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33章 学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几乎就是寒菲子娇躯退后的刹那,苏铭脚下的那片红色草地以极快的速度猛的蔓延,转眼间就超越了寒菲子,从其脚下向外覆盖而过,笼罩了这山洞十丈范围。

        此刻的寒菲子,正是在那十丈之内。

        寒菲子只感觉眼前一花,她目中的一切,在这一刻全部改变,外人不知晓她看到了什么,但从其目中露出的惊疑之色里,可以判断出如今寒菲子必定是心神震动。

        苏铭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雷霆一击!

        他与寒菲子无仇,但苏铭心知肚明,若非是自己提前知晓了危险,怕是当这寒菲子走入山洞后,茫然不知的自己,定然会被杀戮。

        这与仇隙无关,这是利益使然!

        和风就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单单是苏铭从其口袋里得到的好处,就足以让很多人发狂,更不用说还有那件重宝!

        在寒菲子被那片红色草地笼罩的一瞬,苏铭一直抬起的右手,已然找到了如今三煞所在,猛的向西北方向蓦然一斩而落。

        在这右手斩落刹那,苏铭体内的血线骤然凝聚成为一条,从体内瞬息涌散而出,归入那西北方向,消失无影。

        但就在他右手落下的同时,被红色草地覆盖了在内,神色有了变化的寒菲子,她目中起了杀机,玉手抬起间,她身体外立刻云雾缭绕,但就在这时,那云雾却是轰的一声,竟从中间凭空被豁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这裂缝内清晰的露出了寒菲子的身影。

        尽管白纱遮掩,但她仍是面色苍白,眼中露出更深惊意,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施展的这片云雾看似寻常,但实际上很难被破开,即便是部落里的长辜,除非动用强大的蛮术,否则的话,也轻易难以撕裂。

        但眼前这看不到的敌人,不管用什么方法,能做到这一点,此人就决不能小看,更让她心惊的,则是随着此云雾被斩开,一股强烈的?;休肴欢?,似有一道无形的裂口,正向自己吞噬而来。

        寒菲子来不及施展太强的蛮术,这一切都是瞬间发生,?;赝?,她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出中,赫然在她的面前化作了一个血色的蛮像。

        这蛮像准确的说,是一个女子的身影,看不清面孔,但在出现的一瞬,却是爆发出了刺目的光芒,似与苏铭那斩三煞之术无形碰触,发出了轰轰巨响。

        与此同时,寒菲子右手抬起一点自己眉心,顿时在她的眉心处,有金光一闪而出,洒落间,仿佛将其整个身子蔓延成了金色,这金色一出现,她猛的向后退去,一步之下,似踏着虚空一般,竟走出了苏铭十丈范围的红色草地。

        但显然,施展这金光走出,对于寒菲子来说也是不小的负荷,在走出的一刻,她嘴角溢出鲜血,但却没有半点停顿,就要冲出这山洞。

        她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能离计这对方布置的山洞,在外界,她若能缓过一口气,便会将这敢偷袭计算自己之人,千刀万剐!

        但苏铭岂能让她安然离去,这红色草地困不住对方,斩三煞也被那女子蛮像冲散,可苏铭这雷霆一击,还有后续。

        几乎就是寒菲子要冲出,距离那洞口不到数丈的一瞬,苏铭整个人身子向前一步迈去,以极快的速度蓦然临近,其神色阴冷,前行中右手抬起向着寒菲子一指。

        这一指之下,立刻环绕在苏铭身边的那些月翼之魂,发出了常人难以听到的嘶吼,齐齐而出,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拳头,这拳头无形,但寒菲子却能清晰感受,她双眸一闪,右手抬起在身体外快速的画了一圈,顿时云雾凭空出现,形成了一个云圈,与那月翼之魂凝聚的一拳眼看就要碰到。

        但就在这时,苏铭嘴角露出冷笑,他追出中烙印之术猛的向外扩散,方圆百丈在其心中涌现的同时,更是把这百丈的范围,向着寒菲子齐齐收缩。

        这是此烙印之术记录里(),唯一的一种攻击手段,至于效果如何苏铭无法判断,尽管是第一次施展,但此刻不得不用。

        那百丈烙印范围收缩的速度几乎是眨眼间便完成,在全部笼罩于寒菲子之身的一瞬,寒菲子身子蓦然一颤,神色露出痛苦,她有种头部仿若针扎一般的剧痛之感,更因这痛苦的突然出现,她身前那云圈出现了涣散的迹象,还没等她强行让其稳定,月翼之魂组成的拳头,便与之碰触。

