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31章 安逸中的惊变

    第131章 安逸中的惊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他看到这条蜈蚣在死后,尸体竟融化开来,其四周的红的草地诡异的蠕动,很快就如吸收一般,将这蜈蚣尸体融化,消失在了苏铭的面前。

        苏铭望着这一幕,心惊之余,却没有在这十丈范围内感受什么?;?,反倒是在这里,有种全身暖洋洋的舒服感觉,甚至在他的感觉中,似这十丈,完全属于自己一般。

        这种感觉说不清晰,但却让苏铭觉得很安全。

        沉吟中,他盘膝坐了下来,目光落在昏迷的和风身上,此人尽管也在这草地上,可却没有融化的迹象。

        “莫非只能融化死物?!彼彰嗣掳?,脑中浮现出那带着面具的男子身影。

        “他带着的那[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个面具,与和风袋子里的面具一摸一样,但我总感觉两者似存在了一些差别……和风曾说,其邯山部的先祖并非蛮族,来历神秘,在和风身上又发现了这两样物品,莫非……那带着面具之人,就是和风的先…”苏铭想了想,此事没有头绪,便渐渐不再思索,而是平静的坐在这里,拿出山灵散,吞服后默默的增加体垩内气血之力。

        时间渐渐流逝,转眼过去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里,苏铭感受到了四次外界的震动,这显然是玄轮猜疑之下,展开了寻找,不过这四次全部集中在前两各月里,最后一个月,外界一片安静。

        苏铭在这三个月中,许是与玄轮的?;行┕仉?,他修炼的速度也提高了不少,如今体垩内的血线,已经达到了二百九十一条,距离凝血第八层要求的三百九十九,只差一百多点。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苏铭也发觉了山灵散的一个弊端,此散他在长久的吞食之下,效果正慢慢的微弱,似用不了多久,很有可能再无作用。

        对于此事,苏铭虽说无奈,可也能理解,否则的话,一直吞食下去,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岂不是多少各血线都可以增加。

        “按照山灵散药效减少的程度上看,应该是在我达到了凝血第八层后,此药就会完全无效了?!彼彰谡馍蕉吹氖珊觳莘段?,感受着体垩内血线的运转,喃喃自语。

        “好在南离散的效果依旧,可以用来疗伤……至于修为这里,难道没有了山灵散,我苏铭就无法修炼了不成!”苏铭神色露出坚毅。

        “我还有两滴蛮血……除此之外,还有血火叠燃之术!“想起血火叠燃,苏铭深吸口气,此术修炼极为艰难,且过程痛苦,让人很难忍受。

        “当年第四次叠燃带来的力量,都用在了引动月翼出现上面,我的血线没有增加……至于第五次叠燃,我如今在这南晨之地要一切谨慎,这四周强者众多,若被发现,或会有麻烦?!彼彰房聪蚰巧蕉纯?,神色有了阴冷。

        “玄轮,我不知道你是否已经离开,亦或者真有耐心在这雨林外等待,不管你在还是不在,我索性就留于此地?!?br />
        苏铭起身,走到了和风身旁,这三[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个月来,和风始终昏迷,即便是他有清醒的迹象,但苏铭几乎每隔几天都会将其体垩内气血紊乱,引来大量的瘴气将和风身体弥漫,让他不断地吸收,如此一来,就使得和风伤势永远无法恢复,但却偏偏苏铭还为其疗伤,让他不死。

        如今在他的身体上,看不到伤口,可在他的体垩内,苏铭种下的那些草药已经丹和风血肉为滋养,生根发芽,茁壮在他身体里生长。

        在和风身旁的那两个一黑一白的骨头上,也同样有两株嫩芽出现,把白色的骨头,符合种草的要求。

        “还差三株草药,一个兽骨……可惜我短时间不会出去,不过以方木的聪明,应不会轻易放弃?!?br />
        照顾了一番夺灵散的药鼎,苏铭又盘膝坐好,右手在身前掐出一个古怪的姿势,向前连续推出数下,最后还是失望。

        “莫非真要将和风唤醒询问这烙印之术到底如何施展不成?!贝耸踉谡馊鲈碌氖奔淅?,苏铭多次尝试,他本已经完全掌握,可始终无法施展。

        此术引动不了气血,仿佛所需的是另外一种力量,但苏铭却不具备,他为此还特意去观察和风体垩内的气血运转,想要找出原因,但却没有在和风身上找出什么端倪。

        和风与他一样,体垩内都是只有气血之力存在。

        “他到底是如何施展的此术呢……”苏铭想了很久,没有什么头绪,只能将其放下,沉浸在以山灵散的服用之中。

        雨季已经过去,炙热尽管还在,可却渐渐弱了不少,岁月如这而林内的宽大叶子,一片片密集中,也有调落的时候。

        不知不觉的,又过去了三个月,苏铭在这雨林内,已经滞留了半年之久,这半年里,他要无时无刻运转体垩内气血,只有这样,才可以避免瘴气的侵入。

        他也发现了如此做法的好处,就是体垩内的气血,其增加的速度,比外面要快上不少。半年的时间,那一黑一白两块骨头上的缎芽已经成为了小草,嫩绿的颜色,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只不过随着它们的生长,这两块骨头却是满满的黯淡下来,似全部的精华,都被那两株小草吸走了。

