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54章 蛮神??!

    第154章 蛮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南兄此话何意?”苏铭盘膝坐着,看向南天。

        东方华神色充满了恭敬,站在一旁,心脏怦怦跳动,他觉得自己如今有一个莫大的机缘,这机缘不是获得什么宝物,而是眼前的墨苏。

        “他竟能让南天大人等同对待,且看南天大人的话语,分明是极为客气,此人……这位墨苏大人,若我能追随其左右,定是一场造化?!倍交钗谄?,目中有了决断。

        “墨兄,如今我们力薄,难以抗衡颜池部,但若玄轮也来了后,我们三人,则可在此地拥有很大的话语。

        此番颜池部全力出动,事前隐瞒的不露丝毫风声,恐怕如今的安东与普羌还蒙在鼓里,这对载等来说,是一个机会!

        邯山老祖的坐化之地,我等若不获取一些好处,岂不是白白来此一趟?!蹦咸焖菩Ψ切?,看向苏铭。

        “此事可以商议?!彼彰砸怀烈?,没有立刻同意。

        南天闻言微微一笑,点头不再说话,而是闭上眼,身体外那几个兽骨再次漂浮,环绕在身体外缓缓转动,其身旁的丑怒,同样盘膝坐下,代为护法。

        四周渐渐安静下来,这山谷内时而有微弱的风吹过,落在身上,可以将发丝轻轻吹起,抚在脸上,让人有些痒痒之感。

        苏铭坐在那里,抬头望着谷上的星空,神色平静,想着心事。

        “墨……墨苏大人,这是我此番外出寻找来的药草?!彼彰砼缘亩交?,看着苏铭,在苏铭的身上,此刻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但就连东方华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在这宁静里,似看到了一缕悲伤。

        取出身上几乎所有的药草,东方华将这些药草恭敬的放在了苏铭的面前。

        “我不敢保证你能平安离开?!彼彰?。

        “没事,能留在这里,总好迂在外面?!倍交玖丝谄?,低声说道。

        苏铭再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星空,默默疗伤,他胸口的伤势最重,短时间无法痊愈,与此同时,他还要吸收这四周的天地灵气,涌入体内那条血肉脉络里,可流转全身之时,每次都在眉心位置略有生涩,他能感觉到,那青色小剑上的三个斑点,正是使得灵气运转缓慢的原因所在。

        时间一点点过去,谷中的四人都陷入沉默中,无人说话,丑怒与东方华身为随从,在南天与苏铭没有开口前,也都随之沉默着。

        约莫十个时辰,近一天的时日流逝,天空依旧还是那片星空,一直没有任何变化,苏铭始终看着那星空,这片星辰,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里。

        “墨兄对这片星空感兴趣?”南天打破了寂静,他实际上已经暗中观察了苏铭很久,在他看来,苏铭修为绝非开尘,但那?;母芯跞词撬亢敛蝗?,让他很是在意,故而默默的观客

        “这片星空,非南晨之夜?!彼彰夯核档?。

        “这是自然,这片星空是邯山老祖以其术法炼成,具南某所知,此星空与邯山老祖神秘的来历,有直接的关联。

        传闻邯山老祖来自外域,或许这片天,就是外域星空也说不定?!蹦咸焖朴辛烁锌?,沉声说道。

        “外域……”苏铭喃喃。

        “据说外域是一个很奇异的地方,我是没有去迂,只是听过一些传说,墨兄若有兴趣,南某便把这些说说,来打发时间。(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南天微笑,神色中带着感叹。

        “当年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也被这片星空震撼,此后回去,特意寻找了很多这方面的典籍,慢慢有了模糊地了解?!?br />
        “说起外域,就不得不提到我蛮族之神……蛮神!

        蛮神是我蛮族的最强者,被我蛮族所有部落朝拜,他是我们的神灵,是我们的守护者……还是传说,传说第一代蛮神,其修为已经到了我等无法想象的地步,那个时候,是整个蛮族最辉煌之时……

        他带领着无数部落的勇士,走出了这片星空,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有了外域的信息,原来在我们蛮族的大地外,还存在着很多个好…

        载无法想象,也有些不相信……我所看的典籍里,对于这传说的时代的描述?!蹦咸焐裆乓凰砍僖?,还有激动。

        “墨兄,我在典籍里看到的,对于那传说中的时代,对于那没有了详细时间记录的岁月里,描述的那一句话过…

        万域朝拜!”

