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237章 一样的相似!

    第237章 一样的相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天空上,苏铭与司马信二人,一个被黑气缭绕,形成了黑色的雾气铠甲,看起来充满了阴森之感。shouda8.net飞速更新

        司马信这里,全身七彩光芒环绕,那雷冰甲看起来充满了明亮,有一种刺目的闪耀,让人很难直接目望。

        两种完全不同的气势,两种完全不同的铠甲,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你,不是祭骨!“苏铭缓缓开口,在其开口的瞬间,他的身向前一晃而去。

        司马信神色阴沉,冷哼中迈出,二人在这半空中再次碰触到了一起,轰轰之声回荡,那激烈的交战,让四周所有目睹之人,呼吸都似要凝固。

        司马信越战越是心惊,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苏铭在这不长的时间里,竟变的如此强悍,这已然不是他当初凭着一个蛮种凝魂后出手就可bī退之人。

        如此成长的速度,完全有资格,让他司马信去极为重视!

        “此人成长太快,绝不能留下……”司马信退后几步,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一把冰抢幻化,被他一把握在手中,向着苏铭一枪而去。

        与此司时,司马信左手在身前一挥,立刻便有一个圆瓶出现,弹指间,那瓶里传出了阵阵嘶吼,却见一头白色的狼形之影蓦然从这瓶内冲出,迎风见长,瞬间就化作了数丈之大,一身如雪,獠牙张开,向着苏铭一声咆哮。

        其咆哮之音,形成了一股冲击,在落入苏铭身体的同时,让苏铭脑中直接有了空白,似被震动,但仅仅是刹那,他身体内的炼气之力就自行运转,立刻清醒。

        他的清醒太快,让司马信皱起眉头,拿着长枪,在与苏铭交战的同时,那条冰狼也同样扑了过去。

        “和风!“苏铭退后几步,他的胸口处立刻有黑气散出,化作了和风的身影,和风一脸苦涩,但却不敢不出手,此刻现身,他直奔那冰狼之魂,二者均都是魂体,此刻交手之下,尽管无声无息,但却极为凶险。

        更是在此刻,苏铭的眉心剑印一闪,青光小剑呼啸而起,环绕在苏铭身边,按照其意识而动,与司马信的长枪,展开了轰鸣。

        在他与司马信这番交手之时,除了四周的众人在观望外,更是引动了大地寒宗九峰的一些强者的关注,甚至一些老一辈之人,也都略有看去。

        第九峰上,二师兄蹲着身,在那里摆弄他的那些花草,时而抬头看一眼山外传来轰鸣的地方,摇了摇头。

        “老三这是第几次入梦失败了……唉,一激动要就去入梦找人拼命,这样,不好?!?br />
        山峰顶部,天邪盘膝坐在那里,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看着远方山外的轰鸣之处。

        “不错,不错,给老夫狠狠的打?!?br />
        其余的山峰上,各有身影存在,观望着这场在天寒宗大地寒宗内,不常见的交战,第四峰的左教,那喜欢穿着红袍的老者,此刻站在那里,神色渐渐有了凝重。

        “青光?!宋锸呛罩Α位嵩谒氖种?!“他皱起眉头,但看了一眼第九峰后,却是摇了摇头,不再去理会这些小事。

        除了他之外,其余几峰的老家伙们,也都纷纷露出身影,打量着这场交战。

        在第七峰上,于山腰处,此刻有一个穿着红色衣衫的女,盘膝坐在一处凸起的大石上,她有着一头披肩的青丝,在那风中被掀起,时而能露出雪白的肌肤。

        她神色温和,望着山外远处交战的身影,她的目光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凝望在苏铭的身上。

        “开尘神将,如此蛮纹……他叫做什么名字?!?br />
        “大师姐,此人叫做苏铭,是第九峰的弟?!痹谡馀砗?,站着几个少女,其中剩人连忙开口。

        这场引起了众人关注的交战,此刻还远远没有达到最激烈的程度,苏铭身边青色小剑一闪,与来临的长枪碰到一起,轰鸣回旋还未消散,第二声碰撞之音就在此传出八方。

        更有闪电在苏铭身体外游走,化作大片的弧形电光,直奔司马信而去,天空上,甚至还有雷霆轰轰而动,看样似有闪电要降临而来

        但司马信是天寒宗天骄,其修为尽管被苏铭看出没有达到祭骨,但其掌握的种种神通与法器,却是层出不穷。

        无论是那白狼之影,还是其手中这把冰枪,都绝非凡物,再加上其身体外缭绕的无数冰雪,与苏铭的闪电对抗的同时,青剑与冰枪,和风与白狼,使得这场交战,虽说还没到最激烈,但也相差不远。

