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05章 你来选择(第二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05章 你来选择(第二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苏铭没有立刻返回邯山城,而是改变了啧向,按照和风所说的四个地点,去了这四个洞府,找到了位置后,在看到洞府内和风所藏的石币时,他不由得有了惊讶。

        和风的四座洞府加起来,其内的石币数量颇多,远超其自身当年储物袋所装,在看到这些石币后,苏铭没有客气,大袖一甩,全部收入储物袋内,转身离去。

        和风等了半晌,见苏铭依旧向着邯山疾驰,可却没有丝毫想要询问的意思,与他想象的情景有些不太一样,不由得愣了一下。

        又等了一些时间,和风忍不住开口。

        “主人,呵呵,这些石币还好吧?!?br />
        “不错?!彼彰骄驳乃档?。

        “能为主人效劳,让主人满意,就是小的最大的鼻耀啦,主人觉得不错就成,以后若是缺钱了,主人你放心,以本人的能力,定为主人赚取大把石币?!昂头缧⌒囊硪淼囊鸦疤獾姆较蜃频阶约旱募苹?。

        “好!”苏铭回答很干脆,说完这这个字,便不再开口,疾驰间,距离邯山城越来越近了。

        和风内心颇为抑郁,犹豫了一下,连忙又说了起来。

        “主人,小的只用了几年时间,就弄到了这些石币,不是小的吹嘘,对于买卖物品这里,小的颇为擅长,其实主人你之前几次与人交易的方法不对,小的对这些非常擅长……””

        “哦?”苏铭嘴角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他早就看出和风在那里似有话要说,否则的话,不会凭白送给自己这么一份大礼。

        在听到苏铭有了回音后和风精神一振,立刻借着这个机会,向着苏铭说起了自己的有点。

        “不是小的吹嘘,真的,主人,我对买卖物品有天赋,这买卖砍价,实际上就是心智的一次小规模的碰撞,这种事情,对小的来说轻而易举。

        我这些石币都是这么弄来的,邯山城内小的有个身份不比主人墨苏的身份差,相当有名气了。

        主人,不是小的吹嘘,你若把财务让我管着小的定给你赚出好几番,你要是看上什么东西了,就和小的说,让小的去谈不是小的吹嘘“……

        和风越说越是兴垩奋甚至还把前几年他的几次辉煌战绩都说了出来,只不过一提起这些事情,他的话语里总是有那么一句,在不断地重复出现着。

        “不是小的吹嘘……主人……”

        “……真不是老子……小的跟你吹嘘……”

        听着和风的话语,苏铭脸上的微笑始终存在,他忽然觉得,如今和风,或许才是其真正的自己。

        一路就在和风的这番不是吹嘘中度过在天色有些渐晚之时,邯山出现在了苏铭的目中。

        望着邯山,苏铭脸上的微笑渐渐收起,从怀里取出了那黑色的面具,戴在了脸上,化作了墨苏,他没有立刻去往邯山城,而走向着安东峰走去。

        黄昏中的安东峰,屹立在那里,与往常一样,带着巍峨的气势,只不过此峰如今在苏铭的眼中,却是大为不同。

        他当年第一次来到此峰,内心略有紧张,第二次时,虽说紧张不再,但也绝非能轻易闯入,可如今这第三次,他站在安东峰下,尽管与此峰比较,他的身子矮小的如蝼蚁,但在他的心中,此山迈步可踏。

        没有开口召唤,苏铭站在此峰山脚,向着台阶走去,当他脚步落下的一瞬,此山忽然一震,一股威压蓦然笼罩而来。

        这威压没有灵动,显然是安东护山之术凝聚出来,在间峰之时,用来阻止外人踏入。

        苏铭神色平静,那威压轰然而来,可却在他的身前十丈外,如碰到了无形的壁障,骤然一顿,形成了轰鸣回音,但却无法再进入半点。

        苏铭带着面具,一步步走上,当他走出了十步后,阵阵呼啸之声传来,却见从此峰上有数十人疾驰而来,他们一个个神色带着恭敬,距离苏铭很远便止步,向着苏铭深深一拜。

        “恭迎墨家大人……”

        苏铭略一点头,继续走去,他速度不快,但往往一步迈出便是十多个台阶,向着此山峰顶走去。

        此刻,又有十多道身影呼啸而来,当首者正是安东族长方申,其身后跟随者,都是安东强者,一个个在出现后,神色透出复杂与恭敬,向着苏铭深深一拜。

        “恭迎墨家大人?!?br />
        方申快走几步,在苏铭身前十多丈外,神色有了激动,抱拳一拜。

        “安东族长方申,参见大人?!?br />
        苏铭脚步一顿,望着方申,声音平静的开口。

        “族长不需如此,墨某再次到来,是为掣初承诺,带我去见方木?!?br />
        “多谢大人成全!”方申再次向着苏铭一拜,起身时,看向苏铭的目光里,难掩震撼与崇敬,他看着眼前这个墨苏,脑海中往昔与其接触的一幕幕浮现。

