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2章 何为神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2章 何为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苏铭的话语,子车尽管一头雾水,可还是连忙恭敬称是。他望着苏铭迈出了洞府,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山外的身影,目中有了不解。

        “那木片看起来很是平凡,没有丝毫出奇之处,为何苏师叔会在看了后,立刻改变了主意,莫非这一个小小的木片,其价值比金石、蛮神变甚至天寒?;挂涔??”子车想不幢。

        这是苏铭与司马信一战后,首次离开第丸峰,对于他来说,天寒宗也好,大地寒门也罢,都不是他在南晨的家,他的家,唯有第丸峰。

        此刻苏铭在半空中身影向前走去,在他目光的尽头处,是那第七峰。

        天岚梦的多次邀请,从金石到蛮神变,又换做天寒剑,最终送出了这木片,这里面存在了一个过程,可以说是试探,也可以说是一种心态的缓慢变化。

        若无这个木片,苏铭是不会走出第丸峰的,也不会去见这个大地寒榜的第一人,天岚梦。

        手中拿着那木片,苏铭神色保持平静,前行中,在他的身后,还有一道长虹正吃力的跟随,那长虹内的身影,正是多次奉命来邀请苏铭的陈婵儿。

        苏铭没有回头,拿着木片,迈步间在不久之后,侦出现在了第七峰外的天空上,他眼前的这座第七峰,看起来有一片朦脆之感,似存在了一些雾气,可若仔细看,却是没有。

        这种奇异的感觉,苏铭一眼就看出,是此峰所有阁楼大殿都被开启后,自然出现的其自身阵法造成。

        这一点与第丸峰完全不同。

        略看一眼,苏铭收回目光,看向了手中的木片,目中有精光一闪而过,握着木片的手,更紧了一些。

        他平静的站在那里,神色不疾不徐,等了少顷,身后的陈婵儿才在赶了过来,这少女许是飞的急了再加上这一天里多次来回,此刻额头已有香汗狠狠的瞪了苏铭一眼,也不说话,直投从其身边一飞而过。

        对于这少女的这番举动,苏铭没有在意他平静的跟在陈婵儿身后,二人化作两道长虹,直奔此山顶部。

        在临近此山的瞬间,陈婵儿身前那似有若无的雾气突然消失恢复如常,使得陈婵儿可以顺利进去,苏铭身子一晃,随之而去。

        如走过了一层隔膜,又仿佛是穿透了水的两面,在踏入这第七峰的一刹,苏铭的鼻间扑面而来的风,也并非是寒而是带着一股温暖的同时,更有阵阵芳香。

        那香气,绝非花草,而是因此峰的女子众多,产生的一种特殊的味道。

        阵阵嬉闹之声传入耳边,苏铭看到在这第七峰上,目光所过之处,全是女子,那些此峰的女弟子,有三五结伴嬉闹的,也有漫步山阶的,林林总总,让人眼花缭乱。

        与寂静的第丸峰比较,这第七峰,实在是太热闹了。

        这种热闹,这种全部都是女子的热闹,让苏铭有了不适。

        几乎就是在苏铭来到这第七峰的同时,此峰的不少女弟子,也都察觉到了他的存在,那一袭青衫的身影,俊朗的身姿,还有那双眼下的疤痕,让不少人一眼就认出了,苏铭的身份。

        “他是……”

        “我记得他,他是与司马师兄一战的苏铭,第丸峰之人?!?br />
        “我也想起来了,他曾经和司马师兄说,他是其师起……他怎么来到我们第七峰了?”

        “是啊,第七峰很少看到男子到来,他是来找谁的?”阵阵莺莺语语之声传来,让苏铭不由得深吸口气,镇定下来,这样的环境,他尚是首次遇到,无法快速的适应下来,唯有快步疾驰,避开那一道道双啡的凝聚目光。

        子烟走在山阶上,伸着懒腰,慵懒的样子,让人看起来有一种特殊的妩媚,她打着哈气,玉手放在了嘴边,抬头间,也看到了随着陈婵儿直奔山顶的苏铭。

        “咦!”子烟眨了眨眼,看到了苏铭前方带路的陈婵儿后,她神色有了恍惚,略一沉思,侦立刻顺着山阶向着寒沧子所在的地方而去。

        第七峰上,同样看到了苏铭来临的,还有一个女子,这女子穿着紫色的衣衫,站在一处山岩上,迎着风,望着远处,其目光所看的地方,是第一峰。

        这女子相貌很是美丽,蕴含了一股野性的感觉,她的双啡此刻微阖,秀眉皱着,仿佛因某件事情而迟疑不定。

        在她看到苏铭于天空中的身影疾驰而过,直奔山顶之时,这少女目中有了轻蔑与厌恶,但这种神色很快就被她隐藏起来,随着其深吸口气,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第一峰后,其银牙一咬。

        目中有了果断。

        “白素,在他的人生中,必定是有一个人,与你的相貌极为相似,所以,你若去接触他,他不会拒绝。

        可此事我不能让你去做,尽管若我能在他身上种下蛮种,则天寒窟我一定可以走出,否则的话,还是存在一些风险。

        可哪怕有风险,我也要去尝试!”