        这是一场很难短时间决定胜负的交战,苏铭的修为与司马信比较,还算是同一个境界,但层次低了一些。

        但他是九百九十九条血线开尘者,更是明悟了静心之法,能合其本命神通与法器,足以力战祭骨下的任何一人。

        在青色小剑与冰枪,雷霆闪电与冰雪再一次对抗发出了轰鸣的瞬间,苏铭的身体蓦然后退了几步,他神色始终平静,后退时右手在胸口一抹,抬起时,在他的手中立刻出现了一个圆形的药石。

        那药石里,如封印一般,存在着一片冰雪之花,看起来充满了一股妖异之感,散发出寒气的同时,更有幽光扩撤。

        此物,正是苏铭的夺灵散。

        此散被他炼成后,只用过一次,便是在为方木疗伤时使用,实际上,在战斗中拿出此物,如今尚是首次,此夺灵散一出,立刻旋转飞舞,随着苏铭向着司马信一指,此散顿时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司马信。

        在这夺灵散被苏铭拿出的一刻,司马信的神色再次一变,更为凝重起来,盯着苏铭手中这个药石,退后几步,目中露出了奇异之芒。

        与此同时,他猛的张开口,向外一吐间,从他的口中飞出了一只黑色的小虫,这小虫长条形状,如一截手指长短的小棍,若非是还在弯曲扭动,很难看出此物是虫。

        那小虫飘出,身蓦然张开,却见在这如小棍的身体上,顿时出现了四对薄翅,其头部则是散发出了绿光,看起来有些惊人。

        此虫月一出现,立刻便有一股凶煞之感从其身上爆发出来,更有一阵刺耳似冲入脑海的嗡鸣之音突然回旋。

        那小虫化作了一道绿光,根本就不扑向那来临的夺灵散,而是与其瞬间交错而过,直奔苏铭而去。

        此虫,是司马信除了七彩山外,可谓最珍贵之物,甚至此虫他也是刚刚获得不久,好不容易与其有了一丝心神的联系。

        此虫他曾实验多次,可以说他司马信还没见过能不被此虫穿透之物,他试过很多,次次如此!

        若非是因苏铭有神将铠甲,一切外在的神通攻击很难重创其身,他司马信也不会想动用此虫,此刻他不顾直接面对飞来的里面明显是封印了他于方木身上蛮种的诡异之物,也要将苏铭析杀,最次也要将其致残重伤,修为跌落。

        如此一来,等他司马信成功走出天寒窟,进入到了天门后,不管眼前这个苏铭修炼的有多快,都将不会再对他产生丝毫威胁。

        夺灵散与小棍虫交错,司马信这里,于夺灵散来临的瞬间,咬破舌尖喷出鲜血的刹那,他的身休向前一步迈去,竟整个人化作了一片血影,与那喷出的鲜血融合,如从实质化作了虚雾,向外一散之下,似可以避开夺灵散的威力。

        但就在他似要避开的一刻,夺灵散猛的一顿,停止在了半空,一股让司马信大吃一惊的磅礴吸撤之力,轰然间从夺灵散上爆发出来,这股吸力直接笼罩了四周的血雾,使得这片血雾明显的被吸去。

        那雾气不断地挣扎,其内露出司马信的面孔,他神色带着一丝震惊,咬牙之下其所化这血色虚雾立刻分裂,化作了两部分,其中一部分直接被夺灵散吸走,另一部分则是快速倒卷,在远处重新化作了司马信,其面色苍白,倒吸口气。

        “这是什么宝物??!”

        于此同时,苏铭那里也心神一震,他身急急后退,以其那惊人的速度,竟无法避开那滔天嗡鸣下疾驰而来的小虫。

        那小虫瞬间临近,与青色小剑碰触,直接将小剑撞开后再次临近,甚至就连苏铭身体外的那些游走的闪电,这小虫都根本就毫不理会,任由闪电在其身休上弥漫,速度丝毫不减,轰的一声,它穿透了苏铭的神将铠甲!

        眼看就要冲入苏铭的身体上,可就在这时,一声轰隆隆的钟鸣,从苏铭的身上回荡开来,正是苏铭在这危急之下,在身体外,在那神将铠甲与其肉身之间,将那邯山钟幻化,终于阻挡了此虫的冲击。

        钟声回荡,苏铭嘴角溢出鲜血,身蹬蹬蹬连续退出数十丈。

        “这是什么虫!”苏铭猛的抬头,他的这句话,与司马信的话语,几乎是同一时间。

        这一刻,一种奇异的感觉,在苏铭的心中突然滋生,甚至在司马信那里,也同样升起了这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心绪。

        “他们二人……好像啊……“远处的人群里,不知是谁喃喃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