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69章 叔,这里……

    第169章 叔,这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些长虹内,有颜鸾,有安东蛮公,有邯山城五大开尘强者,还有三部里的其他人,寒沧子,寒菲子也在其内,只不过,这一场搜寻,注定是要一无所获。

        苏铭所在的山洞,除非是他自己出去,否则的话,这邯空创造的四层半空间之地里的半层,连天寒宗的周左教都没有发现,岂能是他们可以找到的。

        连续数日的寻找,这些人沉默的一一散去,他们没有在这里找到丝毫端倪之处,在他们的认为中,那神秘的凝血圆满者,已经离去了。

        此后的一个月里,有关这凝血圆满的神秘之人其身份,渐渐在邯山城成为了人们谈论的焦点,种种猜测此起彼伏,更有荒诞让人难以置信,与那个神秘的墨苏一样,被邯山城的人们,记住。

        渐渐被人议论的越来越多,甚至因神秘,在声名上已经压过了邯山城原本的五位开尘,已然如日中天。

        也有人想过,墨苏与这神秘的凝血圆满者是否为一人,但也只是想想罢了,至于三部的首领与邯山城的五位开尘强者,他们并没有这么认为,这里面有与苏铭接触过之人,对比之下,打消了这个很容易让人联想在一起的念头。

        直至距离天空出现开尘神像两个月后,因这邯山隐秘之地再无其他变化,渐渐有些胆大之人,重新出没在了这里,寻找那可能会出现的造化与或许无人发现的药草。

        只不过这样的人,毕竟不多,但无论如何,这死寂了两个月的邯山万丈深渊下,重新有了人影时而出现。

        乔达就是这么一个胆大之人,他尽管已经白发苍苍,但却始终对于寻宝之事有着浓厚的兴趣,这邯山原稳秘之地,他已经来过了数次之多,如今趁着人少,再次来临。

        这一次,他并非独自,身边还带着一个少年,这少年有些楞,但对乔达的话言听计从,二人在此地的一处处山谷内疾驰,时而停留,仔细的寻找可能没有被人发现的秘密。

        “叔,这里啥也没有?!?br />
        “叔,这里也啥都没有?!?br />
        “叔,这里还是啥也没有?!倍嗣客堆傲艘淮ι焦?,那楞愣的少年都会嘀咕这么(句。

        “叔,这里……”在一处山谷出口,这少年正要说话,却被连续数天一无所获的乔达,回头怒斥起来。

        “啥啥啥,你就知道啥,闭嘴!”

        “叔,这里……”那少年挠了挠头,可话语依旧是刚一说出,就又被打断。

        “别说了……早知道就不带你来,如果这里每处地方都有宝贝,还能有我们来的机会?这叫探寻,探寻你知道么,你这孩子,记住一点,我们寻找的不是宝贝,而是体会这种过程!”乔达严肃的开口。

        少年睁大了眼,楞愣的表情,让乔达觉得自己仿佛在自语,不由得探了探眉心。

        “你这种态度不对,叔告诉你,寻宝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不要总想着宝贝,过程很重要,你以为叔来此是为了寻找宝贝?我告诉你,我是为了享受过程!”乔达决定点醒自己这自家的族中小辈。

        “你明白了么?”

        “……叔,这里……”少年眨了眨眼,可刚一开口,乔达立刻苦笑起来,他知道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摇头中不再理会,向前走去。

        “叔,我明白了,我们要的走过程?!奔谴锊焕碜约?,少年似有所明白,连忙跑去跟在后面,掰着手指低声嘀咕。

        “就算我刚才明明看到了宝物,叔也不屑去发现,恩,我明白了,我们要的走过程”…”少年还在嘀咕。

        “对,就是这样,就算你看到了宝物,我也……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宝物,你看到了宝物?”乔达摸着胡须,点头正走着,忽然脚步一顿,猛的回头,睁大了眼。

        少年楞的样子,一指他们刚刚离开的山谷。

        “在那里啊,我刚才就要告诉你,那里有个地方会发光?!?br />
        他话刚说完,乔达已然嗖的一声以极快的速度直奔山谷而去,少年挠了挠头,颇为不解,叔明明对宝物不屑才对,怎么如今不享受过程了,这个问题他觉得很深奥,想不懂,但也赶紧跑去,刚一进这山谷,就看到乔达不断地四下寻找。

        “在哪,会发光的地方在哪?”

