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78章 邯山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l是普芜峰!”

        “他没有选择颜池与安东,而是选择了普羌!”

        “普羌部一向神秘,闯此峰链者不多,他为何要选择此峰?且颜池与安东明明露出了欢迎的姿态,唯独这普羌冷漠,且之前还有所矛盾!”

        随着苏铭的一步迈去,立刻在这整个邯山城内,掀起了一场嗡鸣之声,几乎绝大部分的人都在因此事议论,苏铭的举动,让他们颇为不解。

        按理说,闯邯山链的任何一峰,都是一样的,天寒宗选择弟子,也不会去指定某一峰。

        相比于安东的战首亲来,颜池部的第一个送出令牌,显然若是换了其他人,都不大可能去选择有些矛盾,尤其是以钟鸣崩裂人家护山之雾的普羌!

        不但是众人不解,就连南天等四位开尘强者,在看到苏铭的举动后,也是露出迷惑,南天望着山顶上苏铭的身影,他想不出来,对方为何会有这样的选择。

        唯独玄轮,双眼瞳孔猛的一缩,他之前本就是普羌的客家,对于普羌很走了解,如今虽说不再是客家身份,但多年的交情还在,此刻看到苏铭的选择,他不知为何,心中猛的一跳。

        “他必有所图!”玄轮眯起双眼,盯着山顶苏铭,沉默不语。

        同样不解的,还有颜池部与安东部,安东部的蛮公等人在其部山峰,遥望邯山,当看到苏铭走向普羌铁链时,安东族长方申皱起了眉头。

        “这位墨客家,除了要获得进入天寒宗的资格外,似还有其他的目的……”安东蛮公目光一闪缓缓开口。

        颜池峰,本已经疲惫的蛮公老妪,此刻双目露出凌厉之意,她望着邯山,神色有了沉思。

        颜鸾在旁,也是皱起了眉头。

        “普羌能给的我颜池部都能哈……”但他还是选择了普羌,此人有目的,有准备,他此番闯邯山链前,定是已经有了决断,他的目标并非邯山钟,而是……”普羌!”老妪沙哑的开口,双目越加有了光芒。

        “我们给不了的只有普羌的特殊蛮术所凝聚而来的死气……”老妪沉默片刻,有些迟疑的喃喃。

        相比安东与颜池的疑惑,更加对此事惊疑不定的,反倒是这普羌部了,几乎就是苏铭选择了普羌峰铁链的刹那普羌山顶盘膝而做的那如骷髅一般的老者,其双目露出奇异之芒,他身后盘膝坐着七八人,甚至下方还有人影正急速而来。

        “蛮公……”这如骷髅般的老者身旁,有人低声带着迟疑开口。

        “无妨,老夫倒要看看,此人能否走来?!逼涨悸骄菜档?,摸子摸右手上的骨环双目炯炯,盯着远处邯山。

        几乎就是苏铭的右脚,踏上了这条在风雨中摇动,与普羌山峰连接的铁链的一刹那,一声声轰鸣巨响突然回荡天地,压过了邯山众人的议论,如闷闷的雷霆咆哮,大地更是有了颤抖般的震动却见八根各有十丈粗细的巨柱,在大地的震动中从下方的深渊里轰轰而起。

        这八个巨大的石柱,其上有一些裂痕更有夫量的绿色植被覆盖,轰隆隆间从深渊内升起,立刻将这摇坠着的铁链,生生的托起间,分成了九段!

        随着八根巨柱的抬起,有阵阵尘雾从深渊内出现,但这些尘土之雾几乎刚起,就立刻被暴雨消散,天空雷霆一闪,如有威声在天一吼。

        这九段铁链,每一段间隔都是很远,彼此连接之下,形成了一条邯山与普羌山之间似桥一般的铁链之路!

        雨水冲洗,始终不断,使得那铁链看起来似极为湿滑,若是换了普通人,怕是连一脚都不敢落下,甚至即便是落下,也会不慎挥落而亡。

        尤其是铁链松动,摇[百度求魔吧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晃,给人不但在身休上造成危险,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灵的冲击,如眼前就是深渊,人们会下意识的远离,即便是有人在后推着,也会挣扎的后退。

        这种心灵的冲击,即便是自诩意志坚定之人,也很难不受影响。

        苏铭的右脚,踏在了铁链上,这铁链不因其右脚的落下而停止晃动,依旧在风云中摇摆,带动苏铭的右腿,也有了晃动。

        苏铭神色极为凝重,他从未小看这邯山链,此刻脚步落在上面,那种湿滑的感觉很是清晰,仿佛难以站稳。

        “难怪和风当初要一口气连续走出数步,就算是停顿也是让自己完全站稳后才敢……”

        凝重的不仅仅是苏铭,此刻下方邯山城的众人,几乎全部都是如此,他们望着雨幕里的身影,望着其脚下的铁链摇动,一种紧张的感觉,不由得滋生出来。

        “能鸣动二十多声钟响之人,他……能走到第几段!

