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十章 寒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储藏草药的屋舍很大,其内更是颇为整齐,有一排排编制的架子,其上将各种草药分门别类的放好。

        在深处的地方,还有一个略小一些的房间,那里面的草药与外面不同,是为了族中蛮士准备之物,寻常族人无法入内。

        即便是凡医来此,也往往需要持有族长或者阿公的手引,才可踏入那对于整个乌山部落来说极为重要的房间。

        不过这些规定于苏铭来讲,却是没有作用,在很早的时候,阿公便给了苏铭一个特殊的身份,他可以随意进去这里,方便他识别草药。

        踏入这屋舍,苏铭看到了前方北凌拉着尘欣的手,走到那充满了珍贵药物的小房间前,在那门外,有一个盘膝坐在那里的老者,这老者穿着兽皮革衣,身子瘦弱,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他本在闭目,此刻睁开一道缝隙,接过了北凌二人交出的手引,看了一眼,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就再次闭上了。

        苏铭脚步略缓,他知道北凌不愿看到自己,沉默中没有随着进入那小房间,而是在外面的一排排架子周围走去,看着那上面的诸多草药,苏铭很是熟悉,这里几乎每一种草药他都曾经采到过。

        直至看完了所有,北凌与尘欣还没有出来,苏铭犹豫了一下,在那小房间外脚步迟疑起来。

        “小拉苏,迟疑什么?”苏铭犹豫中,耳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他抬头一看,正是那盘膝走在小房间外,常年守护这里的老者。

        “南松爷爷,我已经不是拉苏了……”苏铭挠了挠头,笑道。

        “想起来了,你们这一代的拉苏,几个月前已经完成了蛮启,以后倒不能再叫你小拉苏了?!蹦抢险哌肿煲恍?,目中带着和蔼。

        “你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不要怕,有南松爷爷为你撑腰!想当年我可是敢和你阿公抢女人,怕什么!”老者眨了眨眼,打趣一般笑道。

        苏铭睁大了眼,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迟疑了一下后,苦笑的推开小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他倒不是如老者所说的迟疑尘欣,而是觉得对于自己有恩的北凌,他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么多年过去,对方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罢了……”苏铭暗叹,在推开那小房间门的一瞬,他看到了其内正在选择草药的尘欣旁边,那雄姿不凡的身影,回头皱眉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

        苏铭目光与其对视后,走向一旁的架子,不去理会二人,而是按照记忆里那炼制山灵散的草药样子,查看起来。

        尘欣也看到了苏铭,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可犹豫了一下后,却是没有开口,她渐渐长大,也明白了很多事情,更知晓了自己与北凌的关系,那内心中年幼时对苏铭滋生的一缕情丝,也慢慢的微弱下来。

        “夜髓草……”

        “千叶花……”苏铭在这小房间缓缓走着,目光在那些珍贵的草药上扫过,最终找到了他炼制山灵散所需的两种草药。

        “可惜没有最后一种……”苏铭沉思中,将这不大的房间内所有的草药全部看了一遍。

        此刻那尘欣与北凌也选择完了所需之草药,尘欣在与苏铭打招呼告别后,被北凌拉着,走出了房间,临走前,北凌脚步一顿,没有回头,而是平静的开口。

        “不具备蛮体,这些草药对你无用!被你浪费,不如留下来给其他的族人,你好自为之?!彼低?,北凌带着尘欣离去。

        苏铭沉默,抬头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没有开口,而是在这小房间又查看了一番后,拿着自己所需的两种草药,离开了这小房间。

        对于苏铭将草药取出,那盘膝坐在门口的老者没有介意,而是以一副感兴趣的样子,看着苏铭。

        “南松爷爷……不是你想的那样……”苏铭摸了摸鼻子。

        “我想的什么样???我可没说你和那两个小拉苏之间的复杂关系,我可没有哦?!蹦抢险叽笮ζ鹄?。

        苏铭脸上微红,有些尴尬起来,忽然灵光一闪,他蹲下身子看着那老者。

        “南松爷爷,你有没有见过这种草药?”苏铭说着,在地上画了一副草药的图案。

        老者含笑,低头看了眼后,目露沉思,少顷他一拍额头。

        “这不是罗云叶么,这种草药我们乌山没有,它生长需要特殊的环境,这附近的部落里,也就只有风圳部落的才有出售,你要它干什么?”

        “我在阿公那里的一卷革书上看到,可在乌山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原来是这个样子?!彼彰成下冻龌腥?。

        “当然没有了,这是凝血境低阶蛮士较好的修行之药,就是风圳部落对外出售的话,价格太高了,不过如果你想要,可以让你阿公带你去一趟风圳部落外的部坊,那里经?;嵊懈髦植菀┑慕灰子敕仿??!崩险咭⊥芬恍?。

        苏铭心神一动,又问了几句后,起身向老者告辞,在对方那因之前的一幕嬉戏的目光中,赶紧离去了。

        走出了这储藏草药的地方,苏铭带着心事,在部落里踩着积雪,行走起来。

        “罗云叶……山灵散其他的草药我都可以自己采到,唯独这个罗云叶……南松爷爷说此物很贵……唉?!彼彰遄琶纪?,摸了摸身上,除了从那黑山部的郁齿身上搜到的一些石币外,再没有其他的钱物了。

        在部落里,往往都是以物换物,很少需要钱物,可一旦离开了部落,在外界的话,则需要石币来换取所需之物。

        石币是一种用特殊的石头制作出来的钱币,唯有大型部落才可以铸造,一旦出现私造的情况,将会面临区域内掌控的大型部落灭族之祸。

        翻遍了全身,苏铭只找出了三枚石币,全都是属于那死去的郁齿之物,至于苏铭本身,则根本一个都没有。

        “没有钱物,怎么去买……要是有一百个……一千个石币就好了……至于部坊,那里我倒是听阿公说起过大概的位置,部落里的族人成为了蛮士后,都可结伴而去,距离这里不算太远……”苏铭苦笑,隐隐头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