        “就是这个地方,我刚才看到有发光?!鄙倌昕熳呒覆?,指着山谷岩壁上的一块地方,可这一指之下,少年的手指竟穿透了这岩壁。

        这一幕,让乔达立刻神色露出狂喜与激动,他连忙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后直奔少年而来,在这岩壁旁观察了半晌,抬手放在上面,也穿透了进去。

        “哈哈,终于让我乔达找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乔达激动的抓着楞愣的少年,身子向着这岩壁一冲,直接就透了过去。

        “云叶草,这么多的云叶草,现在一株云叶草可以卖出一百个石币,发了,发了??!”乔送一进来,就双眼冒光,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尔远处一片种植药草的地方,搓着手,兴奋不已。

        “叔,这里……”少年楞愣的声音传来。

        “知道知道,这里有药草,这药草就是宝贝?!鼻谴锟熳呒覆?,来到那片种植药草的地方,蹲下连忙一株株的抓起,一脸喜色。

        “叔,这里……”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了。

        “知道啊,你是要问叔为何不享受过程了吧,叔告诉你,过程重要,宝贝更重要,恩,这一点你要记??!”乔达喜悦下也没有了不耐,解释中连忙把药草大量的摘取。

        “叔,这里……”少年声音更加颤抖,还蕴含了一丝惊恐,可惜此刻的乔达全部注意力都被药草吸引,根本就没有察觉。

        “八株、十株、十三株……发了,这次真发了,十四株、十五”哎呀,你到底要说什么,我不是都教你了么?!鼻谴锾蜃抛齑?,快速的采集。

        “他想说,这里有人?!币桓隼淠纳?,蓦然在此地回荡,这声音出现的太过突然,让乔达正准备抓取第十六株药草的手一顿,猛的回头,神色一惊。

        却见在那少年的身旁,站着一个人,此人穿着一身黑衣,面色清秀,双目下有一道疤痕隐现,目光冰冷,正看着自己。

        “叔,他说的对,我想说的就是这里有……“少年呼出!口大气,神色也有了紧张。

        乔达心脏怦怦跳动,内心有了凶念,此地这些药草在他看来价值太大,少不得要一份龙争虎斗,但那少年就在对方身边,这让乔达有了犹豫,正在他犹豫之时,突然发现望向自己的那青年,其目中的寒,竟如同实质,让乔达身子一颤,仿佛在这一瞬间置身于冰水之中,从头到脚全部失去了血色。

        “前……前辈……前辈饶命!”乔达一个哆嗦,噗通跪在了地上,连忙求饶,他尽管不知晓眼前之人的修为,但对方只凭一个目光就让自己如入寒冰,这显然绝非凝血境能做到,尤其是他此刻才发现,自己的血线竟在此人面前,连浮现都不能,这让他骇然之下,心惊不已。

        这青年,正是苏铭!

        苏铭在这两个月里,渐渐把血线压制下来,今日出关,打算看看如何离开这邯山隐秘之地,可他刚刚从那半层空间里走出,就出现在了这个山洞里,正要离开,却发现有一老一少二人闯入进来。

        那老者根本就没看到自己,直奔那苏铭并未看上的云叶草去了,唯有那少年,站在那里楞愣的望着自己。

        苏铭盯着老者,目露沉思。

        “邯空死后,莫非此地出现了一些变故,这老者修为只有凝血第七层左右,带着一个孩子竟能来到这里……”

        乔达心脏加速跳动,紧张的不得了,在苏铭的目光下,他额头泌出大量的汗水。

        “把最近几年发生在邯山城的大事,说一说,若我满意,此地的药草都归你了。

        “苏铭缓缓开口。

        乔达不敢去擦额头的汗水,也不敢去猜对方为何如此询问,闻言连忙恭恭敬敬的开口,把这几年他所知道的几乎所有事情,都全部说出,当他说到数月前这里不再封闭,可以任意来去时,苏铭神色平静,没有丝毫变化。

        “……这墨苏神秘,就此始终……还有更神秘的是那凝血圆满者……”乔达声音发颤,将邯山城对于墨苏与那凝血圆满者议论以及天空异象的一幕幕全部说出,但说着说着,他便身子更加颤抖了,他看着苏铭,隐隐有了猜测。

        苏铭站在那里沉默了半晌,目光落在身旁少年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乔””少年依旧是楞愣的神情。

        “此地药草,给你了?!彼彰低?,看了这少年一眼,转身向外一步走去,身影消失。

        直至此刻,乔达才敢擦去额头汗水,一昏心有余悸的样子,指着少年乔宏怒斥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提醒我这里有人!”

        “我说了…你老不让我说…“少年脸上露出委屈。

        “你……你……你气死我了,记住,叔告诉你,以后说话,要一口气全部说完,不管别人怎么打断,都要一口气说出,不能停顿!”乔达再次擦了擦冷汗,看向地面上那些药草,神色又露出喜意。

        “发了,这次真发了!”

        “好我记住了叔你放心我以后不管别人怎么打断一定一口气就把全部话都说完不会有一点停顿一口气说完……”少年嘀咕着,说完喘了半天气。

        发了这章就要去医院照顾老人,是我岳父,脑?;杳粤?。

        我知道现在是双倍,也打算爆发,可赶不上变…诸位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