        “他选择的时机不对,雨天的邯山链,相比难度会更大上不少?!?br />
        “也并非时间问题,这个季节雨水连绵,无论哪一天都会如此?!?br />
        议论之声随着呼吸的急促,渐渐的越来越高,这一切,苏铭听不到,他左脚猛的抬起,在右脚站稳的刹那,向前走出了一步。

        这一步,看起来很小,但这一步却代表了苏铭的双脚,离开了大地,离开了邯山,此刻他可以说是完全的站在了邯山链上!

        山风呼啸,从苏铭身边猛的吹过,似要将其身体推离这铁链,使得苏铭衣衫鼓动,使得那铁链摇晃更加剧烈起来,不断地荡来荡去。

        在这狂风中,呼吸都会困难,苏铭抬头望着远处的普羌峰,站在这铁链上,似乎目光都有了晃动。

        “若仅仅是这样,倒也并非太难?!彼彰恳簧?,站直了身子,向前一步步走去,他每一步落下,都极为准确的踏在摇动的铁链上,不管那铁链如何动,都仿佛会自动的送入他的脚下,让他踏在上面。

        他走到很稳,一步一步,在这铁链的第一段中,渐渐走过了大半,在他前方二百丈外,便是这铁链的一段尽头所在的十丈柱子。

        邯山城的众人,一个个几乎目不转睛,盯着半空中苏铭的身影,看着他走过了这第一段的大半,看着他正向着那第一个石柱走去。

        “此人尽管看不到神色,但其脚步很稳,这一段对他来说,没有难度?!?br />
        “没错,不过这邯山链九段铁链,越是往后,就越是奇异,否则的话,也不会有如此名气,更可让天寒宗选择作为资格的测试?!?br />
        “不知此人能走过几段呢……”

        议论之声渐渐平静,无数目光凝聚在半空的苏铭身影上,除了这邯山的众人外,还有三部的族人与首领,在这清晨过去的雨天,因苏铭的出现,使得这一天,有了不同。

        第一段铁链,在苏铭的波澜不惊中,走了过去,当他站在这第一段铁链的尽头,正要迈步踏上这第一根石柱的刹那,其身突然一震。

        这震动之下,其身影竟有了摇摇欲坠之感,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立刻引起了下方众人的惊呼。

        “这……这才第一段,他难道就承受不住了?“

        “不可能,他能鸣动二十多声钟响,岂能在第一段就如此!“

        “这怎么可能,莫非……”

        惊呼此起彼伏,瞬间形成了哗然。

        甚至颜池部与安东部之人,也都在看到这一幕的刹那,立刻被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卑鄙!”颜鸾目光一闪,冷笑开口。

        其旁老妪,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普羌峰。

        安东部山顶,安东蛮公同样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普羌峰,微微一笑,没有开口,但其身后的安东族长方申,却是目露凌厉之意。

        “普羌何时如此小气了?!?br />
        普羌峰上,盘膝坐在那里的已有十多人,这些人以蛮公为首,一个个均都沉默。

        “给我一个解释?!逼涨悸夯嚎?。

        苏铭猛的抬头,方才他脚步落下的刹那,立刻有一股强大的波动从铁链上传来,无声无息间顺着自己右脚冲入身体垩内,这股力量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似要凝固他体垩内的气血,但苏铭如今的血线,已经达到了九百七十九条,就算是寻常的开尘强者,想要将其凝固,也是颇有难度!

        他冷哼一声,不但右脚没有抬起,反倒左脚继续向前一步踏在这铁链上,与此同时,其体垩内九百七十九条血线之力顺着双脚蓦然散开,融入铁链上,与那持续来临的波动,在他前方数十丈外,碰[百度求魔吧快速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到了一起。

        这两股波动之力,中间阻隔了那第一座石柱,此石柱一震之下,有大量的碎石脱落下来,但却始终巍峨不倒。

        苏铭之前就有所察觉,此石柱上有一层奇异的加固之力,这股力量让他有些熟悉,正是属于邯山老祖的气息。

        尽管这气息很淡,尽管邯山老祖已经死亡,但余留在这柱子上的气息,还可维持此柱不毁。

        两股力量碰撞形成的闷轰之声被天空的雷霆之音隐藏,让人无法清晰听闻的同时,普羌峰顶,盘膝的十多人里,有一个中年男子身子一颤,嘴角溢出了鲜血,看向普羌蛮公。

        “他动了司马大人留在此地的宝物,司马大人不屑与其见识,但此人冒犯之罪,必要被惩罚!”

        “自不量力……”普羌蛮公平静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