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96章 雷霆之力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96章 雷霆之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苏铭右手抬起,向着普羌峰上那弥漫开来的大量死气猛的一抓,体垩内漩涡再次呈现,瞬间,那死气轰轰而来,齐齐直奔苏铭。

        那些覆盖在大地上的电光,此刻百度求魔吧快速,耳根书官方yy:3943也是猛的改变标的目的,直奔苏铭。

        苏铭目光闪动,身子猛的退后离开原地,在他身体离开的刹那,其之前所在的位置,虚无有了扭曲,但却没有闪电呈现。

        “大地之电与虚空之电一旦碰触,就可形成雷霆闪电,却无法闪躲,无法避开,因为目中所看的电,实际上只是一个虚影,实际上在大地之电与虚空之电碰触的一瞬,就已经产生了威力?!?br />
        苏铭脑中越加的清晰,他想明白了一个点、后,繁衍出了大量的枝节,朕想到了很多的方面,此刻身子一晃,从不在任何一个位置有所停留,但他每一步落下,城市让那些肉眼看不到的大地之电涌现而来,覆盖其身,钻入其体垩内。

        “再没有吸纳足够的大地之电前,决不得让虚空之电碰触……”苏铭闪躲的,正是他以烙印之术所看的,那些模糊地虚空之电。

        这一切,外人看不到,在四周的众人望去,苏铭的身体没有规则的在天地间游走,但诡异惊人的却是,在他的身后,虚空竟延续的扭曲,似乎所有被他走过的处所,城市在瞬间,就连目光城市被阻断,那天地的扭曲,如有波纹在扩散一般。

        这诡异的画面,让所有看到之人,无法理解,难以置信中,对苏铭起了更深的敬畏与神秘。

        苏铭的速度越来越快,但他的速度虽快,可那几乎弥漫了天空的虚空之电,却是同样快速无比,从四面八方直奔苏铭而来,如此刻的苏铭身上,存在了吸引它们,让它们疯狂的物质。

        甚至那轰击和风头颅,使得其头颅不竭地消散,隐隐出其内夺灵散的巨大蓝闪电,此刻也都变的浮躁一般,四周呈现扭曲,恍如随时可以改变标的目的一样。

        看似简单,可实际上这里面的?;?,只有苏铭一人知晓,他此刻全神贯注,在这天地不竭地游走下,尽其最大的可能去避开那虚空之电,但还是有些不足之处,时而会有闪电轰然呈现,落在苏铭身上。

        “还是不敷……”苏铭身子一晃,直奔普羌峰的邯山链而去,这条铁链上,他在半空看到了其内存在了大量的大地之电,若非是和风吸引了虚空之电,恐怕这铁链会在此刻,瞬间就被无数雷霆轰击。

        苏铭展开全速,落在那铁链上的一刹,那些依附在铁链上的大地之地,齐齐直奔苏铭,涌在其身体垩内外。

        就在这时,轰轰之声回旋,数道闪电同时呈现,轰在了苏铭身上,让苏铭身子一颤下,猛的飞起,直奔天空而去。

        “大地之电已经足够,如今,我需要同样足够的虚空之电,在它们碰触的刹那,我的身体或许会无法承受,但……若想以雷霆为本命宝贝,这是唯一的体例!

        能多坚持一些时间,我成功的掌控就会更大!“此刻的苏铭,身体上的所有死气都消散了,刺余下来的,唯有那大量的大地之电,这些肉眼无法看到的电光,存在于他的身体垩内外,使得此刻的苏铭其对雷霆的吸引,压过了和风,成了此地的唯一!

        “开尘本命之宝,需以实物才能炼化……雷霆为虚,只有在其让其在体垩内不竭地产生,才能拥之为己有!

        只有这样,才算是掌控了雷霆,否则的话,其他的任何体例,摘取雷霆融入身体垩内,都是虚假的传说风闻罢了,因为雷霆的呈现,是虚的,其真正的威力,是在大地之电与虚空之电碰触的那一瞬!这,才是真正的炼雷!”苏铭身子直奔天空尽头,他能感受到,这种虚空之电,大量的存在于上空!

        在他身体飞入天空极高之处的刹那,天地轰鸣,却见无数闪电凭空在天呈现,从四面八方直奔苏铭而来,轰隆隆的巨响回旋,众人已经看不到了苏铭的身影,能看到的,唯有那张漫在了天空无尽规模内,磅礴的一道道雷霆。

        更是在这一刻,那延续轰在和风头颅上的蓝闪电,突然调转标的目的,直奔天空上被闪电遮盖的苏铭而来。

        那蓝的闪电一出,天地动动,竟有一种自创异象之感!

        与此同时,在邯山成为,方圆千里内的天空,此刻竟同样有一道道闪电戎,破漫空,呼啸而来,那大片大片的闪电,把大地映照,那轰轰的声音,足以震耳欲聋,让这片大地上的所有人,一个个骇然震动,脑中出现空白。

        天空,全都都是闪电!

