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34章 不是白灵!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34章 不是白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司马信的归来,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中有两个苏铭没有留意到的身影,其中一人,是那第四峰上的寒菲子。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袍,站在山峰上,冷若冰霜,神色平静,看着天空上的七彩山,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那双目内时而闪动的寒光,却是微微的显露出,她对于这司马信的一些敌意。这种敌意,或许与寒沧子的不同,而是一种对于竞争者的审视。

        另一个苏铭没有留意之人,则是第三峰的寒沧子。

        她站在第三峰,身边陪伴她的,依旧还是那鹅蛋形俏脸的貌美女子。

        她们看到了司马信,听到了众人的呼声,更是看到了那七彩山的光芒,映照在各自的身上。

        在看到司马信归来身影的一瞬,寒沧子的面色有了苍白,她身边的那女子,则是皱起眉头,冷哼了一声,向着寒沧子靠近了几步。

        “他在大地寒榜的排名,还不是第一,只不过是第二罢了,便如此张扬!”

        寒沧子沉默,低下头没有说话。

        “哼,最有可能成为四代蛮神之人,只不过是宗门内创造出来的罢了,宗门为他造势,更创造了机会,甚至在很多弟子心目中,他司马信与大师姐天岚梦,还有尘青师兄三人,已然被蛮神化。

        被誉为天寒宗三大天骄么……就看他们三人,谁可以第一个进入天门了,不过,这司马信虽说天资的确不错,但我很反感他的一些做法,即便是大师姐天岚梦与尘青每次回到山门,也无法引起这般轰动。

        除了宗门本身把他创造出这个样子与造势引人对其狂热外,还不是因为他的一些手段,以大量的外物为依凭,吸引人来追随,从而结交?!焙鬃由肀叩哪桥?,冷笑开。中,看了寒沧子一眼,神色里,有了怜悯。

        “你怎么每次看到他都是这么一副神情,怕什么啊,不就是种了他的情蛮么,你若自己先畏惧了,一切只期望别人来帮助,那么即便是有人成功的帮你解脱,你也会随之被另一个人占垩据了心神。

        我等女子,比男儿差么?你看看大师姐天岚梦,她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即便是这司马信看到了大师姐,他可敢去动什么心思?”鹅蛋型俏脸的女子,神色里有了一股说不出的孤傲之意。

        “在回来的路上,我应该是看到了白师叔所在的天岚壁障?!焙鬃右ё糯?,慢慢的抬起头,神色似有了坚定。

        “白师叔?你说的是那个传闻当年同样凝聚了宗门的厚望,以蛮神为造加以修行,可最后他却几乎与宗门分裂,只因他没有遵从宗门的意愿,去修行蛮神变,而是传承了他师尊祭骨神将资格的白师叔?”

        寒沧子点了点头。

        “神将皆为尊,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即便是对宗门来说,对于神将的渴望仅次于蛮神,可……旦成为神将,几乎就不可能成为蛮神,神将,只能是未来蛮神的属下……

        宗门的神将不多,大都被外放出去,经历杀戮与血腥,为未来的蛮神,锻造自我的实力?!倍斓靶吻瘟车呐?,闻言轻叹一声0

        “听说你的那个意中人,也是一位神将?”她忽然开口。

        寒沧子脸上立刻有了红润,似这一刻她忘记了司马信带来的压力,而是如小女孩一般,有了嗔涩,正要说话时,忽然其师姐神色蓦然一变。

        “你的那个意中人,你……他要干什么?”

        寒沧子一愣,转头看去的刹那,她的神色同样大变。

        四周在这一瞬,立刻有了寂静,包裹寒沧子在内的所有人,全部的目光都刹那间凝聚在了那半空中的七彩山前,缓步走去的一个身影上。

        这一刻,就连寒菲子冷漠的容颜,也都有了变化,看向了苏铭之时,她的神色里,有了不解。

        虎子也是愣了,他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空空的身边,呆呆的望着苏铭走向了七彩山,此刻的他没有迟疑,身子一晃,就直奔苏铭而去。

        他不会去考虑什么司马不同马的,也不会去在意如今的众人瞩目,他唯一在意的,就是小师弟是自己来的,不能让他受到丝毫伤害。

        子车的心脏猛的一跳,有些口干舌燥之感,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苏铭竟如此的走出,就这样的,与司马信直面!

