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99章 离去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99章 离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重新唤醒两个沉睡的凶兽头颅,苏铭知道如今的自己,做不到。但,将本已经被唤醒,只不过存在了司马信意志两个头颅占据,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他虽强,但还没强到连一丝意识我都无法抹去的程痴……”苏铭眼中有了寒意,向着天空这凶兽之头,一步迈去。

        那两个被司马信意识占据的凶兽头颅,此刻齐齐看向苏铭,它们瞳孔内存在的司马信身影,也似在看着苏铭。

        没有反抗,而是就那么冷冷的望着苏铭一步走来。司马信早就明白,但凭着头颅内的意识,也无法改变被抹去的命运,除非他亲自赶来,但时间上,来不及。

        可他没有威胁的言语,只是这冷漠的目光内透出的含义,却是比任何话语都要充满了震慑。

        苏铭同样冷漠的望着那两个凶兽双瞳内的司马信身影,他的目光,与其一样,透着冰冷。

        安东峰上的安东蛮公,此刻望着这一幕,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感觉苏铭与司马信很像了,因为这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冷漠,甚至连气息都很是相似……

        苏铭右手抬起,一大片弧形电光凭空出现,瞬间将这凶兽的两个头颅笼罩在内。

        “司马信,此钟,是我的?!彼彰骄部诩?,雷霆轰鸣,那凶兽的两个头颅里的司马信身影,立刻有一个直接消散,化作了空白。

        另外一个,也随之澳散,在其将要消散的瞬间,苏铭看到司马信,笑了。

        那笑容看不出喜怒,但却存在了一股被隐藏在骨子里的傲,这傲外人碰触不到,也没资格去感受,但此刻,透露了出来。

        苏铭神色如常,右手一挥之下,闪电轰鸣,将这在那里微笑的司马信身影,彻底的抹去。

        在这凶兽两个头颅的身影全部被抹去的瞬间,这两个头的双目瞳孔内,突然散发出了电光,渐渐的,在里面出现了苏铭的身影。

        就在这时,这天空上的凶兽,其九头中有四头存在了苏铭的意识,彼此仰天,发出了一声声嘶吼咆哮。

        “儿……嗯……南……皇……通……“

        这五个声音幕然在苏铭的脑海中回荡,如有一个巨人在低吼,那声音带着一股涂票,有如呢喃,让人一时之间感受似忽远忽近。www\.shouda8\首发

        “九婴南皇通……“苏铭喃喃,在其话语传出的到那,一声在邯山城内从未有过的钟鸣,幕然的回旋而起。

        这钟鸣,如同认主,回旋间,却见那大地上的邯山钟猛的一震,竟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下,缓缓的从大地上飘升而起。

        它的动作不快,但每飘升一些,都会传出化作波纹的钟鸣,最终这邯山钟直奔苏铭而去,其庞大的钟体,更是急速的缩小,在临近苏铭身边后,赫然化作了指甲盖大小的锋钦,猛的融入苏铭的眉心,消失不见。

        在其融入苏铭体垩内的瞬间,苏铭的身上,传出了一声浩荡的钟鸣。

        这钟鸣回旋八方,让所有听到之人,心神震动,脑中刹那间,有了空白。

        甚至就连那颜池峰的老妪,也都如此。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当众人慢慢恢复过来时,当他们的意识有了清醒时,他们的目光凝聚在天空,可如……却看不到了苏铭!

        天上地上,四周山峰,任何一处位置甚,都没有了苏铭的身影,仿佛他本就是从未出现,之前的一切,都是众人的一场虚梦。

        短暂的沉默后,哗然之声骤起!

        “他走了么?“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感觉似乎只是一瞬间,清醒时神将大人就不见了?!?br />
        “邯山钟!邯山钟!此钟也被取走不见!“

        颜池峰上,老妪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神色有了沉思,其身旁的颜鸾,皱起了眉头,也在四下寻找,可却!无所获。

        就在众人皆寻找苏铭身影之时,忽然一声惊呼传来,那惊呼之人,在邯山城内,于玄轮所在的地方附近。

        玄轮站在那里,双目带着恐惧,一动不动。

        他不远处有一个青年,正是他传出的惊呼,他看到了在玄轮的脖子上,有一道血线,鲜血顺着血线流倘,最终激喷出来。

        当众人的目光凝望而来时,玄轮的头颅,幕然与身躯分开,落在地上滚出了数丈后,其身躯才倒了下来。

        人群瞬间寂静,无人开口。

        普羌峰上,普羌蛮公面色苍白,他是唯一一个看清了方才事情之人,实际上他修为虽说是开尘中期,但在那邯山钟鸣下,本也不可能看清。

        但苏铭之前来过!

