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1章 这是我的造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1章 这是我的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站在他前方的背影,穿着一身紫衣,那熟悉的衣衫,那熟悉的气息,让苏铭心神不由得一震,一种看到了亲人般的感觉,顿时在他的身心内回荡开来。

        随着那师尊二宇的出口,天邪子转过了身,尽管其神色还是阴沉,但他的嘴角,却是露出了微笑。

        “你受苦了?!碧煨白友壑杏性奚椭?,轻声开口。

        苏铭深吸口气,他本以为自己或许再次遇到师尊,是要多年之后,亦或者是再也看不到了,可没想到在这蜥巫部外,天邪子竟出现在了这里。

        “师尊……”苏铭摸了**口的伤痕,摇了摇头。

        “去做你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吧,我在这里等你,我们一起…回家?!碧煨白油潘彰?,目中的赞赏,更浓了。

        苏铭沉默片刻,向着天邪子抱拳一干,身子再没有停顿,直奔天邪子身后的蜥巫部而去。

        天邪子望着苏铭的六影,神色里有了期待。

        “老四,你会如何选择呢…”天邪了喃喃口,

        随着苏铭的疾驰,在他的前方,出现丁一个莫大的寨子,这寨子四周有无数巨木祖城了围栏,阵阵欢声笑语从其内沸沸扬扬的传出,那声音里,有老人,省孩童,有女子,也有巫族的战士。

        这声音的传来,让苏铭的脚步有了缓慢,他望着此寨,尽管看不到其内,但他可以感受到,和寨子内的族人们,彼此间的那种快乐。

        “若我被那巫族老者擒住,在他回到这寨子时,这欢声笑语,或许会更多……”苏铭轻叹,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是否正确但他明白在这弱肉强食的大地上,他已经品味了心软的代价。

        苏铭沉默,一步步向着那寨子走去,在他临近这寨子数百丈的瞬间,立刻那寨子内传出了一声声尖锐的厉啸。

        那厉啸的声音,如示警一般,在这寨子内回旋的司时,有四道身影猛的从寨子内冲出那四人在看到苏铭的刹那,神色突然大变。

        这四人,苏铭不陌生,正是在他那最强的一击下,被巫族老者所救,免于死劫的几人!

        在看到这四人的瞬间苏铭的双眼有了杀机,他身子骤然跃起,眉心青光小剑一闪中,化作一道青虹而去其身更是快若闪电,在那四人临近的刹那,一声钟鸣突然自苏铭身体内回旋。

        这钟鸣如敲响了丧钟,形成了波纹扩散的司时,青光一闪,那小剑以奔雷般的速度,从其中一人胸口直接穿透而过,带起一腔鲜血与惨叫的司时,掀开了这一次的杀戮之幕。

        片刻后,在这寨子外的大地上倒下了四具尸体,苏铭的身上省被沾染的鲜血,他平静的走着,在那寨子里一片死寂的刹那,一??吃诹四钦拥拇竺派?。

        轰的一声巨响回旋,那大门立刻崩溃,化作无数碎片向内倒卷,掀起了大量的尘土之时,苏铭,走进了这寨子。

        在他进入的刹那,有五道身影疾驰而来,在那尘土中,与苏铭一战。

        轰鸣之声持续而起,苏铭身子没有丝毫停顿,在与这五人接触的刹那,其全身黑气缭绕,神将铠甲幻化,硬生生的抗住了对方的攻击,与此司时,那青光闪烁,雷霆闪电扩散下,当苏铭走过这片因寨门崩溃掀起的尘土时,他的身后,倒下了五具尸体。

        几乎就是这五人死亡,苏铭走进这寨子的司时,有近百的箭矢呼吸而来,但却在苏铭的身体外数丈处,一一停顿,爆开成为了碎末。

        这此箭矢,并非是从巫族战士手中射出,而是这寨子内的普通族人,那一个个普通的族人,带着血红仇恨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苏铭,哪怕是箭矢碎裂,但更多的箭矢却是再次而来

        从他们的双眼内,苏铭不但看到了仇恨,更是看到了一种不死不休之意。

        就在这时,一声低吼间,却见从这寨子内的一处皮帐里,走出了一个大汉,这大汉半身**,其身猛的一步踏在地面,直奔苏铭而来,紧接着,更有十多个巫族战士,从这寨子的各个角落疾驰,冲向了苏铭。

        苏铭沉默,闭上了眼,右手抬起一笔划下,这一笔如天威,在划落而过的瞬间,那当首的大汉身子一颤,整个人立刻四分五裂,人头抛起。

        余下之人,全部都在苏铭闭目的这一笔之下,在那凄厉之声中,从天而落,轰轰之声间,落地气绝身亡。

        苏铭睁开眼,目光在这寨子内扫去,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寨子,有诸多的皮帐,有数百男男女女,一个个沉默的盯着自己,露出血海深仇之意,这样的目光,让苏铭的心,有了刺痛。

