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十一章 欠债还钱

    第四十一章 欠债还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过苏铭离开了没多久,竟匆匆赶了回来,站在那昏迷的司空身旁,踌躇犹豫的走了几步后,抬头看了看天色,那天幕中的明月光芒柔和,洒落大地。

        “就这么将如此珍贵的蛮器拿走,还是有些不妥,若没有一个恰当的说法,随时可以被乌龙部要走,且还说不定会给我按一个抢宝的名头……杀,还是不杀……”苏铭沉吟少顷,看了那司空一眼,有了决断。

        他从怀里取出了几种草药,碾碎后用其汁液在司空的嘴上涂抹了几遍,随后在那司空身侧蹲下,左手拍在司空的头上,一下一下的,似要将司空给拍醒似的。

        没过多久,司空全身一个抽搐,猛的睁开眼,在他睁开双眼的瞬间,他眼前本有些模糊,但那模糊中却是有苏铭那带着微笑的脸。

        司空呆了一下,立刻睁大了眼,瞳孔收缩间残留着他对方才那一幕的不解与难以置信,脑子里一片空白,似昏迷前看到了什么,又似什么都没有看到,模糊的有种错乱之感。

        但就在他身子刚要动弹的一刻,苏铭右手拿着的那黑色长矛,蓦然化作了一道弧形,直接点在了司空的咽喉处三寸外。似微一用力,就可将司空咽喉穿透,让其暴毙当场。

        “别动?!?br />
        那长矛之尖的一点金黄之芒,在那司空看去,如索命之光,让他身子隐隐颤抖,看向苏铭的目光内,蕴含了惊恐与震撼。

        “你……你要干什么!我是乌龙部族长之子,你若杀我,乌龙部绝不会放过你,我知道你是乌山部的,你若杀了我,乌山部也不会容你!”他直至现在还弄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失败的,只是感觉对方一挥手,自己就全身剧痛中昏迷,越是无法想象,他对眼前这个带着笑容的少年就越是起了神秘,这股神秘强烈中,化作了恐惧,尤其是那长矛逼喉,让他害怕中下意识的还是向后挪了一些。

        但就在他向后挪移的一刹那,他立刻感觉嘴里似有苦味,下意识的添了添嘴唇,顿时那苦的感觉更浓起来,让他顿时面无丝毫血色,一个不好的预感浮现心头,神色露出惊恐,抬手在嘴角一抹,更是在手上沾了一些褐色的汁液。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寻常的草药罢了,微微带一些毒性?!彼彰衩匾恍?,打趣说道。

        听到此话,司空眼露绝望,身子颤抖起来,越发觉得口中的苦味浓郁,甚至有种连舌头都发麻的错觉。

        “我不信你敢杀我!”司空猛的抬头,死死的盯着苏铭。

        “信不信由你了,你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有解药哦。原来你是乌龙部族长的儿子啊,你叫什么名字?”苏铭有些心虚,但他从来都是越心虚,就越不漏声色,此刻笑着说道。

        “你……我……我叫司空,你不能杀我,这会给你的部落带来麻烦,你……”司空神色凄厉,但实际上内心颇为紧张,他觉得不但是舌头发麻,甚至连胸口都闷痛起来,再加上从苏铭的表情上看不到丝毫端倪,越发的心惊起来。

        “司空啊,和你商量件事怎么样?”苏铭抬头看了看明月,悠悠开口。

        司空苍白着脸,目中的惊恐掩饰不住,越加浓郁,立刻点了点头。

        “你这个破矛我看好了,咱们商量一下,你卖给我怎么样?五千个石币,我买了?!彼彰A苏Q?,带着期待,看着司空。

        司空一顿,看着那被苏铭右手紧紧抓着的长矛以及那点在自己咽喉处的矛尖,怎敢不同意……尤其是口中的苦味,再加上自己之前追杀对方,他觉得对方必定是给自己吃了某种毒草。

        他有心想要赌一把眼前之人不敢杀自己,毕竟自己身份高贵,一旦死亡,则势必引起两个部落的一场复仇之战。

        甚至他还可以赌一把,就算是这长矛被对方拿走,但这样的宝物,他有无数个方法让其阿爸帮自己取回来。

        可如今,那嘴中的苦味,让他不敢去赌,他怕万一……万一……

        尤其是此刻脑袋被对方拍的很痛,司空略一犹豫,连忙点头。

        苏铭咧嘴露出开心的笑容,直接从司空身上撕开一大片衣衫,这一行为,顿时让那司空心中咯噔一下,苍白的脸,更加没有了血色。

        “既然是买卖交易,那么就写个凭据吧,就这样写,我司空因缺少石币,将此矛卖出五千石……”苏铭正说着,忽然犹豫了一下,连忙摇头。

        “不对不对,要这么写,我司空以乌龙部族长之子身份保证,因突然有急事,向乌山部借取五千石,期限为十年,以此蛮器长矛为凭押,承诺十年后还一万石币,才可收回此矛,期间绝不会提前还取,若有违诺,蛮像责罚!”苏铭说完,望着司空。

