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1章 天岚梦的邀请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1章 天岚梦的邀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峰弟午陈婵儿,奉大师姐!命粱此,请第九峰苏师叔出面一见?!耙桓銮宕嗟纳粼谡飧銮宄?,于第九峰外传来。

        那是一个穿着翠绿衣衫的少女,这少女看起来年纪也就只有十七八岁,亭亭玉立的站在第九峰山下,神色带着一丝好奇,打量这她从未来过的第九峰。

        可惜,第九峰她不了解,这注定她的声音传入此峰后,虎子依旧还在喝着酒,打着呼噜,嘴角带着满足的微笑,不知又梦到了什么。

        二师兄依旧在那阳光落在侧脸上,摆弄那些花花草草。

        子车则是盘膝坐在苏铭的洞府外,脑海中组织语言,时而嘀咕一些自造的诗词歌赋,乐在其中。

        至于大师兄,更是罕有言语传出,终日闭关。

        这样的第九峰,偻得那少女话语传出过了半晌,没有得到丝毫答复。

        苏铭听到了,但却没有理会,他不认识第七峰的什么大师姐,对于这陌生人的拜见,他也不想去见。

        少女又等了片刻,皱起秀眉,身子一跃而起,直奔山阶而去,她尽管没来过这第九峰,但显然在来此之前,不知从什么地方知晓了苏铭的洞府在此峰何处,竟好似很熟悉一样,在片刻后,从这寂静的第九峰上,来到了苏铭的洞府外,被子牟拦住了去路。

        子车盘膝坐在那里,神色冷漠,望着那少女。

        “师叔不见客,请回?!?br />
        “原来是子车师兄,小妹陈婵儿,我第七峰的大师姐是谁,你应该知晓,我奉大师姐之命,请苏师叔一见,还望通告?!鄙倥裆绯?,清脆的声音回荡,似毫不在意子牟的修为。

        子牟眉头一皱,他自然知晓这第七峰的大师姐天岚梦,此女在大地寒榜名列第一,与司马信一样,都是被誉为可以成为蛮神之人。

        他犹豫了一下,起身向着苏铭所在的洞府而去,不多时,子牟走出,神色平静,挥手道:“不见?!?br />
        那少女皱起眉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苏铭的洞府,转身化作一道长虹离去。

        片刻后,第七峰上,在山顶处凸起的大石上,那当日目睹苏铭与司马信一战,随手便临摹出苏铭那一笔之力的长发女子,轻微的一笼“不见么?”

        “可不是么,大师姐,我看那个苏铭也太猖狂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师叔了,我都说了是奉大师姐之命“……说话的,正是那刚刚赶回来的少女,她一脸的不忿。

        “无妨,你拿着此物,再去一次?!蹦浅し⑴酉嗝布览?,此刻玉手抬起挽了下青丝,取出一个玉盒,递给了少女。

        少女接过,很是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但却没有问询,而是点头离去。

        又过了片刻,第九峰上,苏铭的洞府内,子车恭敬的站在前方,把一个玉盒放在了苏铭的面前,退后几步,等待苏铭的吩咐。

        苏铭望着那玉盒,沉默了少顷,将其打开,在那玉盒打开的刹那,整个洞府都为之一亮,却见在那玉盒里,有一枚金色的石币!

        那金色的石币,成长条菱形,看起来晶莹别透,竟给人一种如梦幻朦胧之感,仿佛可以摄取灵混进入其内。

        “绝品石币!”子车倒吸口气,金色的石币,哪怕只是一枚,其价值也都是极大,且更是罕见,一枚此金色石币,足以换取数十万普通石币了。

        与子车不同的是,这枚金色的石币在苏铭感受,其内蕴含了一股惊人的灵气,这股灵气之浓,使得苏铭的神识仿佛也都随之有了吸引。

        “只为见一面,便拿出这等灵石“……苏铭目光一闪,右手直接把这盒子盖上,推到子车的脚下。

        “不见?!?br />
        子车添了添嘴c混,拿起盒子,走出了洞府。

        第七峰上,凸起的平台中,随着一道长虹的飞来,不久后,传出了那陈婵儿气恼的声音。

        “大师姐,他苏铭太嚣张了,还是不见,他以为他是谁啊,大师姐你两次要他出来,他都毫不理会?!鄙倥艉舻脑谀桥由肀?,把盒子递了过去后,恶狠狠的望着远处第九峰的方向。

        “没有关系,你再把这盒子送去?!澳浅し⑴忧崛嵋恍?,又拿出了一个盒子,仿佛她早就知晓会这样似的,如这样的盒子,准备了不止一个。

        但那少女却在气愤中没有注意到这些,听到女子的话,她本不愿再去,可还是顺从的接过盒子,化作长虹离去。

        “苏铭,我想要看看,你能让我拿出多少物品,才会低下头?!俺し⑴雍敛辉谝獾男α诵?,闭上了眼。

        第九峰上,子车粗重的呼吸在苏铭的洞府里回荡,他自勾勾的望着打开后,放在苏铭面前的盒子,那里面是几张兽皮叠在一起,上面露出的三个字,去……蛮神变!