        在那轰鸣中,被电光覆盖的苏铭,他口中喷出鲜血,那口鲜血里,竟也带着电光游走,直接化作了一小片血雾。

        苏铭面惨白,但其双眼却是极为明亮,在他的身体垩内,大地之电与虚空之电不竭地碰触,形成了越来越强烈的雷霆之力,于此同时,他的开尘气血正以一种惊人的体例,去吸收这股闪电的力量,去一遍遍的将其容纳,将其炼化成为自身的本命之宝!

        这种炼化,原本以苏铭九百九十九各血线开尘,可以在瞬间将很多物休炼本钱命宝贝,可这雷霆,却是古往今来,在蛮族大地上几乎从未听说过有人将其炼做本命之宝者,那种缓慢的速度,就算是九百九十九条血线开尘,也足以在没有成功前,就被这雷霆轰杀。

        “身体无法再承受了……难道真的要抛却!”苏铭神有了挣扎,他此刻还没有炼化成功,体垩内的大地之电与虚空之电还在不竭地碰触,每一次的碰触散发的雷霆之力,都越来越强烈起来,使得苏铭即即是此刻开尘,也难以坚持太久。

        “最多十息,我就必死无疑!”苏铭身子一震,他看到天空有了蓝。

        “是抛却,以夺灵散为开尘本命之宝……还是坚…”

        “但如果坚持,我无法成功,可抛却……我百度求魔吧快速,耳根书官方yy:3943不甘心?。?!”

        “若没有机会也就罢了,但我已经有了机会,我看出了雷霆的产生,只要我能再坚持足够的时间,我有十足的掌控,可以将雷霆作为我的本命之宝!

        但…”轰的一声巨响,苏铭身子颤抖中再次喷脱险些,面一片惨白,他的四周被闪电弥漫,甚至他可以感受到,在更远的位置,也同样存在了弥漫天空的闪电。

        “我还有一个体例……还有一个体例!”苏铭在这关键的时刻,脑中骤然有了一个念头,他来不及去思索能否成功,身子猛的下沉,天空轰轰,其下沉的速度尽管很快,但那闪电却延续的轰击,使得他嘴角溢出大量的鲜血。

        最终在他身子从半空降临邯山城之时,他身休外的黑气铠甲,轰然扩散,出了其下,黑袍的衣衫,那衣衫瞬间就成了飞灰,好在电光刺目,外人依旧难以看到他的身影,只能看到一团惊人的电光降临邯山城,直奔邯山城第三层与第二层的石门外,那口邯山钟!

        苏铭一步落下,站在了那口邯山钟上,整个人猛的盘膝,体垩内疯狂的去炼化雷霆之力,闪电轰轰而来,可却在落在他身上的瞬间,覆盖了邯山钟。

        此钟一震,钟鸣之声嗡嗡而起,回四周的同时,方圆两千里、三千里、四千里内的天空,大量的雷霆轰轰呈现,以苏铭为中心,齐齐来临。

        钟声更响,透出浩的威严,回旋九天一般。

        此刻,在距离邯山城两千里外的天寒宗三人,除那老者一直连结平静外,那男女二人,心神已经被骇然完全取代了,他们看着天空的一道道惊人的闪电,身子颤抖。

        “寒菲子师妹……她在干什么!”

        “她在炼雷!”回答他们的,是那个平静的老者,其看似平静,但他目中的奇异与期待,却是表了心中的波动。

        “好一个颜菲女娃,竟以雷为开尘本命之宝,不愧是神将……古往今来,有几多天骄测验考试炼化天雷……这本是外域仙法才能做到,我蛮族之人,罕闻成功者?!崩险呱裼辛嗽尢?。

        “可惜,被周山小辈抢先一步……且她是女娃,不适合我的传承……可惜,可惜,可……“老者很是感慨,情绪也有了一些降低。

        “想要找一个适合的弟芋,难!”

        也正是在此刻,距离这里极为遥远的七彩山下,那布满了野之美的女子,巧笑嫣然款款起身,重新安插了棋盘,又亲自为面前这个俊朗的白衣男子倒了一杯酒,面有些羞红,但却眨着眼睛,端起酒杯。

        “司马大哥,小妹敬你一杯,你要进天寒窟的事情,我会去和阿爸说的?!?br />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柔和的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拿起酒杯,但就在他把酒杯拿起的刹那,这男子全身忽然一震,有大量的电光凭空呈现,在其全身游走,在那女子的惊呼中,他右手一颤,酒杯砰的一声爆开。

        这男子神第一次大变,猛的站起身,死死的盯着远处天地的尽头,呼吸罕见的,急促起来。

        “雷霆之力?邯山钟,只属于我司马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