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260章 三天!

    第260章 三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灵媒老者的失声惊呼,其神色之变化,转眼就从骇然变成了震撼。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巫族大部派遣他来要围剿之人,竟……拥有一尊巫族圣兽!

        这种即便是他们巫族之人也都绝不常见可以召唤而出的圣兽,如今出现在了蛮族之人的召唤里,这对他的冲击,如同五雷轰顶般,使得其脑中轰鸣,除了骇然,一片空白。

        同样震撼的,除了这灵媒老者外,还有那对绝美的斯辰,这二人此刻神色瞬息变化,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这种神情,在他们这对绝美的男身上,极为少见。

        他二人与灵媒老者都是在十多年前被派到此地,目的就是等待这总是在这片区域每隔十多年便会引起杀戮之人。

        可如今看到了天邪后,原本一切都极为顺利,可在那最关键之时,天邪的一句话,却是如天地逆转一般,竟生生的改变了一切。

        “金鹏圣兽……难怪我巫族曾派出数次的族人去其栖息之地,始终无法获得其认可,无法召唤,原来这金鹏圣兽……已经有了主人!

        可这……这怎么可能??!他是蛮族之人,非我巫族之修,怎么可能会让金鹏圣兽认可!”这对斯辰倒吸口气间,瞬息前还在远处的天地间疾驰的金鹏,竟转眼接近,随其来临而掀起的狂风呼啸,竟给人一种如无数无形山峰轰轰而来的错觉。

        在四周包围了苏铭与天邪的剩余巫族之人,他们已然在这金鹏出现之时,失去了一切抵抗之力,茫然中带着惊恐,根本就不敢出手。

        “金鹏圣兽??!”

        “天啊。竟然是金鹏圣兽!”

        阵阵哗然随之而起,对于圣兽,巫族之人有种如面对天威般的敬畏,那是他们巫族如图腾一般之兽,如何能对抗。

        此刻在那金鹏来临掀起的狂风下,这些人如同漂浮在天空的落叶。被卷着直奔远处,轰鸣回旋,这包围瞬息崩溃。

        在苏铭的倒吸口气中,他看到那金鹏临近,其庞大的身躯,超过千丈之后,形成的威压,竟给人一种这清晨的天空一下黑了,被那金鹏的身躯遮盖,如遮天盖日。

        与其比较。无论是四周被狂风倒卷的人们,还是他苏铭自己,都渺小的几乎可以忽略掉,这金鹏,以一种极为嚣张的方式,生生的挤入进了此地所有人的目中。

        在临近而来的刹那,这英武不凡的金鹏,全身金光闪闪??慈ト缃鸬穸?,让人似乎无法直视,尤其是其双目,带着一片冷漠,其目光一扫间。虚空都出现了啪啪似无法承受的声音。

        其拥有的灵性,苏铭毫不怀疑的能看出,超越了他至今所见过的一切凶兽,即便是棍蛇,在这方面,也要略逊一些。

        不过棍蛇毕竟是幼体,自然很难与金鹏这样在巫族里具备名气的圣兽比较。

        那金鹏的目光扫过四周,可在落于苏铭身上时。却是一顿,在这一顿的刹那,其目光的金芒瞬间浓郁,让苏铭身一震,仿佛有种要被里里外外全部看透的错觉。

        若是换了寻常的蛮族,此刻已然失去了思考的意识,但苏铭所修除了蛮族之造外?;褂衅渫庥蛄镀吨?,他的神识之强,或许在外域算不了什么,可在蛮族的同辈之中,却是得天独厚。

        此刻其脑中的神识。尽管依旧无法对抗这金鹏扫来的目光,但却可以让苏铭感受到。这金鹏之所以凝望自己的原因。

        苏铭隐隐察觉,那金鹏之目所看,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身躯,而是自己身体内的邯山钟!

        亦或者说,是邯山钟内,存在了一物,让这金鹏有所感受,进而想要去看清!

        几乎就是这金鹏的目光凝聚而来的瞬间,在苏铭的邯山钟内,那身体正缓缓恢复的棍形虫蛇,其拉松趴伏的身突然间猛的收缩,其头颅更是瞬息昂起,黯淡的双目,更是在刹那间重新凝聚了凶残的光芒。

        这光芒如回光返照,看似强烈,可实际上却是有些涣散,但在那光芒的深处,却是露出了这棍蛇的一股高傲。

        似这种高傲,是存在于此虫蛇的血脉中,存在它的灵魂内,一代代的传承至今,也依旧存在,从没有被磨灭。

        那隐藏在凶残内的高傲,仿佛若刨除了实力上的差距,这棍蛇与那金鹏,根本就不在一个等阶之内,因为这棍蛇的高傲,显露出的是一股霸道,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

