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6章 喀嚓……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6章 喀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会,不会。

        两个完全不同的含义,如两个极端的天与地,让苏铭在这一瞬间,思维仿若凝固,他不是没有心里准备,二师兄当初的话语与劝告,此刻还在他的耳边环绕着。

        “一定要回答……不会!”这是二师兄在那神色凝重下,说出的话语。

        苏铭沉默,这两个不同的〖答〗案,仿佛摆在他面前的两扇门,他不知道门后有什么,也不知道该推开哪一道,去看看门后的世界。

        天邪子没有催促,而是望着苏铭,等待苏铭的回答。

        苏铭觉得自己应该是听从二师兄的劝告的,毕竟二师兄说起当年回答错误时,那神色的凝重,罕见出现。

        命”

        苏铭目光一闪,抬头望着看向自己的紫衣天邪子,缓缓的开口。

        “师尊,我想见一下斗法?!?br />
        这就是苏铭的回答,他绕开了会与不会这个圈子,走出其外,去说出自己的想法,不去管回答了会或者是不会后,出现的任何变化,而是说出了一句明显与二师兄完全不同的话语。

        天邪子在听到这句话后的刹那,目中忽然露出了强烈的光芒,那光芒瞬间就将这洞府映照,让苏铭无法与其对视,双目更有刺痛,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看来老夫收的这个四弟子,野心……不??!”天邪子的声音沙哑,透出阴森之意,回荡四周时,隐隐存在了残忍的感觉。

        “你大师兄当年回答的否,你二师兄当年回答的是,至于你三师兄,他没有回答,而是装作睡觉。

        你,是唯一的一个,没有遵从为师的话语之意,跳出其外来回答之人……我便成全了你,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斗法!”天邪子大袖一甩,顿时一片紫雾凭空出现,直奔苏铭而去,转眼之下就弥漫在了苏铭的身体外,猛的一缩之中,赫然紧紧地贴着苏铭的衣衫与身体,竟把苏铭的长衫化作了紫色,与此同时,连带着苏铭的头发,也全部都成为了紫。

        如此一来,这洞府中的师徒二人,看起来,竟全部都是穿着紫意!

        这种紫,透出的是一股血腥的沉淀,一种让苏铭心脏加速跳动下,〖体〗内爆发出的似难以压制的煞气冲动。

        他的〖体〗内,本就存在了煞气,那煞气的来源是其蛮纹血月,如今在这紫意的冲击下,这股煞气数倍的轰然爆发出来,充斥了整个洞府。

        天邪子目露奇异之光,大笑中右手虚空向着苏铭一卷,顿时卷着苏铭,瞬间消失在了这洞府内。

        二人的离去,尽管煞气惊人,可外面盘膝打坐的子车,却是没有丝毫察觉,甚至就连虎子,还有二师兄,都也是如此。

        唯有那在冰”下闭关的大师兄,其双目隐隐仿若睁开了一道缝隙,但很快就又重新闭合。

        南晨之地的天空上,虚空一阵扭曲间,天邪子与苏铭的身影出现,苏铭的右手被天邪子抓着手腕,是被强行带入而来。

        全身一阵剧痛,苏铭面色有些苍白,他在现身的瞬间猛的回头,一眼看去,身后一片虚无,大地没有尽头,尽管是黑天,可还能隐隐看到地面青草碧绿,这里……已然不是天寒宗!

        苏铭睁大了双眼,目内有了骇然。

        “传送阵虽好,但在我蛮族没有传送阵的时候,强者如何行走……这种外物,也就唯有那些对外域存在敬畏的人们才会去模仿,去学习,去研究。

        舍本求末之举!”天邪子冷哼一声。

        “我蛮族之修,若修为能达到蛮混巅峰后,迈出那一步,便可以自身代替传送,游走天地,自身不灭,则气息不绝!”

        苏铭心神震动,看着天邪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为师也做不到这一点,不过以造之术,只要范围不大,但凡我去过的地方,取此地一物,就可来临!