        “大人请,小儿之事无妨,还请大人先入安东阁,受我安东之的……蛮公正在准备,稍后将亲自恭迎?!?br />
        “不用这么麻烦?!彼彰坝锛淅佑≈踺肴簧⒖?,在其修为达到了开尘之后,其烙印之术也有所增长,散开之下,弥漫了大半个山峰,立刻就找到了方木所在。

        苏铭身子向前一步迈去,整个人踏空而起,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半山腰处方木居所,方中连忙对身边人交代一番,起身跟在后面,随之而去。

        安东峰半山腰处,一间寻常的石屋外,寒沧子盘膝坐在那里,皱着秀眉,一脸惆怅,这个样子的她,配合其一身蓝色的衣裙,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美丽。

        呼啸之声传来,寒沧子似被惊醒,抬起螓首,当她看到天空上那来临的长虹内,带着面具的苏铭身影时,其眼中有了明亮。

        长虹降临,消散之后化作了苏铭身影,苏铭望着寒沧子,点了点头。

        “沧兰见过墨兄?!焙鬃悠鹕?,轻声开口,声音里带着一丝喜悦。

        “方木怎么样了?!彼彰戳撕鬃右谎?,目光落在了其后的屋舍上。

        “不太好……”寒沧子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

        “司马信提前引动了木儿体垩内的蛮种,其离开后,木儿便始终昏过……按照我对司马信术法的了解,木儿的生机被阻……”寒沧子轻声说着,脸上有了哀伤。

        “此事我有责任?!彼彰聊?,缓缓开口。

        “大人不要自责,此事早晚也会如此?!痹谒彰纳砗?,传来了方申的声音,方申一步步走来,神色低沉。

        “其实我早就知晓木儿体垩内存在的不是伤势,而是被司马……信,下了蛮种……当年见到墨大人,我本也没保有太大希望,只不过是让外人以为我还不知道而已。

        此事,还请大人原谅?!狈缴瓿ぬ?,向着苏铭再次一拜。

        苏铭没有去看方申,走向了寒沧子身后的屋舍,一把推开了门,在此屋舍的门被推开的一瞬,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这寒气散开足有十多丈的范围,其所过之处,地面有了一片薄冰。

        房门的打开,使得其内的一切清晰的显露,这房间不大,但此刻房间内却是被寒气弥漫,四周更有冰层,在房间的石床上,躺着一个少年。

        这少年一动不动,面色紫黑,全身有大量的寒霜覆盖着,如同寒尸。

        苏铭沉默片刻,走入这屋舍内,在他走入的一瞬间,立刻从其身体垩内有一道道蓝色的弧形电光游走全身,顺着双脚散开地面,游走在那四周的冰层上,咔咔之声回荡,那些冰层立刻有了碎裂的痕迹。

        尤其是苏铭的脚下,随着其走过,其身后的冰层完全碎裂,露出了地面。

        当苏铭站在了方木的身边时,其身体上的电光大量的游走着,看起来,如苏铭被闪电缭绕。望着昏迷濒死的方木,苏铭右手蓦然抬起,在其右手上,电光轰轰凝聚,最终使得其右手,化作了大片的闪电,正要一指点在方木的眉心之时。

        “大人且慢救治……”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在屋舍外,一道长虹呼啸而来,落地后化作了一个老者,这老者,正是安东蛮公。

        他快走几步,穿过了神色有了挣扎的方中,正要迈步踏入方木的屋舍,但此刻,苏铭回过头,冷冷的看了这老者一眼。

        在苏铭的这一眼之下,这安东蛮公心神一震,一股?;胙蛊扔肯?,让他心脏跳动立刻加速,抬起的脚步猛的停顿下来,站在屋舍外,他不敢再迈出脚步,而走向着苏铭深深一拜。

        “安东蛮公,参见大人?!?br />
        “大人,还请看在我安东部从未冒犯的情分上……放过我安东部……老夫感激不尽?!卑捕成下冻隹嗌?,一拜不起。

        “何处此言?!彼彰夯核档?。

        “大人若救下此子,我安东必定得罪司马大人,司马大人一怒,我部承受不起……”方木这孩子本身没错,他错就错在,不该出生在安东……”老者低声开口。

        “方木是你的孩子,你来选择?!彼彰聊?,看着方木,但话语却是明显对方申所说。

        方申身子一颤,脸上挣扎之意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