        “你,叫做什么名字……”

        苏铭的身体,漂浮在半空,面对那前行而来的七彩山,他的眼中只有那充满了野性之美的女子,这一个人。

        他的声音柔和,在这天地内回荡着,传入到了四周所有人的耳中,但凡是听到者,几乎全部都是神色立刻古怪起来。

        “他是谁???”

        “此人很陌生,不过他身边跟随的是那第九峰的孙大虎,能与孙大虎同行,更是在这里突然阻挡了司马师兄的去路,想来也是一个浑人?!?br />
        “我听说第九峰新收了一个弟子,莫非就是他,不过第九峰都是怪人,他如今这般话语,倒也符合第九峰的特点?!?br />
        “有意思,此人应该被白师妹的容颜吸引了,痴迷之下,忘记了身份,就这么的问询起来”

        “自不量力,白师妹岂能是他可以这么唐突的么,哼!”

        四周之人在神色古怪中,渐渐有了低声的嘲讽与不屑,在他们看来,此刻的苏铭,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不自量力之人,如此唐突佳人,且当着司马师兄的面,实在是浑人的行为。

        寒沧子愣了一下,双眸立刻从苏铭身上移开,看向了司马信身后的那女子,渐渐地,她的目中有了复杂。

        “他曾说过,他错过了一次约定……”

        寒沧子轻叹,其身边的那女子,则是皱起了眉头,看向苏铭的目光,有了不满之意。

        与此同时,在那第四峰上的寒菲子,也是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司马信身后的那少女,若有所思。

        七彩山,在苏铭的身前三丈外,缓缓的停下,站在此山上的司马信,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向阻挡了自己去路的苏铭。

        实际上,在他之前于远处来临的一瞬,他就一眼看到了苏铭,但他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子车在苏铭的身旁,且看其样子,似有了阴沉与无奈。

        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不去理会对方,可这苏铭却在这里阻挡了自己的去路,若仅仅是阻挡也就罢了,这苏铭根本就不看自己,而是看向自己身后的女子。

        这种无视,再加上二人之间不可解开的一些纠结,让司马信的目光阴冷下来。

        “这位师弟很是陌生,不知你阻了我的前行,所为何事?”司马信微微一笑,目中的阴冷消散,声音平静,似对于苏铭的举动,没有生气的样子,气度不凡。

        苏铭没有说话,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向司马信,一直望着那充满了野性之美的女子,凝望着。

        那少女被苏铭这么看着,脸上有了红润,但秀眉却是皱起,双眸里更是有了不喜,看了苏铭一眼后,又看了看身前的司马信,没有说话。

        眼前之人近在不出三丈,可苏铭心中之人却远若天地之差,这一刻的苏铭,他笑了。

        那笑容很淡,可却透出一股哀伤。

        “风雪中,如果我们一直走下去,会不会一路走到了白头……”这句话在他的脑海内回荡着,最终成为了一声叹息。

        苏铭知道了,眼前这个女子,她,不是白灵。

        这与什么情蛮无关,那女子的双眼,与白灵不一样,尽管外表看去,两个人几乎让人难以分辨,但魂不同,人,也就不同了。

        更加不同的,则是气息,一种苏铭在获得了练气之法后,从神识的烙印之术散开下,观察到的一股每个人都不同的气息。

        此人,非彼人……她,尽管相貌一样,但,不是白灵!

        苏铭闭上了眼,他没有再去询问,他已经得到了答案,身上的那股冲动,此刻渐渐的平息下来,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的目中已经是一片平静。

        没有再去看那女子,苏铭转过身,一步一步,就要离去。

        他的耳边有那来自四周的低声的议论里,透出的讥讽与不屑,有一道道带着嘲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但这些对他来说,是不在意的。

        可他不在意,并不代表虎子不在意,虎子此刻双眼一瞪,在苏铭身边向着四周怒视了一眼,神色不善的吼了起来。

        “看什么看,怎么的,你们敢当着司马鸟的面,去这么说么,笑,***,让你们笑,你们等着,今天夜里虎爷爷就摸去你们的住所,让你们知道虎爷爷的厉害?!被⒆诱?。间,话语似还要继续,可却被司马信毫不客气的打断。

        “这位师弟,你就这么走了?先管好你的这位同门,否则的话,我会替你师傅,去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尊重?!彼韭硇盼⑿?,似对身后少女的做法很是满意,此刻望着苏铭,缓缓说道。

        苏铭脚步一顿,转过了身,在这半空中,第一次看向了司马信。

        二人的目光,凝聚到了一起,似有了激烈的碰撞。

        “我不是你的师弟,司马师侄,我是你的师叔?!保ㄎ赐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