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97章 好久不见,方师妹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97章 好久不见,方师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司马大哥!”少女一愣,神色有卜焦虑,她从未见过眼前这个男子如此神色,那种剧烈的变化以及急促的呼吸,在她的印象里,似绝不会出现在司马信的身上。

        他始终都是温文尔雅,始终都是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每佛就是山崩地裂在其面前,他也依旧不会有半点波动。

        这也正是吸引她的地方,她觉得,至于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但此刻,她看到了司马信的神色变化,看到了他身体外那突然出现的电光,看到了那酒杯的爆开,朕想到之前司马信的话语,少女的心中,有了猜侧。

        就在司马信的酒杯崩溃,其全身电光游走的刹那,邯山城内,出现了惊变。

        那方圆数千里的天空闪电弥漫,齐至邯山钟上的苏铭,钟声回荡之时,在这被闪电覆盖的天中,突然,继开尘真身神像与蓝色云层后,出现了第三种异变!

        那是一尊模糊的凶兽,这凶兽尽管只走出了轮廓,但却有一股强大的威压浩然降临,这凶兽有九个头,其中有六个头闭着眼,似在沉睡。

        那睁着眼的三个头,其中有两个如今被大量的闪电环绕,发出了轰轰巨响,在那雷霆弥漫下,这两个头的双目瞳孔内,折射出一个白衣的身影,但那身影却是有了扭曲。

        还有一个头,其双目瞳孔内有苏铭的身影,此刻冷冷的遥远的天地尽头,四周有黑气缭绕,看起来极为显眼。

        “九……”一声闷闷地低吼咆哮,从此兽这三个睁开眼的头颅口中传出。

        “九……”婴……”那声音如穿透了岁月而来,震动天地,甚至让那四周的闪电,都大量的澳散开来。

        这奇异的一幕,让大地所有看到之人,都为之震撼。

        苏铭盘膝坐在这口邯山钟上,以此钟抵抗闪电雷霆之力,这是他想到的唯一方法,此钟为至宝,且其内九头中有他意识存在的一头,是此地最适合的抵抗雷霆之物。

        在他坐下的刹那,在身体上的雷霆之力大量的宣泄进入此钟的瞬间,苏铭知道,自己做对了!

        他面色尽管苍白,但神色却是平静,此刻的他,终于有了足够的时间,去炼化体垩内大地之电与虚空之电碰触后产生的雷霆,至于那些外界引来的闪电之威,被大量的涌入身下的邯山钟,代为对抗。

        甚至在这个时候,苏铭有了野心!

        这口邯山钟为至宝,但他无法取走,即便是那拥有两个头的白衣身影,显然也无法取走此钟,想要将其取走,必然是需要更多的头颅睁开眼,且留下自身的意识在内。

        之前没有开尘时,苏铭至多也就是让此钟苏醒一头,但此刻,他已然开尘,在察觉此钟可以代为抵抗雷霆,给他争取到了足够时间的一瞬,他的野性,出现了。

        其烙印之术散开,笼罩此钟,随着其钟鸣回旋,当那凶兽的三个苏醒的头,仰天咆哮,发出了九婴二字声音的刹那。

        此钟回荡了一声叠加在一起的浩荡钟鸣,却见在这钟鸣下,一层波纹扩散,邯山城震动,四周山峰齐齐一震间,天空上闭着眼的凶兽其六个头颅中,有一个头颅,猛的睁开了眼。

        在其睁开双丹的一瞬,那咆哮的声音在其回荡。

        “九……婴……南……“

        那声音充满了惊人的力量,回旋间,这苏醒的第四个头颅,其双目露出了明亮的光芒,在它的瞳孔内,赫然出现了苏铭的身影!

        在这凶兽的九头里,有两个头颅被苏铭的意识占据的刹那,他清晰的感受到,此钟与他之间,有了一种奇异的联系,这种联系虽说还无法让他动用此钟,但却有种此物与他水融般的感觉。

        似乎,这本就是属于他的至宝,如今,有了回到自己手中的迹象。

        也就是在此刻,从那天空中凶兽的另外两个头颅里,传出了一个阴森的声音,这声音若低吼,回荡四周。

        “邯山钟,只属于我司马信!我倒要看看,你是谁!”

        这声音一出,邯山城的众人随之刹那寂静,南天等人面色立刻苍白,三部山峰更是鸦雀无声。

        寒沧子身子颤抖,这个声音对她来说,如同噩梦!