        那此目光中,有老人,有孩童,有女子……

        其中有不少人,还在那里明知不可能,但依日不断地射出一支支箭矢,那此箭矢一次次的碎裂,也无法让他们停止苏铭平静的向前走去,他的神识散开,笼罩了整个部落,横扫一圈后,右手抬起间,那青光小剑呼啸而动,直奔数个皮帐而去,一一穿透,带着鲜血而回。

        但凡是它所去之处,都是巫族战士所在,只不过这此人因重伤昏迷,无法外出罢了。

        当那青光小?;氐搅怂彰肀呤?,这整小蜥巫族内,再没有了战士,余下的数百人,全部都是普通的族人。

        可尽管是普通族人,那一道道死仇的目光,那一支支射来的箭,都透出了一股对苏铭的疯狂。

        哭泣之声隐隐传来,那是女子的哭声,那是一些孩童的害怕,更多的,是没有声音的泪水,在这满地巫族战士的死尸弥漫间,从四周的族人眼角流下。

        苏铭默灿的望着这此人,他明白这此人目中的恨,可是,如果苏铭不是以这种方式到来,而是被那巫族老者擒拿踩在地上将其炼成巫魁的话,这此人里,不会有任何一个投来司情的目光,而是一种残忍的兴奋,还有那阵阵的欢呼。

        这,就是在一场种群的战争中,没有“属感之人的悲哀。

        要么,不参与进去要么……就要承受这哀伤。

        那一支支射来的箭,没有停顿,尤其是有一个少年,他红着眼,他的左手已经被弓弦害破,有了鲜血流下但他却仿佛不知道了痛,咬着牙,一次次的拉开弓,射出箭尽管那箭,伤不到他想要杀的敌人。

        苏铭的双眼,最终落在了这少年的身上。

        他望着这少年,一步步走去,那少年更是看到苏铭走来后,大吼一声,整个人拿着弓箭向着苏铭冲去,他的脸上显露出了一股死的决心,那是一种就算死,也要去咬一口敌人的疯狂。

        可当他冲到了苏铭的身旁后却是在苏铭的目光下,身子不由得停顿下来,那目光里蕴含的威严,让他控制不知自己的身体,只能在其面前,停顿。

        他的双眼,流出了泪水,那泪水里有疯狂,有仇恨……

        苏铭望着少年,右手抬起,为其擦去了脸颊上的泪。

        “原本,不会这样的……”苏铭轻声开口。

        “我救了你,杀了那条蛇…你我无仇…”

        那少年死死的盯着苏铭,目中的仇恨化作了怨毒。

        “为什么要报信……就因为,我是蛮族,你是巫族么……”苏铭望着少年,帮其擦起了另一边眼角的泪水。

        “我的一次心软,让我付出了很深的代价…这是因为我错了,我必须要接受这个刻骨铭心的错误。

        你,也是如此,因为你错了?!彼彰骄菜底?。

        少年身子颤抖,眼中有了迷茫,泪水更多,在他的眼睛里,苏铭看到了一丝后悔。

        “原本,不会这样的……”苏铭看着这小少年,转过身,向着此寨崩溃的大门,一步步走去,当他走出了这寨子大门之时,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了那少年一声凄厉的嘶吼。

        那嘶吼里,有仇恨,有疯狂,也有深深的后悔…

        苏铭没有回头,走出了这寨子,走到了丛林内,走到了天邪子的身边。

        “师尊,回家吧……”苏铭的声音,有了疲惫。

        “我以为,你选择了回到这里,是要将此部屠灭?!碧煨白涌聪蛩彰?,神色平静。

        “我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师尊的气息?!彼彰聊?,没有去看天邪子,而是望着天岚壁障所在的方向,疲惫的开口。

        “是我将其唤醒的,这就是巫族,与我蛮族有着血海深仇,你若还不明白,天岚狩巫之战里,这样的代价,你会用生命去付出?!碧煨白颖丈涎?,缓缓说道。

        苏铭沉默。

        “以一人之力,追杀斯辰而取其人头,此为赞!”

        “丛林遇袭,面对十多巫族不惊,静心之下分而杀之,此为赞!”

        “遇强者,最强一击掀开天幕,不恋战,知分寸而遁,此为赞!”

        “追逐间,懂不用蛮力而逃,审时度势回头一战,不以强为惧,此为赞!”

        “与白带在分神配合,感悟出属于你自己的第一式,此为大攒!”

        “但,心慈手软,第一次放过那少年,此为错!”

        “知晓了一切,明明回到了这里,依日还是放过了那少年,此为……大错!我是你的师尊,你的错误,我来为你改正!”天邪子转身,就要走向那巫族部落。

        “师尊!”苏铭看向天邪子,神色尽管疲惫,但双目却是平静。

        “这是我的造…”

        天邪子脚步一顿。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多吃粽子,记得帮我吃一小,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