        普羌蛮公深吸口气,他脑中浮现出方才的一幕,在那钟鸣下,他意识模糊,可却被一股莫大的威压冲击后,有了清醒,在清醒的瞬间,他看到穿着黑气铠甲的苏铭,从天空走来,走到他普羌峰上,取走了之前被闪电不断轰击的那剩余的半个头骨。

        随后,还扫了自己一眼。

        普羌蛮公无法忘记那目光,此刻回想起来,依旧是心神一颤,似有雷霆扫过。

        他看到苏铭走出此峰,在半空青光一闪,便有一道青芒直奔邯山城内的玄轮而去,在玄轮的脖子上一绕后,回归苏铭身边,其似在沉思什么,但却立刻抬头看向了东方,随后身子一晃,向着另一个方向化作长虹,消失无影。

        在这邯山城与三部山峰所有人,均都沉默之时,远处的天空上,有三道长虹呼啸而来,那当首之人正是刘姓老者,这老者幕然临近,站在了邯山城的天空上,神色极为凝重,他第一眼看的,便是那各失去了一些石柱,略有晃动的普羌峰邯山键,眯起了双眼。

        邯山众人不认识这老者,也不认识其后来临的那男女二人,但颜池部的老妪,在看到这老者后,却是神色有了复杂。

        同样认识老者的,还有安东峰上,此刻依旧面色苍白的寒沧子,她在看到这老者的一瞬,立刻神色有了恭敬。

        “寒沧子,拜见刘老?!?br />
        “陈师兄、许师姐?!焙鬃油拍悄信?,轻声开口。

        寒沧子话语一起,立刻让四周的邯山众人,一个个神色有了激动,齐齐看向这三人。

        “天寒宗!”

        “一定是天寒宗使者了,这一次竟捉拼了几个月到来!”

        “天寒宗来人了,选取弟子之事,就要展开!”

        “可惜……他们若能早来一些时间,就能看到方才的那一幕!”

        “不知道这一次,谁会被幸运的收入天寒宗,想来神将大人是一定可以的?!币槁壑┤欢?,羡慕,激动,复亲,种种心绪所化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天空的这三人身上。

        邯山城的人们,他们绝大多数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加入天寒宗,此刻怎能不激动,即便机会渺茫,但却并不代表不可能。

        天空上,那老者对这一切议论之声置若周闻,他盯着那邯山键,目光闪动,随后抬头又看向普羌峰。

        其旁的那男女二人,面对这众人揭望的目光,也颇为从容,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外人这么凝望,天寒宗之人,无论走到何处,都会如骄阳般瞩目,更不用说他二人是来收取宗门弟子,如此身份,代表了天寒!

        南天与打九思等人,也难以平静,此刻向着天空三人抱拳。

        “南天见过天寒宗使者?!?br />
        “打九思拜见天寒宗使者大人?!?br />
        “冷印见过使者。

        即便是面对三个开尘之人的拜见,天寒宗的这男女二人也只是略一点头,至于那老者,更是毫不理会,其皱起眉头,目光从普羌峰收回,猛的看向天空,其所看的位置,正是之前开尘真身神仙出现的地方。

        “寒沧子师妹,我二人奉命前来找收弟子,你我有些日子没见,稍后叙旧?!蹦窍嗝裁览龅呐游⑿ο蜃藕鬃颖?,随后目光在人群里一扫,直接就落在了寒菲子身上,一看之下,不由一愣,但还是脸上带着笑容,向着默默站在那里的寒菲子,很是热情的开口。

        “这位想必就是寒菲子师妹了吧,恭喜师妹被封为开尘神将,凝血境大圆满开尘引动真身神像降临,此事若是左教知晓,定轰动天寒宗?!?br />
        一旁的那陈姓男子,此刻也是迟疑了一下,他自然看出了寒菲子的修为明显还不是开尘,但他实在无法相信此地的开尘者还有其他人。

        “许是她什么地方出了些问题……”陈姓男子微笑,向着寒菲子抱拳,笑道:“陈某也恭喜师妹封为开尘神将,能达到凝血大圆满,此事绝非等闲,师妹还需多多修养,以便尽快恢复?!?br />
        他二人话语一出,立刻四周那议论惊天的声音,嘎然而止,那本是激动复杂羡慕的目光,此刻竟齐齐的改变,似蕴含了古怪,望着说话的这一男一女。

        不但是众人声音骤止,寒菲子也是秀眉一皱,抬头看着天空这二人。

        “凝血境大圆满开尘者,不是我?!?br />
        今天的日期很好,似乎叫做表白日,不知会有多少道友去向心里的那个人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