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十八章 雷霆一击!

    第四十八章 雷霆一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屋舍外,苏铭脚步停下,站在阴暗处,如一个猎人,盯着那屋舍半晌,渐渐眉头皱起,似有所察觉,其身一晃,快速的来到了那屋舍门旁,推开门一步踏入其内,房屋里无人。

        “有趣?!彼彰杂?,低头目光闪动,四下一看,在那屋舍的尽头,有一个地洞。

        他略一迟疑,蹲在地洞旁仔细的看了几眼后,又伸手在其内摸了摸,是泥土,很干燥,显然是此洞很早之前就存在。

        他目光一闪,低身一跃进入此洞,这是一条通道,苏铭不露丝毫声息,展开其速,顺着通道追了上去,前行中,他默默计算这通道的方向,不难看出,这是一条直接穿越了泥石城城墙,向外延伸的道路。

        通道的地面上,还有一些凌乱的脚印,苏铭时而停下身子,仔细的观察之后,内心默默的计算着。

        “一共七八人的样子?!彼彰了忌偾?,取出骨角,一边前行,一边在地面上挖出了一个个深坑,对于这泥土来说,骨角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其作用。

        甚至还在一处位置,苏铭抬头看了看通道顶,那里有一些粗壮的圆木支撑,似怕这通道塌陷一样,苏铭看了几眼,嘴角露出微笑。

        不多时,约走出了数千丈的距离后,苏铭脚步一顿,在他前方不远,他看到了一抹月光落入,显然那里就是出口。

        隐约间,他可以模糊地听到那出口外,似有人声飘动。

        那声音似吟唱,透出一股诡异,飘忽间,似距离并非太近,苏铭来到那出口下方,快速的抬头向出口一望后立刻身子向后退出一步。

        那一眼看去,他借着月光,看到其上有一个盘膝打坐的身影,似守护此洞一般。

        “就一个人守护,看其气血,只有四层而已?!彼彰裆骄?,向前迈出一步后整个人猛的一跃而起,在他身子冲出那出口的一刹那,盘膝坐在那里的风圳部落青年,猛的睁开双眼,似有一愣。

        但就在他愣神的瞬间,苏铭右手抬起轻柔一挥,那青年立刻全身剧痛,眼前似有火红之光弥漫,如无数针刺,一口鲜血喷出,正要发出凄厉的惨叫时,一只冰凉中透出强壮之力的手,从其脑后伸出,狠狠地握在了他的嘴上,使得其没有发出的叫声,成为了呜呜的挣扎。

        很快,他就身子抽搐,昏迷过去。

        在他身后,苏铭一脸平静,轻轻的将此人身子放下,蹲在那里,看向四周。此时深夜,四周一片安静,远处可以隐隐看到泥石城在黑夜下的轮廓,还有其外的那些附属部落内闪动的篝火。

        在另一个方向,苏铭也看到了一团篝火,只不过那火焰的颜色,不是红,而是绿!那种绿色的火焰,透出一股诡异,在这深夜里的月光下,蕴含了阴森。

        吟唱的声音,就是从那绿色的篝火处传来。

        苏铭眉头一皱,悄然向着那阴森的地方靠近,慢慢的,当他临近后,他蹲着身子,看到了一幕让他心神一震的景象。

        那散发绿芒的火堆,熊熊燃烧,其上有大量干枯的树枝,更是在其内,苏铭看到了一些尸体,那些尸体显然已经死去了很久,在火堆内燃烧,发出轻微的啪啪之声。

        火堆四周,盘膝坐着七人,七人中,有一人坐在正上方,那火堆前。其余六人,三三一组,坐在两旁,其中一人,正是北凌!

        那坐在正上方之人,是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青年,他没有头发,相貌颇为英俊,可在那火堆的映照下,却是透出一股邪意的味道。

        苏铭默不做声,蹲在那里凝神看去,渐渐地,他看出了一些端倪,隐约间,那绿色的火堆内似有六股气息散出,被那光头青年身旁的六人口鼻七窍吸收,使得他们面色越加苍白,身子隐隐颤抖。

        不多时,那坐在两旁的六人中站起一个,走到那光头青年身旁,单膝跪下,双手在胸口猛的一拍,立刻其身子颤抖更为剧烈,从其眉心上,有一滴绿色的鲜血,被缓缓地逼出,飞向那光头青年身前,与此同时,那光头青年的眉心,同样有一团指甲盖大小的墨绿色的鲜血泌出,在其身前与那对方祭献而出的血液融合。

        在融合了这绿色的鲜血后,这光头青年全身顿时浮现出诸多的血线,只不过那血线内,却隐隐有绿意存在。

        一股强大的气血之感,从这光头青年体内爆发出来,苏铭眯起双眼,知道自己判断有了错误,此人的确不是凝血境第八层,但也同样不是第七层,而是……第六层!