        轰的一声闷闷之响,那云圈崩溃,月翼凝聚的一拳,穿透这云圈,直接轰在了寒菲子的胸口。

        寒菲子身体外在此刻金光一闪,嘴角再次溢出鲜血,但目中的寒冷却是更浓,她身子倒卷,借着这股力量,直接退出了这裂缝山洞。

        但就在她退出此洞的,苏铭随之冲出,他的身影在寒菲子看去一片模糊,这与苏铭的速度有关了,但更重要的是此刻在寒菲子的身上,凝聚了苏铭的烙印之术,这术法唯一的攻击手段很强,不断地刺痛寒菲子的头部,让她眼前模糊,神色极为痛苦。

        二人一前一后,如两道长虹冲出那裂缝山洞,但苏铭速度略快,追上后他一语不发,将口中那始终含着的一口鲜血,猛的喷出。

        这口鲜血,是苏铭的蛮术乌)血尘所化,此刻喷出后,立刻形成了大片的红色尘雾,笼罩苏铭前方,带着一股惊人的呼啸与穿透力,直奔寒菲子而去。

        寒痱子面色大变,从她进入那山洞直至现在,也就只有数息的时间,她甚至连敌人都看不清晰,便被对方这接二连三的手段致伤,这种事情,让她的骄傲很难接受。

        苏铭的这口鲜血扑面,寒菲子后退中右手向前一挥,她只要能阻挡片刻的时间,从这完全的被动里掌握一丝主动,便可展开反击。

        但从开始到现在,她却没有丝毫机会能掌握主动,对方的攻击如暴风雨一样,仿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剧烈。

        “只要给我一个机会??!”寒菲子右手一挥间,雾气蓦然而出,竟形成了一片五彩斑斓,与那片血雾碰触后,这血雾立刻发出滋滋的声音,顿时消散。

        寒菲子正要借此几乎反击,但苏铭好不容易创造了这个战场,占据了完全的主动,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早在喷出那口鲜血之后,苏铭便双手伸开,四周的月翼之魂凝聚,在其身体外不断地覆盖之下,尽管看起来他是单独一人,但却升空而起,如踏空一样,右手握拳,默不做声的一拳轰向乌血尘后的寒菲子。

        这一拳,不但包含了苏铭此刻的全部气血之力,更多的是他身体外那些无形的月翼之魂,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头,轰然落下。

        这一拳,断掉了寒菲子要反击的时机,使得她再次不得不被动反抗,全身云安环绕,与苏铭这一拳碰触。

        轰轰之声不断的回荡,天空中,苏铭身体模糊,一拳比一拳要快,轰向寒菲子,寒菲子完全被动,一次次的抵抗中后退,目中露出滔天寒意,但却不得不退。

        在她感受,对方的每一拳里,都包含了两股力量,第一股为气血之力,可以忽略不计,但那第二股力量,却是诡异中让人心惊。

        它攻击的,不是身体,是体内之魂,让被苏铭的烙印之术时刻刺痛的寒菲子,有种要魂飞魄散之感。

        就在这时,苏铭一拳轰去,体内月翼之魂齐齐而动,将寒菲子再次逼退数十丈后,他首次开口,阴沉沙哑的声音,回荡四周。

        “和风,你将她弓来,如今还不出手,等待何时!”

        此言一出,若是和风能听到,定然要大吼一声卑鄙,只不过此刻和风是听不到的。

        寒菲子在听到这句话后,其神色终于露出了惊慌与愤怒,她之前就有所怀疑,此刻不假思索,下意识整个人猛的后退,化作一道金光疾驰。

        她身份高贵,不愿冒险,一个堪比开尘的神秘敌人就已经让她失去了先机,处处被动,若是和风再出手,她除非放弃血线圆满,立刻选择开尘,否则的话,很难取胜。

        苏铭没有追,他面色苍白,嘴角溢着鲜血,这一战他尽管占据了先机,但每一次落在寒菲子身上的攻击,都会被其身体外的金光吸收,更是诡异的反弹,让苏铭不断地受到伤害。

        “此女被我烙印之术刺痛,又被月翼之魂震动,再加上之前中计始终被动,心神错落之下,被我以和风之言惊退,但她绝非常人,怕是很快就会反应过来?!彼彰碜右换?,直奔裂缝洞口而去,将那两个骨头收入袋子里,一把抓起和风身体,冲出这裂缝之洞,向着雨林的更深处,疾驰而去。

        一炷香后,天空一片云雾呼啸而来,那云雾上,寒菲子神色如万古寒冰,她身子落下,站在这方才交战之处,死死的盯着雨林深处,眼中露出煞气。

        她从小到大,从未吃过如此大亏,更是第一次被人逼退后,甚至连对方的样子都没看到,这让她的骄傲,无法接受。

        “此人修为不高,但出手却很是诡秘,竟隐隐能与开尘媲美……他心机也同样不俗……但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还留在这邯山城附近,我一定能找到你!”寒菲子神色渐渐平静,但那股对苏铭的煞气,却是始终存在于目中,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