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35章 天寒第一战!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35章 天寒第一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苏铭话语平静,望着司马信,缓缓开口,声音蕴含的不是高傲,也没有如同马信站在那七彩山上的居高临下,但其话语透出的含义,却是一种在天寒宗现则内的,居高临下!

        我是你的师叔,这一句话,顿时让四周之人鸦雀无声,一个个神色尽管不忿,但却没办法反驳,只能无奈的接受这来自第九峰高辈分的存在。

        司马信双眼顿时有了凌厉的寒光,他望着苏铭,嘴角渐渐露出了冷笑。

        “咦,对啊,你***,你虎爷爷可是你的师叔,来来来,司马鸟,还不来拜见师叔?!被⒘⒖汤戳司?,双手掐腰,抬头向着司马信得意的吼道。

        司马信直接无视虎的存在,在他的眼睛里,此刻只有苏铭一眼,如此近的距离,凭着当年对邯山钟的一丝联系,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邯山钟就在苏铭的体垩内。

        “师叔么,那么司马倒也讨教一番,看看你是否有成为师叔的资格?!彼韭硇潘底?,右脚向前迈出一步,其左手抬起一指天空。

        “寒!”随着司马信的声音,却见这本就寒冷的天空,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青色寒气,这些寒气如实质,所过之处仿佛就连虚空都要冰冻,回荡了咔咔的声响传遍四周。

        在那寒气下,一只由青气组成的虚幻大手,募然出现在了天空中,这大手散发寒气,凭空的凝聚而出,向着苏铭呼啸,一把抓来。

        “古造之法,司马师兄不傀是要成为蛮神之人,出手便是古造!”

        “这种随意的出手就是古造之术,尽管只是一古一造,但也绝非等闲之辈可以做到?!?br />
        “第九峰除了刘老外,其余人都是废物,听说他们的大师兄常年闭关,老二如弱女般养下花花草草,这个老三更是浑人一个,至于这位新进入第九峰的家伙,也敢来阻司马师兄的行山!”

        那青色的大手直奔苏铭而来,苏铭双目一闪,但就在这时,一旁的虎却是神色有了怒容,他低吼一声。

        “小师弟,你退下,他***,当着我的面,敢对我小师弟出手!”虎猛的抬头,身盘膝坐在了半空,右手蓦然抬起,食指与中指并拢,在抬起的过程中画出了一道弧形。

        一股莫大的气势,骤然间从虎身上爆发出来,这股气势之强,似引动了天地变化,让那来临的青色大手,竟在半空一顿。

        “入……梦……”虎神色极为严肃,此刻在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了半点鲁莽的样,其右手双指画出的弧形,仿佛蕴含了一些奇异的造化,就连司马信在看到这!幕后,也是神色有了凝重。

        四周之人也同样的紧张起来,一个个看向虎,露出诧异之色,似乎在这一瞬间,眼前这个孙大虎,与他们记忆中之人,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几乎就是那青色大手在半空一顿的瞬间,虎的安手双指已然点在了眉心,他的眼皮立刻拉松下来,竟直接的闭上,有了呼噜之声传开。

        四周没有丝毫变化,只有虎的呼噜声回荡,不过其身体在此刻的沉睡之中,无法继续保持漂浮,竟一头坠下……

        所有的观望之人,在这一刻均都一愣,随即爆发出乎轰然的大笑。

        就连司马信也是一怔后,哑然笑了起来,但双眼却是寒光一动,右手抬起一指下坠的虎,顿时那青色寒气大手呼啸间,直奔虎而去,显然方虎的举动,让司马信尽管哑然,可却有了不喜,要将其重创。

        苏铭沉默,他没有笑,方虎的举动,显然是将其真的当成了同门的小师弟,作为师兄,他要站在他的面前。

        尽管他修为不高,但正是因为修为不高,所以他的站出,更可以表露出他的心绪,这一点,足矣。

        几乎就是虎身躯坠落的瞬间,苏铭身体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虎而去,在半空中将其身体拖住,向着大地落下。

        但在他二人的身后,那青色的大手正呼啸而来,对于这大手,苏铭没有在意,在落下大地的刹那,车的身蓦然而起,直奔那大手而去。

        他必须要出手,不然的话,他不知回到了第九峰后,会受到什么样的可怕后果,且对于这个司马信,他也有了怒意。

        轰鸣之声回荡在苏铭的上空,他没有抬头,身落在大地,把还打着呼噜,嘴角有口水流下的虎,轻轻的放好。

        看着虎的表情,这一刻的虎,那憨憨的样,让苏铭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天空上在那轰鸣中,传来了司马信低沉的声音。

        “车,你这是何意!”