        只不过是处于第六层的巅峰,似想要突破进入第七层的样子。

        “看来,我倒是高看了这风圳部落?!彼彰碜右欢欢?,目光落在了北凌身上,因此刻,除了北凌外,其余人都已经陆续站起,逼出了眉心之血后,疲惫的回到了原处。

        “邬森……这几天来,我连续给了你十多滴磷血,如今已经很是虚弱,清晨就是大试了,今天我只给你一滴,可好?”北凌睁开眼,复杂的望着那光头青年,低声开口。

        “恩?”那光头青年正是邬森,他双目隐带绿意,盯着北凌。

        “你想反悔?之前说过,若你助我突破达到第七层,我若获得了阿公蛮血,可以分你一丝,当年也是这样,大不了前两关你不参与,最后一关我给你一丝蛮血,你进入前五十,没有问题?!?br />
        “这……”北凌犹豫了一下,似有挣扎,但很快就一咬牙,起身上前,单膝跪在那邬森面前,双手在胸口猛的一震,立刻其身体颤抖,眉心有一滴绿色的血液飞出。

        但就在这血液飞出的一瞬,北凌神色疲惫,似有萎靡,欲起身后退调息的刹那,却见那邬森目光一闪,其右手瞬间抬起,直接点在了没有防备的北凌眉心。

        “你??!”北凌身子剧震,正要反抗,但那一指落下后,他的眉心似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一滴滴血液飞快的飞出!

        “放心,我们是朋友,我不会杀你,不过是帮你不再迟疑,索性一次就奉献今夜的全部……”邬森诡异的一笑,收回手指,正要操控其眉心泌出的那一团墨绿鲜血去融北凌眉心散出的所有血液。

        但就在这时,忽然其身一震,猛的睁大了双眼,甚至来不及去找回那漂浮在身前的墨绿鲜血,蓦然向后退出数步,整个人似融入到了那绿色的火堆里。

        却见一道黑光乍现,呼啸之声呜咽而起间,一把黑色的长矛,如一只巨大的黑龙呼啸而来,瞬间越过了众人,越过了那愣在那里的北凌,直奔光头青年邬森而去。

        轰的一声闷闷巨响,那火堆猛的爆开,大量的绿色火焰四散间,一个强壮的身影,蓦然来临,其速之快,几乎在那火焰爆开的瞬间就站在了北凌的身前,右手抬起虚空一抓,顿时那些属于北凌的鲜血连同那属于邬森的墨绿血液,全部落在了这大汉的手中。

        这大汉,相貌寻常,正是改变了身形后的苏铭!

        “这鲜血不错,我要了?!彼羯逞?,左手一动,顿时那刺入地面的黑矛化作一团黑气,被握在了手里。

        苏铭缓缓开口,看向那在火焰崩溃时急速退后的邬森,这邬森神色颇为凝重,更带着一丝狰狞。

        “找死!”邬森厉吼一声,其全身顿时有大量的绿色气息蓦然喷发出来,环绕其身体外,赫然形成了一个模糊的高月三丈的人影,那绿色的身影仰天无声咆哮,双臂抬起,如僵尸一样,直奔苏铭跃来。

        与此同时,其余之人也反应过来,纷纷体内气血运转,只不过他们之前不止一次的奉献了眉心那绿色的鲜血,此刻正处于虚弱之时,几乎刚要出手,却见苏铭冷笑,左手的长矛向着大地猛的一把刺入。

        其体内气血骤然涌入那长矛内,使得此矛爆发出大量的黑气,在刺入大地的一刹那,轰鸣再起,地面似有一震,一股气浪与苏铭为中心,向着四周横扫,使得那些虚弱之人一个个不得不后退避开。

        紧接着,苏铭身子一晃,其速极快,直奔那邬森而去,与此同时,他左手长矛抬起,黑气冲天间,隐隐似幻化出了一只模糊的黑雕之鹰,张开双翼,掀起大风,狰狞间冲向那来临如僵尸一般的身影而去。

        更是在这一刻,天空的月光似璀璨,在无人察觉中,一缕月光凭空出现,融入那黑雕内,随之一同对抗那绿色的模糊身影。

        如雷霆轰隆,一声巨响之后,苏铭身子倒卷,踉跄几步后快速向后退去,直奔那通道地洞所在,蓦然钻入其内。

        在他后退的一瞬,一声愤怒的咆哮传来,却见那绿色的模糊身影崩溃,其内邬森神色狰狞,他的胸口处有一道伤口,鲜血流淌。

        “你竟敢伤我??!”他双眼绿意极浓,蓦然冲出,追了上去。

        二人一前一后,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那地洞内,留下了此地的众人,包括那北凌在内,一个个神色带着骇然,相互看了看后,不敢随之追去。

        但没过多久,一声闷响从大地内传出,似那地底的通道坍塌一样,更有愤怒之吼若隐若现,许久,邬森阴沉的从那地洞出口内走出,他样子极为狼狈,更有一股滔天怒气弥漫,只是在那怒气下,却是隐藏了不为外人察觉的焦急。

        “我尸气源血已被我抢了回来,但今夜不炼了,你们给我找出此人,一定要找到他,他不是风圳部落族人!找到他,我要亲手扭断他的脖子??!”

        亲,该投推荐票啦,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