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5章 她们没有道德(第二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5章 她们没有道德(第二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卷风起天寒第275章她们没有道德

        “苏铭?!蹦谴┳虐滓?,微笑间出两个小虎牙的子,从天空上走来,她的脚下有一条彩带,那彩带漂浮,使得这子如踏在虚空一般,走到了苏铭身前的平台上。

        其声音柔和,落在苏铭的耳中,宛如从岁月里飘摇而来,唤醒了苏铭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哀伤,还有那当年不能履行的一个约定。

        此刻有雪从天空被风吹来,卷动着,飞扬着,洒落在苏铭与这子之间,那雪遮盖了目光,似将目光分割的支离破碎,又随着那雪的飘过,重新的凝聚在一起。

        “苏铭,还记得我么……”白衣子咬着下,明媚的双目里透出一股野,她轻步走近,慢慢的走到了苏铭的面前,从其身上在风中向苏铭扑面的淡淡清香,钻入苏铭的鼻间,进入到了他的灵魂记忆的深处。

        在那天空的阳光映照下,这子额头的亮片散发出璀璨的光,映入在苏铭的目中,也同样进入到他的埋藏记忆的地方。

        那竖起的头发,两缕在耳边的青丝辫子,还有那随着其接近,被风掀起的几缕发丝,触在苏铭的脸上。

        “为什么不来找我……”这子轻声呢喃,在苏铭的耳边,其声音柔和,回着。

        苏铭身子一震,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个子,他的目中,有了哀伤。

        “苏铭,还记得我么,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么……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么……”这子轻声的言辞,字字透入苏铭的心中。

        “我记得……”苏铭喃喃,抬起右手,抚着眼前这子的青丝,将那红绳解下后,重新为其扎上,又将其耳边的辫子放在了肩后,最终取下这子额头的亮片,改变了其分布的位置。

        “这样,才会更像一些?!弊鐾暾庖磺?,苏铭的目中一片平静,缓缓说道。

        在苏铭这句话说完后,这子立刻皱起眉头,神中的厌恶很难隐藏,退后几步,似苏铭的手碰到她的秀发,也让她难以接受。

        “如果你能成为她,让我把你当成了她……那么当你离开后,司马信安排你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彼彰骄驳目?,看了眼前这子一言,转身走向了远处时而看向这里的子车。

        白素狠狠的一跺脚,她为了今天清晨这一幕对苏铭的震撼,可以说是心准备了一番,甚至就连那些模棱两可的话语,包括说话时的神与种种表情,她都详细的演练了很多次。

        甚至在清晨她来之前,还曾对着冰镜演练,在演练的那一瞬间,她都有种如自己变了一个人,如有一个陌生的灵,凝聚在了自己身体内,改变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她深刻的知晓,自己第一次装扮着对方记忆的那个人的样子,在与苏铭首次以这个样子见面的刹那,是她最好的机会。

        甚至若是这个机会把握住了,很有可能就没有接下来的事情了。

        实际上方才当她看到苏铭的恍惚时,她内心还在得意,更是因察觉到了苏铭看向自己时目中的哀伤,使得她更加的满意自己昨天夜里的心准备。

        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去进行,苏铭最后说出的那句话与那番行为,让白素知晓,首次以这个样子的见面,一夜的准备,失败了。

        苏铭走向子车,在子车的神恭敬中,苏铭有了吩咐。

        “我需要一些形状不大,可却很重的物品,越重越好。这样的东西,你能到?”

        子车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

        “主人,我知道有一种冰,其名为溺冰,这种冰据说永远不会融开,拳头大小的一块,与人般山石的重量一样?!?br />
        “越多越好?!彼彰沂痔鹨换?,一块令牌落在了子车的手中。

        子车望着这块令牌,神有了古怪,此令牌在他来到第九峰前,可以说是圣物一般,但此刻知晓的越多,尤其是他知道此物是从虎子那里借来,也就越是淡定了。

        他拿着令牌向着苏铭一抱拳,转身化作长虹疾驰而去。

        子车离去后,苏铭向着虎子所在的府,顺着山阶小路走去,白素再次的跺了跺脚,见苏铭不理会自己,便索快走几步,跟上苏铭。

        “喂,你不是说要教我作画么!”

