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223章 三师兄的怪癖

    第223章 三师兄的怪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峰的山顶,苏铭一个人站在那里,从那密室洞府被天邪卷出后,此地就只有他一个人,天邪不知去向。

        “天寒宗第九峰……家么?!彼彰旁洞Φ奶斓?,一片白茫茫的,一种熟悉与陌生参杂在一起的感觉,浮现在他的心底。

        熟悉的是那风雪,陌生的是这片天地。

        雪花在身边飞舞,看着那雪,苏铭低下头,顺着那长满了植被的山阶,向下走去。

        “既来到了这里,就要先寻找一处居住的洞府了?!彼彰槐咦咦?,一边四下看去,所看的地方,全部都弥漫了在冰雪中可以生长的植物,密密麻麻一大片,覆盖了此峰绝大部分地方。

        “二师兄很勤劳,他相信自己可以做的更好……”耳边不知不觉的回荡其三师兄虎的话语,苏铭走了很久,渐渐对于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

        直至深夜降临,天地慢慢完全漆黑下来时,苏铭在这第九峰的山腰处,找到了一块难得没有植被的地方,那里距离山阶有些远,有一块凸出来的大石,形成了一个不大的平台。

        站在这平台上,呜咽的寒风呼啸在耳边,苏铭右手抬起,立刻其眉心青光一闪,青色小剑直接飞出,在他身边环绕几圈后,直奔一旁的第九峰岩壁而去。

        砰砰之声回荡,在这小剑的穿透下,渐渐的一间简陋的洞府,被苏铭从这岩壁上生生的开辟出来,这里的冰石极为坚硬,只是开辟了这简单的洞府,就耗费了苏铭不少的功夫。

        当天空上明月高挂时,这间洞府被开辟出来,苏铭收起了小剑,看着眼前这简单的连个门都没有的洞府。摇了摇头,迈步走了进去。

        这洞府只有一个房间,苏铭走到尽头,目光在四周扫过,洞府的墙壁泛着寒意,使得这洞府内也是一片冰冷。

        默默地盘膝坐下,苏铭从怀里取出那兽皮地图,低头看了半晌,轻叹一声。

        “修为……师尊说的没错。想要走出南晨,一切都需依凭强悍的修为?!?br />
        “找到让自己静心的方法,去明悟造化二字的真意?!彼彰掌鹗奁さ赝?,坐在那里神色上露出了沉思。

        时间慢慢流逝,这苏铭在天寒宗第九峰的第一个夜晚,便在这简陋的洞府里,有外界呜咽的寒风相伴,思索着天邪的话语,慢慢的度过了大半。

        夜晚的天寒宗,除了风声。便是一片寂静了,尤其是这第九峰,因居住的人实在太少,就更为寂静。

        月光在外柔和的洒落,在冰雪中泛起冷冽之感。

        在快要天亮的时候,苏铭从入定中醒来。他皱着眉头,有些不清楚所谓的静心,是什么。

        “平静自己的心么,可我觉得自己应做到了这一点,已经平静了??烧庋?,对修为有什么帮助呢……师尊所说的明悟,又是代表了什么?!彼彰肓撕芫?,还是感觉有些模糊,抬头看了看洞府外有了微亮的天空,他起身向外走去。

        陌生的天地。陌生的山峰,苏铭刚一走出,便扑面一阵寒风,带着一些雪花落在他的脸上,那雪的冷。让他没有在意。

        天空微微亮着,四周的黑暗也消散了不少,可以看到大致的轮廓。苏铭随意的向前走着,踩着脚下的积雪。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那声响随着其走动。带着节奏,慢慢的让苏铭在沉思中不解的心神,缓和不少。

        “静心,难道就是修心么?!彼彰谱聊コ隽艘恍?。

        不知过去了多久,苏铭正行走时,他忽然脚步一顿,双目刹那间蕴含了凌厉,但很快就放松下来,他神色古怪的望着前方。

        在他前方的,他看到有一个身影正蹲在一处大石后,手里拿着酒壶,一边喝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把头探出大石,向外望着。

        在苏铭这个方向,他只能看到此人的背影,看不到那大石后,此人这般谨慎的在观望什么。

        “三师兄……”苏铭神色越加古怪,他有些无法理解,这总是自称虎爷爷的大汉,在那里蹲着干什么。

        “嘘……”三师兄显然察觉到了苏铭,回头连忙把食指放在嘴边,向着苏铭挤眉弄眼,示意苏铭不要发出声音后,又向着苏铭招手。

        苏铭犹豫了一下,小心谨慎的一步步走来,他看到这自称虎爷爷的三师兄如此谨慎的样,甚至其神色还有一丝紧张,不由得心中也警惕起来,身更是弯下,慢慢的走近。

        看到苏铭这个样,这大汉脸上露出赞赏,当苏铭临近后,他一把抓着苏铭的手臂,将其拉到自己的身边后,低声开口。

        “不要说话,等会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都别大声,要不然会出大事?!比π趾苁茄纤嗟目?,苏铭来到这第九峰,一路便是三师兄跟随,这看起来愣愣的汉,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神色。

