所看,大地上有积雪,天空昏暗,飘着雪花,四周很是安静,远远看去,只有一个方向存在了山峦,其他的位置,都是平原。

        那存在了山峦的地方,有一座在风雪中被遮盖的模糊的山,此山,她依稀间觉得似曾见过,那是一座高耸入云,如一个人的五指从大地伸出,玉抓向天幕的山!

        “这里……是哪……”白素喃喃,她的双眼迷茫更多了。

        在这茫然中,她缓缓的向前走去,那脚下的雪路,如蕴含了岁月,使得她每一步走出,都如跨越了春夏秋冬,走着走着,她走到了一片丛林,在这丛林内,在她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后,她的耳边突然传来了阵阵喧闹的声音。

        这声音从远处传出,让白素的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向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了。

        渐渐地,她穿过了山林,看到了一幕……

        那是一片没有山林的大地,其上存在了诸多皮帐,四周还有很多强悍的蛮士以冷漠的目光巡逻,皮帐间有不少人来回走去的地方,这里,是一处小型的部落集市。

        在南晨大地的很多地方,都存在这样的部坊,便于小部落间彼此的交易。

        白素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耳边传来的喧闹很是真实,可她能看到这些人,但这些人却看不到她,甚至一个巡逻的蛮士直接穿透了白素的身体,走了过去。

        “这里是……”白素越加的迷茫。

        但就在她迷茫的瞬间,她忽然身子一震,她看到了从不远处的丛林内,此刻有两个身影快速的来临。

        那两个身影其中一个,很是强壮,一脸憨厚。而其旁的那人,同样是一个少年,但却很是瘦弱,眉清目秀,双眼有清澈的光芒。

        他穿着兽皮衣衫,脸上还带着稚nèn,可白素却是在看到这少年的一刹那,心神有了震动。

        “苏……苏铭!“白素呼吸急促,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梦里,竟梦到了苏铭!

        她眼中的苏铭,还是一个稚nèn的少年,那瘦弱的样子,与白素记忆里如今的苏铭,有相同的地方,但更多的则是完全的不同。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交斥蓦然传来。

        “雷辰!”

        白素的双目下意识的看去,在她看到了这说话的女子后,白素的脑中有了轰鸣,她看到有这么一个女子,穿着小貂皮毛的衣衫,长发扎着一条红色的草绳,双肩有小辫垂着,额头上有几个亮点,双眸里带着愤怒,皱着眉头,望着苏铭身边的那个同伴。

        她的样子,让白素眼前有了恍惚。

        那是一个与她,一摸一样的少女。

        画面至此,于白素的目中定格,渐渐消失,她猛的睁开眼,额实有了大量的汗水,四下看了看,是在她的洞府内。

        外面很安静,没有丝毫声音传来。

        白素怔怔的望着前方,目中没有焦点,她的脑海始终存在梦中的画面。

        许久,白素披上了一件衣衫,推开了洞府的门,天空一片漆黑,有寒风吹来,让白素觉得有些冷。

        她站在洞府外,看着漆黑的天空,在那月光下,她的目光最终落在了第九峰上,望着那里,白素的目中有了迷茫与复杂。

        “为什么会做这个梦……那梦里的一切,是真,还是教…”白素喃喃。

        同样在这一天夜里,苏铭在不断的临摹金鹏中,在不知是那一指划下的刹那,他的手指一顿,脑中浮现出了一场如梦般的画面。

        那画面里,是一片风雪连绵的天地,风很大,雪飘舞,遮盖了视线,看不清太远,他看到了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女孩,在哭泣中向前跑着。

        在那女孩的前方,有一个女子的背影,正渐渐远去。

        “阿妈,你不要走……阿妈,你不要素素了么……”

        那女子的身影一顿,可却没有回头,依旧快速的走去,风雪中,唯有那女孩的哭声存在,直至她追不动了,直至她摔倒在了地上,可却仍然挣扎的爬起,带着哭泣,想要向前继续奔跑,要去拉住她妈妈的手,让她的妈妈,不要走。

        但那女子的渐渐远去,在风雪中看不到了身影,那小女孩哭泣中,似用掉了那弱小的身体里,全部的力气,倒在了风雪中,不动了。

        风雪很大,吹在她的身上,使得这小女孩抱着身体岣在一起,闭着双目,呢喃着妈妈,没有了意识。

        她的右手小食指,渐渐有了青色,那是血肉冻僵的颜色……

        苏铭望着这一切,沉默不语。

        直至在那风雪中,走出了一个男子,这男子苏铭只能看到模糊,无法看的清楚其相貌,他走到了这女孩的身边,轻轻地蹲下将其抱起,转身走向了远处。

        “素素,跟阿爸回家…”

        这一幕在苏铭的目中定格,渐渐消散的同时,他的身子一震,清醒归来,望着自己的右手食指在画板上的停顿,目中有了短暂的迷茫后,猛的看向这画板的一角。

        那里,是白素在白天时,碰到的地方。

        苏铭愣了片刻,右手抬起在那画板的一角,白素碰触过的地方摸了摸,其目中有了沉思。

        “为什么会这样……我自开尘后,从未做梦,就连那梦中的声音也都再未出现过”可于方才的临摹中,竟有了恍惚?!彼彰迤鹆嗣纪?。

        “此梦,不像是假,也不可能凭白而生,定有其原因所在!”苏铭沉默,思索了很久,直至天空黎明将散,破晓的光芒隐隐显露之时,苏铭忽然脑中有雷霆一闪。

        “莫非是……昨天白素碰触这画板的一瞬间,与我全神贯注的神识,有了一刹那的碰触中,等于是我与她之间的记忆,也同样在那一瞬有了短暂的联系……

        从而,使得我这里,出现了方才的梦!

        神识之力,难道可以看到对方的记忆?”苏铭深吸口气,目光闪烁间身子一晃,在这天明将至之时,化作长虹离开了第九峰,直奔山下而去。

        在天寒宗外的无尽寒冰内外,存在了不少喜欢严寒的生物,许是因此地气候的原因,使得这些生物大都具备攻击牲。

        在一处冰原上,苏铭已经来临了快一个时辰,此刻天空已经大亮,在苏铭的身边,有七八具冰狼的尸体。

        此刻的他的右手放在一只还活着的冰狼头部,苏铭闭着眼,当片刻后他睁开的刹那,那冰狼身子一颤,倒地身亡。

        苏铭的目中有奇异之光,他沉默了片刻后,化作长虹离开了这里,回到了第九峰。

        可就在他踏上第九峰,站在其洞府外的平台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再次来临的白素,在看到白素的一刹那,一种超过了昨天的熟悉感,从白素的装扮与神情上,清晰的表露出来。

        兽皮靴子,黑色的小貂皮衣,高挑的身姿,还有那被红色草绳扎着的秀发以及其目中的愤怒与皱着的秀眉。

        这一刻的白素,在其刻意的装扮下,在其亲眼目睹了梦中那女子的衣着与神情后,做到了一种如神似的一摸一样!

        三更的第二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