        至于和…他已经完全成为了药鼎,在他的身体上,长满了一株株药草,这些药草在数月前冲破了他的皮肤,如种在大地上顶开了泥土一般,在和风的身体上茁壮的生长着。

        和风的身躯本就枯萎,如今看起来,越加明显。

        他已经昏迷了半年,神智就算是清醒,也已然模糊,更何况苏铭不会给他清醒的机会,那数日一次的瘴气入侵与疗伤,使得和风成为了活死人。

        苏铭也有过侧隐,但想到了和风的阴险与半年前的一幕幕,若非他?;赝方氲搅四瞧嬉斓乃槠占淅?,怕是如今他苏铭就算不死,也是极为凄惨。

        苏铭的心慢慢坚硬下来,在他的眼里,和风已经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药鼎。

        而且重要的是苏铭慢慢的发现,在没有准备足够开启下一扇门的药石,强行进入那奇异的空间,会出现排斥之力,这半年里他觉得这个方法或许是自己避开?;姆绞?,又尝试过几次,但只成功了一次,那股排斥之力很强,且随着他体垩内血线的增加,越来越艰难起

        在这三个月里,他体垩内的血线,也增加到了三百三十七条,山灵散的效果,又弱化了不少,往往需要吞下数粒,才可达到以往一粒的作用。

        不过好在苏铭如今药草足够,以自身之火淬炼,在这洞内倒也不缺药石。

        更是在这半年里,苏铭时而外出,在附近引动一些虫兽来临,在这十丈范围内的红色草地上杀戮后,让这片草地去吸收。

        之所以这么做,除了苏铭想要看看这片草地吸收死物若到了极限会出现何种变化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每隔数月,这十丈草地的范围都会缩小,而且其上的色泽也都黯淡,可吸收了死物后,却是会有所恢复。

        甚至有些时候,还会有一些虫兽自行来此,显然是没有察觉这里已经被苏铭占据,而是按照以往的习惯,来此歇息。

        除了这些,余下的时间苏铭都用在了那烙印之术上面,不断地尝试与寻找施展的方法,直至这一天,苏铭在思索了半年之久,依旧没有丝毫头绪之时,他想到了一个方法。

        他想到了在和风的袋子里,存在了大量的石币,尤其是那存放开尘祭炼的叶子所在的石盒,本身就是由诸多的白色石币炼化而铸成。

        他当时还颇为疑感,猜侧石币或许并非[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仅是买卖之物,而是另有其他用处,此刻想到后,脑中顿时灵光一闪。

        “难道和风施展这烙印之术,是需外物相助…“?!彼彰贸鲎仙拇?,从里面取出了一枚白色的石币,此物圆润,握在手星有微暖之感,以前苏铭没有太过注意,如今仔细观察,渐渐看出了这石币的不同。

        “这种石头,能在整个蛮族流通,甚至没有听说过有假物存在,必定有其常人不知晓的秘密……我以前忽略了这一点……”苏铭目光一闪,握住此石后,右手极为熟练的掐出一个古怪的姿势,按照这练习了数百次的方法,向着前方轻轻一堆。

        这一堆之下,苏铭顿时神识有了变化,他清晰的感受到,从那白色石币内有一股陌生的气流被吸入身体垩内,以一种与气血运转不同的路线,直奔自己的右手,顺着其右手掐出的手指,在那里一转之后,立刻壮大了数倍之后,猛的回缩,这一次是直奔自己的头部,苏铭来不及停止,脑中轰的一声,被这陌生的气流涌入脑海。

        他的眼前一花,看到了一幕与他以往所看,不同的世界。

        方圆百丈,一切存在,都于苏铭心中浮现,他看到了九十多丈处的淤泥下,一只蜈蚣正悄然游走而过。

        他看到了五十丈处的宽大树叶下,隐藏了一只手掌大小的飞虫,正呲着利齿,盯着一只在树下警惕走过的小兽。

        他更是看到了山洞中,始终昏迷被药草覆盖的和风,其头部内,有一团幽光在悄悄的吸纳身体上那些药草种在其体垩内根部处的药力,似以此壮大着幽光,更是从其眉心蔓延出一丝,延伸至洞外。

        在被苏铭看到后,这幽光立刻剧烈的颤抖起来,隐隐在苏铭的耳边,方法听到了带着惊慌的叫声。

        “恩?”苏铭目光一凝,就在这时,他忽然神色一变,一股?;肴挥肯侄?,这?;⒎抢醋院头?,而是来自在他铺展于心的百丈边缘,一个穿着白色衣衫,带着面纱,走来的女子!

        寒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