        “唯有被宗门认可,未来有可能成为蛮神的弟子,才会被传授这蛮神变神通……这天岚梦竟把此物送来!”子车可以不去太过在意那金色的石币,但却不能不去在意这几张兽皮,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若是他,他会毫不犹豫的接受此物。

        “不就是见一面么……”子车艰难的把目光从那些兽皮上收回,看向苏铭。

        苏铭神色平静,看了那几张兽皮一眼后,闭上了双目,片刻后他睁开眼,再次把盒子盖上,推向子车。

        “不见!”

        子牟愣住了,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苏铭的神色,他连忙把话语咽下,捡起那盒子,带着深深的遗憾与不舍,走了出去。

        “以重宝示人,必有大图……此女我从未见过,不便贪图!”

        第七峰上,清脆的话语于不久之后,又一次的传出,这一次明显高昂了不少,愤怒更重了。

        “不去了,大师姐,我不去了!他苏铭算什么,连司马信都打不过,这么猖狂呢!大师姐请了三次,那是给他足够的尊重了,可他竟还是拒绝!”

        长发女子依旧微笑,那笑容不但没有冷意,反倒有了一股少女不动的深意,似对于苏铭的举动,不但没有反感,而是起了欣赏。

        “倒是我有些看浅了他,你把此物送去好了?!背し⑴勇砸怀烈?,右手抬起虚空一抓,再次出现了一个盒子,此盒与之前明显不同,足有七尺之长。

        “若此物他再送回,你把这木简给他?!迸酉劝颜獬ず械莞松倥?,随后从怀里,取出了一片双指大小的木片,放在了少女的手中。

        “好了,婵儿妹妹,这是最后一次,若他还不来的话,此事就算了?!俺し⑴忧崛岬乃档?,那声音里有一种让陈婵儿无法拒绝的感觉,唯有拉耸着脑袋,乖巧的点了点头。

        “最后一次?”

        “好的,最后一次。

        “长发女子笑了,她的笑容很美,摸了摸少女的秀发。

        陈婵儿这才又化作长虹,疾驰而去。

        第九峰,注定在这一天是不平静的,在苏铭的洞府内,子车的呼吸之急促,甚至比之前看到了蛮神变兽皮时还要强烈。

        “天寒剑!整今天寒宗内,每五百年才会被造出一把的天寒剑!唯有为宗门立下功劳的弟子,才会被天门赐予此?!馓灬懊尉拱汛宋锼统?,起……起……”子车望着摆在苏铭面前打开的盒子,心神震动,他实在是不理解,对方为何要这么做。

        苏铭平静的望着那盒子里的一把剑,此剑完全就是一把冰剑,通体透明,散发出一股让他汗毛耸立的寒气。

        这是一件极为不错的宝物!

        “整今天寒宗,天寒剑只发出了十四把,每一把剑上都有一个术法蕴含,若有此剑,据说进入天寒窟内,都会省力不少“……子牟神色露出强烈的渴望。

        苏铭沉默,他望着这把剑,可尽管目光在剑上,可他的心,却是不在这里,而是沉浸在思索之中。

        “先是金石,后则蛮神变,最终是这把天寒?!馕坏谄叻宓拇笫?,大地寒榜第一的天岚梦……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苏铭皱起眉头。

        “师叔,此?!私SΩ靡?!”子牟犹豫了一下,低声劝道。

        “她是在引我入散……”……苏铭抬头看了子车一眼,右手把身前盒子盖上,再次推了过去。

        “不见!”

        子车长大了。,半晌才呼出一口气,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暗叹中拿起这个盒子,万分不舍的走了出去。

        可片刻后,他很快就又回来了,这一次的他,神色很是古怪,在苏铭目光望来时,他恭敬的递给苏铭一块木片。

        “对方说,这是最后一物?!弊映档蜕?。

        苏铭接过这木片,看了一眼,但就在这一眼看去的瞬间,苏铭的神色,蓦然有了变化,这种变化,即便是他之前看到了金石,看到了蛮神变,看到了天寒剑,都不曾出现的如此强烈。

        子车愣了一下,这木片他之前也看了一眼,其上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刻下,如今看到苏铭的神色,让他极为不解。

        苏铭怔怔的望着手里的木片,许久之后闭上了眼,当他再次睁开时,他站起了身。

        “子牟,我外出一趟,你不必跟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