        苏铭心神一震,猛的抬头看向南天,不仅是他,丑怒显煞也是第一次听闻,唯有东方华,低着头,看不到神色。

        “万域朝拜……”苏铭喃喃,这简单(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的四个宇,蕴含了一股惊天动地的霸道与浩荡,让他的脑海中仿佛掀开了一幕画布,那画布中,他似乎看到了在那传说的时代里,蛮神在天,无数外域之人,纷纷跪地膜拜。

        “我是难以置信的,也遗憾没有出生在那个时代?!蹦咸炜嘈?。

        “可以,任何辉煌的光芒,都会有黯淡的时候,第一代蛮神诡异的死亡,使得这存在于典籍中的万域朝拜,成为了昙花一现。

        但,在又过去了很多很多年后,第二代蛮神出现,他的出现,弓动了一场浩劫,传说我蛮族之所以被分成了五份,正是因为他!

        他死了,尸体被分成了五份,埋葬在蛮族的五块大陆上……他的头颅被外域取走,不知去向“……万古一造,最早就是如此来的,据说一些特殊的人,在万古一造的最后一天,可以在蛮族的大地上,听到一声冥冥中的嘶v(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吼,那是第二代蛮神凄厉的咆哮,这些能听到的人,或许会从中出现第四代蛮神,我们蛮族之人,一直在等待的,第四代蛮神……

        不迂这只是传闻,我是从未来没有听到过,身边的人,也没有听到者?!蹦咸旎坝锏统?。

        “第三代蛮神呢?”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许是我的修为难以摸索更多的典籍,在我寻找的那些有关蛮神的记录里,唯独缺少第三代蛮神。

        只是说他在出现不久便死亡了,除此vv(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之外,再就是记录了第三代蛮神,来自中蛮之地的大虞王朝?!?br />
        南天摇头开口。

        苏铭听到这里,身子隐隐有了颤抖,这颤抖他无法控制,南天立刻有了注意,带着疑惑看来。

        “墨兄,你怎么了?”

        “没什么?!彼彰丈涎?,遮盖了双目内的震惊与……一丝恐惧。

        “原来蛮神,并非只有一个,而是一代代……但是他为何没有说火蛮之事,那封印火蛮一族的蛮神,又是第几代……

        这种惊动整个蛮族的大事,南天为何没有说…或许是地域间的差距,一定是这样……”苏铭的心,罕见的有了慌乱。

        他不知道为什么,脑中自然而然的回荡了沧兰带着一丝怜悯与复杂,望着自己的目光。

        “当你有一天想起了什么……可以来天寒宗找我?!彼彰偷恼隹?,其内在这短短的数息里,就弥漫了大量的血丝,他转迂头,看向了山谷外。

        南天目中微不可查的一闪,他觉得眼前这墨苏有些不对劲,正沉吟时,忽然神色一动,抬头看向山谷外,但紧接着,他就心神一震,余光扫过苏铭。

        “如此惊人的感应,他方才应被我的一些话弓动了心神,可即便是这样,仍在我之前感受到山谷外来人……如果换了他心神平静之时……此人,要好好的结交才是?!蹦咸煨闹杏辛司龆?。

        此刻一个阴森冰冷的声音,从山谷外如撕裂一般,强行传入进来。

        “南天,玄某来了!”

        这声音如雷霆轰鸣,传入进来的同时,却见两个身影从山谷外出现,一步步走来,当前一人正是玄轮,他神色阴沉,皱着眉头。在他身后的则是一个老者,这老者满身鲜血,存在了大量的伤口,面色苍白,显然是一路厮杀,极为惨烈。

        “玄兄能来,南某不胜荣幸?!蹦咸煳⑿?,从盘膝中站起,向着玄轮一抱拳。

        玄轮一直阴着脸,迈步走来时,目光落在了苏铭身上,眼中寒光乍现。

        “你在这里明目张胆的散开气息,敢这么做,除了告诉颜池部你在这里外,不也是为了告诉载,你在此地么。

        你就有足够的把握,颜池部不会先行寻来,将你了结了?”玄轮冷哼一声。

        “若此地除了颜池部外,只有我一个开尘境,南某自然不敢这么做,但这里有玄兄在,我自然有了胆量?!蹦咸煳⑿?,丝毫不介意玄轮的语气。

        “你那些计算稍后再说,此地不错,但人多了一些,你,要么摘下面具,要么给我滚出这里!”玄轮话语阴寒,目光落在了苏铭身上,他看此人总是有些不顺眼,无论是第一次在密道里,还是如今于此地,这种感觉始终存在。

        南天一怔,目光在玄轮与盘膝坐在那里的苏铭二人身上扫迂,迟疑了一下,向着玄轮沉声开口:“玄兄,你与墨兄有私怨?”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