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2章 一场游戏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2章 一场游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卷风起天寒第272章一场游戏

        “你的造?”天邪子转身,目光炯炯,看向虽说疲惫,可双眼平静如水的苏铭。

        他看着自己这个四弟子,等待其回答。

        “师尊,这是我的造?!彼彰戳艘谎勰球嵛撞康姆较?,缓缓说道。

        “大师兄的造,我了解不多,但可看到其功法冰火融,冰为寒,火为热,如两个极端,这种融合不符合常理,难以让人理解。

        但相克之物的融入,若一旦成功,可静心,此为大师兄的造?!彼彰哪抗獯域嵛撞康姆较蚴栈?,落在了天邪子身上。

        天邪子沉默片刻,与苏铭的目光对望。

        “你大师兄的造,为造哗之音?!?br />
        “哗为喧闹,闭则寂静,同样是两个极端的融合,闭为冰,哗为火,一样?!彼彰骄驳乃底?。

        “再说二师兄,他有一双造化之手,白天里去创造草木的生命,夜晚时,如毁灭般,摧毁草木生机,将其连根拔起……”苏铭声音喃喃,回在这丛林内。

        “这也是两个极端,不符合常理。创造与毁灭,如生与死一样,二师兄的造,便是这生与死的融合,创造与毁灭的融?!?br />
        天邪子神平静,但内心却是有了震动,他没想到苏铭在第九峰时间并非很长,但竟有了如此察觉与明悟。

        “继续说下去!”天邪子缓缓开口。

        “三师兄,其所修依旧也是两个极端,不符合常理的思绪,真与假间的融合,真是其现实,假是其梦中。

        现实与梦幻,在尝试着融合,在醉生梦死中,徘徊于醒与梦之间,若有一天他真正的醒来……其造,将成?!?br />
        “师尊,弟子说的对么?!彼彰哪抗庠僖淮温湓诹颂煨白由砩?,轻声开口。

        “这的确是你三位师兄要走的路?!碧煨白幽恐谐隽嗽奚?,点了点头。

        “这不是?!彼彰羟崛?,但却极为坚定。

        天邪子眉头一皱。

        “这是师尊让他们走去的路……”苏铭摇头。

        “因无法被理解,因所融为极端,所以在外人看来,第九峰之人,都是怪人。大师兄常年闭关倒还正常一些,因他很少外出,旁人了解不多。

        二师兄白天种,夜晚毁灭,这种行为用怪之一字,已经无法去解释了。

        三师兄醉生梦死,常常喃喃带人入梦,不了解之人听后,难免有若看疯癫一般。这些,因不符合常理,因与旁人不同,因不被理解,便成为了师尊眼中的赞赏,成为了师尊名字里,天邪子的邪!”

        苏铭说道这里,话语一顿。

        天邪子沉默。

        “师尊,这是你的……不是我的?!笔ν蕉嗽谡獯粤帜诒舜顺聊似毯罅?,苏铭轻声说道。

        “那么你所追求的,是什么?”天邪子凝望着苏铭,目中有了复杂。

        “我不知道……”苏铭摇头,再次看了一眼那蜥巫部的方向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天空上。

        “如果真的有,我想,应该是……睁开眼?!彼彰丈狭搜?。

        “睁开眼,是为了要看到什么?”天邪子望着苏铭,那目中的复杂越来越浓,他看着苏铭,依稀间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在面对自己的师尊时,尽管言辞不同,可却同样的神情。

        “或许是为了,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世界?!彼彰隹怂?,其目中有了一缕明亮之芒,那光芒里透出了执着,透出了一股坚定与追求。

        “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世界,又是为了什么?”天邪子平静开口,其声音里蕴含了奇异,回在四周。

        苏铭沉默,许久他望向天邪子。

        “为了看到自己……真正的自己!”苏铭喃喃。

        天邪子脸上出了微笑,那笑容越来越多,最终仰天大笑起来,笑容回旋丛林,飘摇直入九天之上。

        “好,你所追求的,已然不是为师的邪,你要睁开眼去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世界,就等于是世人皆醉你独醒!

        这不是邪,这是一种凌驾于邪之上的境界,这是一种……我不知道名字的人生!苏铭,如果你有一天真的做到了,你要有心理准备,你或许将会不容与这片沉醉的天地!

        因为……你醒了!”