        这种气势,被苏铭察觉,他心神一震间,立刻看到那金鹏的双目光芒有了瞬息的闪动,在金鹏的目中,苏铭仿佛看到了迟疑,看到了那迟疑下的一丝畏惧。

        这一瞬间,苏铭忽然有种感觉,仿佛棍虫如虎的幼,尽管还没有长大,尽管有了伤势,可即便是遇到了独狼,那虎的幼也依旧抬起头,展现出那独属于它的气势。

        这种感觉只是刹那出现,随着那金鹏将目光移开,很快就消失无影,四周之人,即便是天邪,也都没有对此察觉。

        毕竟那金鹏的双目凝望在苏铭身上的一顿,在苏铭看来缓慢,可实际上,只是那么一刹而已。

        当金鹏的目光在四周全部扫过后,狂风在这天地内呼啸卷动,金鹏抬起了头,向着天空,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嘶吼。

        那吼声初始还不算震耳,但瞬息间就直接达到了巅峰,形成了一股无法去形容的音浪,向着八方轰轰而去。

        那些被风卷着散开的巫族人们,在听到这嘶吼的同时,一个个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七窍流血间,竟轰然的一一崩溃爆开化作了血肉横飞。

        至于他们身下的那些凶兽,则早在金鹏来临之时,便一个个颤抖着,此刻匍匐在半空,一动不敢动。

        这音浪蕴含了一股让苏铭脑海轰轰的力量,让他的意识都在这一瞬间出现了空白,当他清醒过来时,他看到了大地上的那灵媒老者,在凄厉的惨叫中头部直接爆开成为血肉,全身弥漫了黑色的鲜血,直接倒在了一旁。

        苏铭还看到,除了四周的所有巫族之人都凄惨的死亡外,那一对绝美的斯辰,七窍流血,神色狼狈,脸上带着无尽的惊恐,正疾驰逃遁。

        可在他二人的逃遁中,却是有一人,无法承受这金鹏之音,身颤抖中,喷出鲜血,前行时,身体寸寸碎裂,走出了不到十丈,便化作了一片血肉消散,唯独被其爱人拉着的右手,还在。

        那剩下的绝美男,望着手中的手臂,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咆哮,可他没有回头,而是疯了一般疾驰,其身体更是弥漫出了大量的血雾,英俊绝美的容颜,赫然在这血雾散出间,出现了腐烂,转眼之下,就从绝美,变成了触目惊心的丑陋,但他也的确是逃出了生天,消失在了苏铭目光的尽头里。

        与此同时,天邪身体外的那无数冤魂组成的身影轮廓,在这金鹏之音下,全部轰然爆开,重新化作了一张张带着怨气的面孔,消失在了四周。

        天邪,睁开了眼。

        “老四,杀过人么!”天邪闻了一口四周的血腥,平静的说道。

        这是苏铭第一次,看到如此大规模的杀戮,看到了天邪的出手,看到了那金鹏的强大。

        “杀过……”苏铭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追上去,为师在这里等你?!碧煨翱戳怂彰谎?,平静的走到了金鹏的背上,这金鹏闭上了眼,任由天邪在它背上盘膝坐下。

        “这对斯辰联手之力,相当于我蛮族的蛮魂境,如今死了一人,只剩下这么一个,他又受伤,修为在祭骨左右。

        斯辰于巫族来说,并不太过常见,寻找这么一对不太容易,不过他的速度应该很快,你又耽搁了这么久,要追上去,就要深入巫族了。

        老四,你敢不敢?”天邪缓缓开口。

        苏铭低头,眼中光芒一闪,没有开口,而是转身向着那唯一逃走之人所遁的方向,化作了一道长虹疾驰而去。

        “为师会等你三天,三天后你若没回来,你就回不来了?!?br />
        天邪的声音飘摇传开,落入苏铭的耳中,但苏铭的脚步却是没有半点停顿,其身影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远处。

        天邪缓缓的闭上了眼,平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

        巫族的大地,苍凉的回旋,呜咽的风声如有人在凄厉的哭泣,那声音吹过大地,吹过长空,送来了陌生,送来了一股沉闷的压抑。

        苏铭在这巫族的天空上疾驰,但他飞出了半个时辰后,却是眉头一皱,低头看了一眼下方的大地,这片大地,是连绵不绝,看不到尽头的丛林。

        目光一闪,苏铭身直奔大地而去,片刻后踏在了这丛林的淤泥地面上,他闭着目,神识散开,半晌后他双眼开阖,身一晃,消失在了原地,身影如烟丝飘渺,在片刻后出现在了一颗苍老的大树旁,蹲下身,摸了摸一旁的潮湿地面,那里,有一滴鲜血。

        “担心被追杀,故而不走天空,而是以这丛林为遮盖,以地形的熟悉为隐藏,从而获得疗伤的时间……”苏铭喃喃,嘴角露出了微笑。

        丛林,是他的家!

        求推荐票??!未完待续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