        “哥哥,方木!”但很快,寒沧子就面色一变,疾声开口。

        方申身子一颤,神色有了挣扎,他是真的不懂自家孩子的伤势么……这是他的秘密,外人不知。

        但他只挣扎了片刻,就狠狠地一咬牙,似豁了出去,迈开大步直奔山阶寒沧子苍白着脸,立刻跟随其后。

        在这安东峰上,本是紧张中带着激动看向苏铭的方木,忽然身子一震,直接昏迷在了那里,全身起了大量的黑气,这黑气弥漫,转眼就覆盖其全身,似要占据他的眉心。

        与此同时,那安东战首,此人同样身子剧烈的颤抖,全身有了黑气扩散,除此之外,同样的事情,也在颜池峰、普羌峰上的个别族人身上出现,他们昏迷中身体抽搐,黑气覆盖了面部。

        天空的凶兽,其两个头颅被大量的闪电轰击下,发出了咆哮。

        随着其咆哮,却见普羌峰上昏迷中被黑气弥漫的两个族人,此刻猛的睁开眼,他们的目中一片空洞,但却有一股煞气毕露之感,在睁开双目的瞬间,他二人猛的起身,在身边人的惊呼下,化作两道长虹呼啸,直奔邯山钟上的苏铭而去。

        紧接着,安东峰上,安东战首仰天嘶吼,脸上黑气扩散,覆盖了全部位置后,其目中露出了疯狂,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身子踏步而起,直奔邯山城而去。

        颜池峰上,同样也有两道身影疾驰,在黑气弥漫下,冲向了邯山城。

        五道身影疾驰,在天空化出了五道黑色的长虹,直奔苏铭,他们速度之快,转眼就临近,这五人已经疯狂,他们的目中一片凶残,在这邯山城众人惊呼,可三部依旧沉默的一刻,他们五人从三个方向,临近了苏铭所在的邯山钟。

        安东战首是第一个临近者,他一脸煞气,低吼中右手抬起,向着苏铭一拍之下,其身后出现了一根巨木,这巨木轰轰间,砸向苏铭。

        与此同时,这安东战首左手在胸口一拍,立刻上身衣衫爆开,露出了其胸口上,一把战斧的蛮纹。

        这蛮纹散发幽光,赫然化作了实质,凝聚在了天空上,向着苏铭,一斧折去!

        其余四人也陆续来临,种种蛮术展开,形成了一片轰鸣之声,临近苏铭!

        苏铭闭着目,一动不动,他此刻体垩内的雷霞炼化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不容被打断,面对这五人的轰击,一道责光在其眉心一闪而出,化作了青光小剑,此刻已经不是隐藏此剑的时候,此剑一出,立刻环绕苏铭身体急速旋转,形成了一片青光如防护一样。

        轰鸣回荡,巨木撞在了青光上,那大斧横扫折下,落在青光的同时,其余四人的攻击,也持续而来。

        战斗,并非只在地面上,此刻的天空上,苏铭的意识存在的那凶兽两个头,直奔被司马信意识占据的二头而去,这凶兽苏铭的四个头颅,如自相残杀一般,展开了撞击与撕咬。

        只不过司马信意识占据的头颅,除了要面对苏铭外,还要去抵抚那轰轰而来的雷霆,如此一来,明显就落了下风。

        这是一场奇异的战斗,这是一场苏铭与司马信之间,第一次的交手!

        轰鸣回旋,苏铭盘膝坐在邯山钟上的身体,一动不动,任凭四周五人轰击青色剑光他此刻没有多余的意识去操控此剑杀人,只能防守。

        他如今需要的,就是时间,他体垩内的雷霞,已经被炼化了大半,用不了多久,当他全部炼化完成后,他的开尘本命之宝,就会出现!

        这本命之宝,将是天地雷霆!

        安东峰上,方申神色焦急,迈着大步直奔其子所在之处,他身后寒沧子跟随,二人速度极快,在那五人轰击苏铭身外青光时,方中与寒沧子已然来到了此峰中段,在那里,有大量的族人焦急的看着躺在地上,身子不断颤抖的方木。

        方木的面色一片紫色,唯独眉心的位置还有些空白,方中一步走来,但在他临近的刹那,他的脚步忽然一顿,内心略瞪一声,一股寒气,从方木的身上幕然扩散开来。

        寒沧子神色立刻有了变化,脚步停顿后,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始终闭着眼的方木,此刻突然不再颤抖,而是缓缓的,睁开了眼,他的目中没有疯狂,而是一片平静。

        那平静的目光,让所有看到者,都会从心底生起寒意,如置身寒冬。

        “好久不见,方师妹?!币还赡吧纳?,从方木的口中说出,他站起了身,看着寒沧子,露出柔和的微笑,皮肤上的紫色慢慢消散,化作了一套紫色的长袍,覆盖在了他的身体上。

        寒沧子身子一哆嗦,容颜没了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