        “你要画什么?!彼彰挪轿?,声音不疾不徐。

        “你走慢点,我要画自己!”白素快走了几步,这才勉强保持与苏铭并排,显然是她不想在其后,哪怕是这山阶冰面较滑,也要保持一同的步伐。

        “自己很好画,对着冰面,看着冰层倒影的身影,去一笔笔画下来就是?!彼彰粢谰赡茄?,平缓的不起丝毫澜。

        “那……那我要找你干什么!”白素一愣,随即一脸气愤,可苏铭走的很快,往往一步迈去便是数丈,她有些跟随不上。

        “我没有让你来找我?!彼彰芬膊换?,渐渐地与白素拉开了距离。

        白素一咬牙,再次跑了起来。

        “我不画自己了,我要画你!”苏铭的耳边传来身后白素的声音。

        苏铭脚步停下,回头看了跑来的白素一眼。

        白素见苏铭不再前行,连忙跑近其身旁,内心有了得意,暗道这一次看你还怎么回答,画自己的话,需要对着冰面,那么画别人的话,自然也需要别人站在那里,才可以去画。

        “你要画我?”苏铭看向白素。

        白素的得意从内心表在了神上,她抬起下巴,额头上的亮片被阳光一晃,有了闪烁,那扎起的青丝,随风而动。

        “没错,我就是要画你?!卑姿睾吡艘簧?,那得意的样子,与苏铭埋藏在记忆深处的身影,有了那么一刹那的重叠。

        苏铭右手抬起,向着一旁存在的一处冰石蓦然划去,几笔过后,大量的冰片飞舞间,在这冰石上,出现了一个身影,这身影,正是苏铭。

        “按照这个去画吧?!彼彰低?,转身走去。

        白素在一旁愣了半晌,看了看那旁边山石上苏铭画出的身影,又看了看远去的苏铭,再次狠狠地一跺脚。

        “苏铭,你个大蛋??!”

        白素如今的样子与神情,还有那种种话语,与她在和司马信一起时,完全迥然,往往在司马信面前,白素总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总是带着那柔和的目光,乖巧的表情,崇拜的看着司马信。

        可在这第九峰上,在苏铭的面前,她仿佛变了一个人,若是司马信在此,必定是会有一怔,因为此刻的白素,与以往在他面前的白素,很是不同。

        白素气鼓鼓的,瞪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跺脚之后,见苏铭已经走远看不到了背影,便恶狠狠地望着一旁山石的苏铭的画像,抬起脚踢了过去。

        “我踢你个大蛋,苏铭!”白素连续踢了好几脚,似乎略有些解气,看着那冰层上苏铭的画像,她忽然眼睛一转,那得意的表情再次出。

        她上前几步,从怀里取出一个黑的圆筒,在那苏铭的画像上涂抹开来,一边涂抹,还一边得意的笑着。

        虎子的府外,在不久之后,苏铭缓步走来,没有听到呼噜声,反倒是有阵阵诡异的笑声从其府内传出,苏铭没有停顿,迈步走入。

        刚一进入虎子的府,苏铭立刻看到虎子蹲在地上,在其面前很是凌的画着无数圆形的图案,在那些图案中,还有一个山形之图,它们彼此环绕在一起,似有一种轨迹在内。

        虎子的手中拿着一把匕首,在那图案上不断地刻着。他一边刻着,一边发出那诡异的笑声,若是苏铭此刻看到了白素的神情,那么一定会觉得,与眼前的虎子,颇有几分神似。

        “哼哼,你家虎爷爷是最聪明的,最聪明了??!”

        “换了阵法又如何,,看我怎么给你开!”

        “你家虎爷爷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不去的地方呢,你,这么难的东西,还不是你虎子爷爷睡一觉就明白了?!?br />
        虎子实在是太过入神,以至于苏铭到来后都没有察觉,甚至苏铭站在其身后一同在望着地面上虎子刻画的那些图案时,虎子也都不曾注意。

        “你虎爷爷用了十天的时间,这十天我就喝了三十多壶酒啊,喝的这么少,就是你害的,该死的,你们第七峰好好地,为啥要换护山大战,你看我怎么给你破开!”虎子拿着匕首,在地上又刻了几道后,神出兴奋狂喜,抬头大笑起来。

        可在其抬头笑声刚起的瞬间,他的余光扫到了身边站着的苏铭,一愣之下,笑声戛然而止。

        “老四,你啥时候来的?”

        “来了好久……”苏铭神古怪,看着眼前披头散发,双目充满血丝的虎子。

        “你都听到了?”虎子一脸严肃。

        “听到了……一部分?!彼彰窀庸殴制鹄?。

        虎子低下头,随后猛的抬起,一把抱住了苏铭,声音如洪,在这府内回着。

        “老四,你真是我最亲最亲的小师弟,你知道你虎子师兄今天会成功,就过来给我祝贺,好,你是好师弟,我不瞒你,你给我评评理,你说说,这她该死的无耻的下流的人神共愤的第七峰,她们有没有天理啊,有没有良心啊,有没有道德啊,她们……她们竟然换了护山大阵??!”

        第二更送上,求推荐,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