        这女子,正是白素。

        在她目露果断的同时,她的脑海中回荡了两个”前,司马信轻柔的声音。

        “司马大哥,我不会让你在天寒窟内有风险的“……白素哨哨,转身过,那风将其青丝吹起几缕,飘摇间,白素远去,其身影同样是,直奔山顶。

        第七峰山顶,苏铭身子飘落,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天岚梦。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衣衫,盘膝坐在山顶边缘一块凸出的大石上,有着一头长发的女子,这女子此刻正望着他,眉目如画,笑容湿和,没有给人丝毫的陌生感,反倒是如看到了老朋友一般。

        “婵儿妹妹,你先回去吧?!罢獬し⑴忧嵘?,站在其旁边的少女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离开了这里,只不过在路过苏铭身边时,她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一眼,显然是今天的数次前往第丸峰,让这少女对苏铭的屡次不见,有了气怒。

        “蝉儿还小,苏兄不要介意?!贝巧倥肴ズ?,长发女子轻柔一笑,向着苏铭柔声说道。

        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平和的气质,这股气质带着其雍容,带着其柔和,隐显高贵。

        苏铭的目光在这女子身上扫过,这女子的相貌很美,可尽管湿和,但苏铭却总是有一种如此女面前有一层雾,让人只能隔着雾去看,无法看清其真的感觉。

        沉默中,苏铭向前走去,在这凸起的大石上,在这女子的对面,一掀衣摆,盘膝坐了下来。

        “无妨,倒是苏某甚幸,能被阁下多次相邀?!彼彰潞?,平静的望着眼前这个女子,缓缓说道。

        这女子的修为,苏铭看不透。

        “恭喜苏兄,修为又有精进,第丸峰之人,果然不同凡响……”这一点,倒是我以前忽略了?!俺し⑴犹灬懊?,微笑说着,目光凝聚望着苏铭,二人对视。

        苏铭没有说话,与天岚梦二人对望,数息后,有风吹来,将天岚梦的青丝吹起,那那么几偻,遮盖在了二人的目光里。

        “苏兄,我那一指临摹,如何?”许久,天岚梦打破了沉默,轻声说道。

        “临摹其神,具备其形,神形都有……但却还是缺少了一些底蕴?!八彰骄部?。

        “何为神?”长发女子天岚梦,忽然问道。

        “神是心,是思,是幻想,于心中在幻想中回忆,此为思,也是神?!八彰戳颂灬懊我谎?,目光落在了其后的天空上。

        “苏兄之言我有些不同的见解?!碧灬懊卧诳聪蛩彰哪抗饫?,多了一些不同。

        “愿闻其详?!彼彰栈乜聪蛱炜盏哪抗?,再次凝望于眼前这长发女子的脸上。

        “神是道!”天岚梦轻声开口。

        “不是思,思有狭隘,道无界。道,是外域之人所追求的一种境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道,大道无痕,得道者,看破天地,自成如来。

        我要感谢苏兄,你与司马信的一战,让我有了顿悟,明白了一句话的含义。

        那句话,是我从一卷典籍里看到,是一句外域之地流传的话语……有道无术,术可得,有术无道,术止!”天岚梦声音渐渐有些飘忽,回荡在四周。

        “因我明悟,我尽管还不知晓道这个宇的真正含义,但我可以把我的明悟,看做是道。因我有道,所以那一笔临摹,我可以望之画下。

        所以,神,是道,而不是你说的思,说的心,说的幻想,苏兄,我的话语,你明白么?”天岚梦微撒一笑。

        苏铭望着天岚梦脸上的微笑,那笑容里没有嘲讽,没有不屑,有的是清明与执着,似在等待苏铭的回答。

        “世间之物,存在了大小,我的理解在你看来是狭窄的,是小的。如你所说的道,是一种大的,明悟天地的境界。

        如两个点,不同的方向,若两个极端?!彼彰丈狭搜?,缓缓说道。

        “可对我来说,心,是愿望,神,是境界。你走的是天之大路,我走的哪怕是大地的窄门,可走过后,我寻的,也只是睁开眼,我的话语,你明白么?”苏铭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那卷兽皮苹书里,存在的那最后一句话。

        “我看的的世界,你们……看不到?!保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