        “司马信,多说无用,你若为难苏铭,我不得不出手!”

        车的走出,立刻让四周的观望着,再次起了哗然。

        “大地寒榜第九的车师兄,他不是与司马师兄为好友么!”

        “他怎么突然出手帮起了外人!”

        “我之前就看到他与第九峰的人在一起……”

        在这议论之声里,寒沧身边的那鹅蛋形俏脸的女,“哼了一声,但显然在看到了车后,她明显内心松了口气。

        司马信盯着牟,二人在半空双目对视,渐渐的,都有了冰冷。

        此刻的苏铭,在大地上,看着虎打着呼噜的睡姿,慢慢的抬起了头,望向了天空上七彩山旁的司马信。

        “牟,你退下吧,照看我的三师兄?!彼彰夯嚎?,右脚抬起,向着虚空迈出一步,在这一步落下的刹那,他的身体已然拔地而起,站在了半空中。

        车犹豫了一下,向着苏铭抱拳一拜,回到了虎身边。

        “我修为没有你高,本不想与你如今就交手一战…””苏铭望着司马信,平静的说道。

        “你有你的事情,我也有我的事情…”但,你不该在我三师兄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后,还要出重手!”苏铭声音依旧平静。

        “他是我的三师兄……如今,你要战,那…战!”苏铭平静的双目内,刹那间便有了寒光蓦然一闪。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至极的煞气,赫然在苏铭的身上出现,这股煞气来自其面孔的右目,来自那乌山图血月!

        在那战之一字出口的刹那,苏铭整个人已然不同,他的平静依旧,但在那平静里,却是透出了一股让人有了压力的重量。

        他的右脚抬起,向着司马信走出了第一步,在第一步落下的瞬间,苏铭的脸上,立刻出现了清晰的山纹。

        那山纹五峰,正是乌山!

        此纹的出现,立刻在司马信的上空,天幕上顿时有了一片虚幻,转眼之下,竟在这天空上,出现了苏铭脸上的乌山之纹,一座磅礴的乌山!

        那乌山一出,一股强大的威压散舁,让四周的观望之人,一个个神色有了变化,纷纷退后。

        司马信冷笑,右手抬起,向着虚空握拳,在那拳头握住的一瞬,天空的乌山下,立刻有大量的寒气凝聚,化作了一只巨大的冰拳,直奔乌山而去。

        轰鸣刹那间回荡,那冰拳与乌山的碰触,心动了一股强烈的波动,在这股波动下,有肉眼可见的波纹荡漾开来。

        在那一拳打出后,轰鸣间,只见苏铭的山纹所化乌山五峰,立刻在与那冰拳接触的地方,出现了一片冰层,那冰层急速的蔓延,转眼之下,就赫然将这整座山峰,全部都覆盖住,使得其成为了一座五峰冰山。

        这冰山漂浮在天空,它本是虚幻而出的,但此刻,因司马信的古造之术所化冰拳,使得此山处于实质与虚幻之间。

        “雕虫小技,与当初在乌山遇到你时……一样的弱!甚至都不需要我动用蛮纹之力,更不用说借助我的本命法器七彩蛮山!”司马信缓缓开口,语气没有不屑,而是一种似与苏铭不等位的忽视。

        话语间,司马信背着双手,冷漠的望着苏铭。

        “我给你出手的机会,接下来若你让我失望,那么我会让你绝望!拿出你的邯山钟,让我看看,此钟在你手里,能发挥多大的威力?!彼韭硇爬渖?。

        苏铭没有说话,司马信骨里透出的狂傲,他早有体会,如之前的话语,他也并非从司马信口中第一次听到。

        沉默中的他,神色越加冷漠,在他衣衫下,有司马信看不到的蛮纹,此刻正显露出来,随着其右手抬起在天空的一挥。

        却见这天空上,那座冰封的乌山下,立刻有了大片的扭曲,这片扭曲覆盖了极大的范围,瞬间,便在这天地内,出现了一雷虚幻的乌山部落。

        一草一木,一屋一舍,极为精致,栩栩如生,弥漫在这天地间,让人看之一眼,就不由得会产生整个人都被摄入进去之感。

        司马信的神色,多了凝重。

        “这就是你完整的蛮纹!”一股沉重的压抑感,随着乌山部的出现,笼罩在了四周,”。

        这蛮纹的出现,让司马信感受到了一股压迫,这是他此生所见,可谓是最复杂的蛮纹,尤其是这蛮纹内的虚幻部落里,存在的一股若隐若无的悲哀,让他的心似随之有了波动。

        “这是什么蛮纹,竟融入情绪!”司马信的神色,蓦然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