        苏铭看到这里,也难免有了诧异,但更多的却是凝重,他点了点头。

        “恩,等会我抬头去看的时候,你可以和我一起看,记得啊,千万千万不要大声……”三师兄tiǎn了tiǎn嘴c混,一边叮嘱苏铭,一边喝了口酒,慢慢的抬头,顺着山石的边缘,向外看去。

        苏铭随之抬头,一样顺着那山石的边缘,看了一眼。

        这一眼之下,他神色顿时越来越古怪。

        那山石后面,一片空旷,满地植被,但却没有丝毫身影,很是安静。

        “来了!”三师兄精神一振,连忙说道,在其话语传出的瞬间,苏铭立刻看到从远处,有一个白衣身影如幽灵一般快速飘来。

        这身影速度不快,飘忽不定的来到那片种满了植被的地方后停顿下来,其样,正是二师兄。

        他神色警惕,四下的看了看后,低头望着脚下的植被,蹲身摘取了一部分,又连忙四下看了看,这又飘忽的远去。

        苏铭愣了。

        他实在不知道,这一幕有什么需要看的,尤其是那叫做虎的大汉,那小心翼翼严肃的样,更是让苏铭有种荒诞的感觉。

        直至二师兄走了后,那叫做虎的大汉,这放松下来,靠在那里,咧嘴笑着,看了看苏铭。

        “怎么样,过瘾吧?!?br />
        苏铭无语,望着三师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和你说,小师弟,这第九峰上,你知道最聪明的人是谁么?”三师兄一脸得意,拿起酒壶喝了一大口,还打了个酒嗝。

        苏铭沉默,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来到这里,或者自己就不应该从洞府里走出。

        “不知道?也对,你是今天刚刚来到山上,我告诉你,论修为我打不过二师兄,也打不过大师兄,老东西就更不用说了。

        但若是论聪明,这山上,哪一个比我还聪明?没有!”三师兄神色更为得意。

        苏铭依旧沉默,他望着眼前这个大汉,不知道对方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样的答案。

        “惊讶吧,我和你说,你虎爷爷之所以是最聪明的,是因为我喜欢思考?!比π执诺靡?,低声开口。

        “我不但喜欢思考,而且还喜欢观察,别说咱们第九峰了,就算是其他几个山峰,也都有虎爷爷观察的目标。

        我思考,我观察,所以我越来越聪明。

        刚你看到了什么,是二师兄对不对,但我告诉你,你看到的,是二师兄,但也不是二师兄。哼哼,二师兄天天叨叨,说每天夜里有人去偷他的那些花花草草,还一度怀疑是我干的,可我就不告诉他,我每次都能看到是他自己夜里偷自己的花草?!比π衷郊拥靡?,对苏铭说着。

        苏铭有些头疼,他róu了róu眉心,正要起身离去。

        “二师兄种地种傻了,夜里的他和白天的他,不是一个人,你说他累不累,白天去种,晚上去偷,还经常自己找自己,不过我就是不告诉他?!比π诌肿煨ψ?,拿起酒壶又喝了一大口。

        看着三师兄,苏铭苦笑起来。

        他终于知道,这三师兄的怪癖是什么了,其怪癖不是喝酒,而是喜欢观察与思考。

        “这酒有些凉了,在这里时间太久了,酒都不好喝了?!比π粥止玖思妇?,站起身,目光在苏铭身上一扫。

        “小师弟,今天你虎师兄高兴,带你去见一见大师兄怎么样。大师兄也是个怪人,你说他多傻,天天闭关,和乌龟似的,也不觉得累,要我说,生活就应该是我这样,多思考,多观察,多喝酒,多做梦……

        不过我听老东西当年借我酒时说过一嘴,似乎大师兄和我们不一样,他运气好啊,当年第一个跟着老东西,据说得到了真正的功法呢,还是天寒宗里,传闻最神秘的功法?!比π制擦似沧?,醉眼朦胧的嘀咕着。

        苏铭本要离去,听闻此话,忽然心神猛的一震,他双眼露出了明亮之芒,隐隐的,从三师兄的这些话语里,他似乎抓到了一些什么,本要抬起的脚步,又顿了下来。

        他低下头,看着一脸醉态,傻笑的望着自己的三师兄,渐渐的,他有些分辨不清眼前之人,是真的醉,还是故意来告诉自己什么。

        “去不去?不去的话,我可自己去了?!比π謗óu了róu眼,打了个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