        司空听着这一段话,尤其是最后一句时,表情凄苦,正犹豫中,却见苏铭从怀里拿出了一截他从未见过的草药,耳边传来苏铭的声音。

        “这可是解药?!?br />
        司空盯着那草药,猛的一咬牙,把手指放在嘴里咬破,挤出鲜血就在那衣衫麻布上写了起来,很快就把完整的一段话全部写完。

        苏铭一把夺走这粗麻布条,仔细的看了几眼后,目中露出了兴奋,很是小心的吹了几口气,待那上面的血液干枯后这才叠起,放在了怀里后拍了下,笑眯眯的望着司空。

        “司空,记得啊,欠债还钱,我可只等你十年!”苏铭目露狡黠,把草药放下后,身子一晃,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留下了雪地上,面容苦涩的司空,他快速的捡起那草药,犹豫了一下后,却没敢吃,而是连忙起身,向着其部落快速跑去。

        在他走后,这安静的雪地上,突然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凭空出现,那是一个神色阴沉的老妪,这老妪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骨杖,那骨杖上赫然有一个人的骷髅头被镶在上面,散发出阵阵幽光。

        “是当年那个婴儿么……他用的是什么蛮术,就连我都看不出端倪……从未见过?!崩襄潘彰肴サ牡胤?,目光闪动,似再沉思,许久,她转身向着乌龙部落走去,慢慢消失在了雪地上。

        苏铭在山林内奔跑,不时的看着手中的长矛发出傻笑,很是喜爱的样子,连带着其肩膀上的小红,也是不断的打量那长矛,发出阵阵嘶吼,它能隐隐感受到此矛上蕴含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让你再阻拦我去看白灵,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喜欢白灵。这么来说,我救下白灵之事,他们乌龙部应该有不少人知晓了……”苏铭脚步一顿,目中有了思索。

        “不知道白灵把过程说了多少……如果她全部都说了,我的淬散溶洞就不安全了……”苏铭忽然有些心理烦躁起来,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后,带着心事在这夜晚的山林内沉默前行。

        小红眨了眨眼,看着苏铭似有心事的样子,眼珠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了恍然,它呲牙一笑,身子从苏铭肩膀上一跃而起,几个闪烁间消失在了山林内。

        “记得别回黑炎峰,别回溶洞!”苏铭看了一眼,连忙喊道。

        这山林就是小红的家,倒也不担心其遇到危险,此刻距离其部落也不算太远,前行中苏铭强行让自己不再去想那沉思的事情,而是打起精神,向着部落跑去。

        当深夜来临,那天幕的月最明亮之时,苏铭远远的在丛林内看到了部落里的些许篝火,他身子一晃,就要走出这片山林,但就在这时,忽然其身后有哗哗之声,苏铭回头一望,却见那小红一脸兴奋得意的追了上来。

        其手中拿着一大团黑色的毛发,追上苏铭后,立刻把这毛发强行的放在了神色古怪的苏铭手中,随后它退了几步,指了指那团毛发后,又指了指自己小腹,连续摆出了几个怪异的动作,似在教苏铭这毛发该如何使用的样子……

        又拍了拍胸口,神色极为得意的嘶吼了几声,仿佛在告诉苏铭,这东西的效果……

        苏铭看着小红,慢慢大笑起来,那小红见苏铭不再皱眉,也同样呲牙露出笑容,似觉得自己果然想的正确,苏铭就是在为此事发愁。

        “小红?!彼彰紫律碜?,向着小猴一招手,这小猴立刻跑到近前。

        苏铭望着小红,目中露出柔和,轻轻地在其毛发上拍了几下,内心起了暖洋洋的感觉。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千万记得不要回黑炎峰,别回那溶洞,去别的地方吧,等我回来后,我去找你。

        还有,我给你的那些药石,你别觉得不好吃,要每天都吃一粒,配着我教你认识的那些草药去吃,一定要记得啊?!彼彰⑿η嵘?,看了小红一眼,起身走向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