        只是此术施展,必须要为师在紫衣时才可?!碧煨白由逞频目?,松开了抓着苏铭的手腕,目光里有了凶残之意,望着大地。

        “七师弟,你会斗法么!”随着天邪子突然的如此话语,苏铭猛的低头看向天邪子目光所望之处。

        那片大地青草弥漫,为平原,此刻有风在上吹过,使得那青草哗哗作响,除此之外,便是寂静。

        许久,一声叹息从那大地深处传来。

        “你提拼了……四师兄……”

        在这叹息传出的同时,苏铭亲眼看到这片平原的青草,瞬间枯萎,竟全部成为了飞灰消散,大地阵阵晃动,轰鸣一起,竟有一道巨大的裂缝从这地面上似被两只无形的双手生生的掰开,那裂缝深不可测,其内漆黑无比,但却两道目光,明亮至极的,从那裂缝内露出,看向了天空,落在了天邪子与苏铭的身上。

        苏铭被那目光一望,全身顿时有了一片阴寒,但紧接着其右目血光一闪,身体的紫衣与那血光融合,形成了煞气似与那目光对望。

        “四师兄,这是你新收的弟子么……”大地裂缝内,传出了沧桑的声音。

        “苏铭拜见七师叔?!痹诙酝乃布?,苏铭脑中轰的一声,他的煞气似无法抵抗那目光的来临,可这目光没有恶意,只是一扫便收回,苏铭呼吸立刻急促,向着大地抱拳一拜。

        天邪子冷哼一声,向前一步迈去,瞬息间就出现在了那大地的裂缝之外,向着裂缝,一脚狠狠的踏下。

        顿时在天邪子的身后,出现了一片虚幻的血海,那血海内的石像,双目寄出了精光,抱胸的双臂,竟缓缓的张开。

        与此同时,苏铭看到从那大地的裂缝内,那两道目光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瘦弱的身影从那裂缝中走出,其步伐不快,但每一步落下,都让苏铭的目光有了扭曲。

        他走出了五步,走到了天邪子,那一节踏落的下方,右手突然抬起,握拳之下,一拳轰向天邪子的右脚。

        与此司时,在这身影的身后,随之出现了一片莫大的虚幻,那虚幻中赫然存在了无数身影,那些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此刻全部都跪拜在地,向着此人膜拜。

        “大地阴混之力,非我蛮族之修,七师弟,你依旧还在修行外域之法,这不是造!”天邪子声音沙哑,在传出的刹那,他的右脚与那瘦弱的身影的拳头,轰然的碰到了一起。

        一震滔天的轰鸣回荡间,天邪子的身躯一震,连续退后了十多丈,但那裂缝中的瘦弱身影,却是一直退出了数十丈,这才停下。

        “你一样被师尊驱赶出门,你所追求的过“已经偏离了蛮族的轨迹,与我……一样!”

        “何来一样之说!”天邪子没有再出手,而是目光炯炯。

        “我修外域之术,用来创造属于我的道路,此为我之造,你所修,结合了巫族之术,岂有不同!”

        “心不同,神不同,境不同,本末不同,处处不同!十五年前,我紫衣之身你尚可与我平手,十五年后,仅仅这紫衣身,你已不敌!

        错与不错,造与非造,既言辞说不清楚,那便看谁……更强!

        你,错了!”天邪子大袖一甩,转身走向苏铭。

        苏铭呼吸急促,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天邪子出手,方才那一脚踏下之力,让苏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在那一脚里所蕴含的奇异,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他想要去记住,但脑中对于那一脚落下与那瘦弱身影的一拳轰去的记忆,竟然在不受控制的慢慢散去。

        直至天邪子走到了苏铭身边,大袖一卷带着苏铭刹那消失在了此地之时,苏铭依旧脑海迷茫。

        当天邪子与苏铭离去之后,这片平原寂静下来,那瘦弱的身影低着头,慢慢的飘入裂缝内,盘膝坐在了深处。

        “四师人…你当年被赶出师门时,师尊曾家”你,错了?!辈咨5纳艋髁颂鞠?,那裂缝渐渐并拢,恢复如常之后,平原上一瞬间,再次出现了无数青草,在风中,哗哗作响。

        天空上,一片乌云密闭,有雨水洒落,更有雷霆轰鸣而过,在那天空上,一阵扭曲间,苏铭与天邪子的身影,缓缓显露出来。

        在他二人出现的刹那,雷霆剧烈的轰鸣而动。

        “懂了么?”天邪子背对着苏铭,望着前方在那雨幕里,一处部落的寨子,缓缓开口。

        苏铭沉默,神色懵懂,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但却还是有深深的迷茫。

        “走吧?!碧煨白酉蚯白呷?,身子落在了大地上,踩着地面的积水,迎着天空的落雨,向着那雨幕中安静的寨子,一步步,走了过去。

        苏铭默默的跟在后面,此刻在他的脑海里,天邪子那一脚踏下的身影,已经消散了很淡很淡,记不住,留不住。

        随着走近寨子,苏铭的耳边依稀听到了一种声音。

        “喀呢…”

        “喀呢…喀唉…”

        如摩擦骨头的声音,在了雨水雷霆里,从这平凡的部落寨子内,渐渐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