        苏铭身子一震,望着天邪子,点了点头。

        “走吧,为师带你回家……”天邪子拍了拍苏铭的肩膀,大袖一甩,狂风凭空而起,卷动这师徒二人,直奔天空而去,消失在了这巫族苍茫的天幕中。

        “不过在回家前,我要带你去一些地方,你看了后,会对巫族与蛮族的血仇,有更深的理解……也为你能睁开眼,看到一些更多的天地,做好准备?!碧煨白拥纳粼谔炜栈?,渐渐散去。

        天岚壁障内,南晨蛮族大地的边缘,一片山峦起伏间,天空上有了扭曲,从那扭曲的纹里,走出了天邪子与苏铭。

        “仔细看看这片大地,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碧煨白油畔路降纳铰?,声音传入苏铭的耳中。

        苏铭神的疲惫依旧,但伤势已然控制住,他望着天邪子所指的地方,此地山峦成片,乍一看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唯一的,或许就是有些萧瑟,山是光秃秃的,没有丝毫植被存在。

        苏铭眉头一皱,身子从半空落下,站在了这片光秃秃的山上,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山上的沙土,放在嘴边之时,他双目出了一缕光。

        “淡淡的血腥味……”苏铭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在其目光扫过的刹那,忽然凝聚在了一个地方。

        那里是山坳处,一片萧瑟,沙土透出苍凉之意。

        带着疑,苏铭走到了这山坳处,渐渐地,苏铭的神有了凝重,他右手抬起向着大地隔空一按,顿有大风呼啸,卷动四周的沙土成为漩涡,向着四周扩散间,将此地的沙土层层的吹开。

        出了那被埋在沙土下,一些破损的木桩,还有碎裂的石碗,更有……已然在岁月中成为了褐的人骨。

        满地残骨……

        苏铭的目光,在那四周的残骨上一一扫过,这些骨头有的较为纤细,有的粗壮,直至苏铭的目光最终落在了一处较为完整的骨头上。

        那是一个孩童的骨头,只有上半身,有不少破损,在那孩童的手骨里,似死前还握住什么,可如今却不在了。

        苏铭的身子一震,他猛的抬头看向天空的天邪子。

        “这里曾经,是一处部落……”

        “一个较大的小型部落,全部大致有七百多人,其中蛮士不到四十,余下的均都是普通族人或者是年幼的孩童。

        三百年前,天岚壁障一战失守,有一些巫族进入到了蛮族的大地,这个部落,就是被他们屠灭的一个。

        男老少,全部被残忍的杀死!”

        苏铭低下头,望着那孩童的骨头,沉默了。

        “自此地向东,一路上你可以看到这样被毁灭的部落,有超过四十个……这里面有三百年前被屠灭的,也有岁月更久之时的?!?br />
        苏铭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其速之快,刹那就直奔东方而去,天邪子跟在其后,一路不再开口,他看着苏铭疾驰间,走过了一处处成为了废墟的部落。

        随着时间的流逝,苏铭每走过一次废墟,他的神都会沉不少,当一整天的时间过去后,苏铭站在一片平原上,天空乌云弥漫,他站在那里,脚下的大地青草茂盛,可却掩盖不住此地曾经的血腥与杀戮。

        “这只是一部分罢了……”天邪子走到了苏铭的身边,平静的开口。

        “南晨大地的天岚壁障内,这样被屠杀的部落,有很多很多,数千年来,就形成了与巫族的死仇,不死不休……”

        “巫族……很强?!彼彰丈狭搜?,许久之后轻声说道。

        “这是事实?!碧煨白踊赝房戳丝丛洞Φ奶斓?。

        “那么所谓的天岚狩巫……”苏铭迟疑了一下。

        “在巫族,他们将这每十年一次的活动,称之为狩蛮?!被卮鹚彰?,是一旁的天邪子。

        苏铭双目瞳孔一缩,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透出的血腥气息,绝非杀十人,杀百人,杀千人万人可以代替的,这是一种蕴含了岁月后的杀戮,在这两个字里,让人念着,听着,便可感受到一股煞气。

        “如彼此约定好了,每十年一次的杀戮……”苏铭目光一闪,看向天邪子。

        天邪子望着苏铭,许久,点了点头。

        “这是一场,游戏?!?br />
        “游戏?”苏铭看着脚下这片草原,笑了。

        “游戏的双方,之所以数千年来乃至更久都始终如此,是因为有各自的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你可以自己去寻找答案。

        现在,告诉我,这天岚狩巫之战,你还要……参加么?”天邪子转身,向着天空走去。

        苏铭站在那里半晌,转身化作长虹,来到了等待在半空中的师尊身边。

        “天岚之战,我会参加……以南晨之人的身份,去进行这一场……别人眼中的游戏?!彼彰羝骄?,与天邪子二人化作两道长虹,向着天寒宗的方向,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了天地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