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十七章 先蛮之术

    第十七章 先蛮之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苏铭,这些是蛮像传承里没有的,但却是每一个蛮士都要知晓,且铭记的事情!阿公这一生或许已经无法达到开尘境……

        那风圳部落的蛮公,在二十岁前不如我,直至其三十四岁时,才勉强能与我一战,那时的阿公,在这附近八方的部落里,无人不知!”阿公缓缓开口,其苍老的容颜有一抹红润闪过,他的目中更有一丝远去的骄傲。

        只是那骄傲,仿佛被封尘起来,沾满了灰尘……

        “那时的我,就已经达到了凝血第八层……”阿公轻叹,苦涩中喃喃起来,似追忆,那神色中的一缕哀伤,渐渐显露。

        “苏铭,你要记住,这世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永远不要自满……”阿公摇头,似不愿再说有关自己的往事。

        “阿公这一生曾外出三次,经历的事情很多,尽管失去了同样不少,但我却学到了一个蛮术,此术远非那风圳部落可以知晓,即便是一些较大的中型部落内也很难获得,那是唯有大型部落才可以掌握的先蛮之法……

        真正的蛮启之术……一生只能施展一次,为后裔准备的祝福?!卑⒐抗庖荒?,其右手蓦然抬起,整个手掌刹那间一片鲜红,慢慢的按在了苏铭的天灵之上。

        “苏铭,阿公一生唯一的一次蛮启,用在你的身上,阿公祝福你,希望你可以完成我的愿望,让我乌山部,再现开尘??!

        运转气血,融阿公凝炼了八十年的蛮族之血!”阿公全身血光暴增,尤其是其右手,更是仿佛要滴出鲜血一般,其全身更是浮现出了大量的血线,看其样子,竟足有七百多条??!

        这才是阿公的真正实力,七百多条血线,使得他尽管只有凝血第九层,但却足以与凝血第十层一战!

        苏铭身子颤抖,其体内运转的气血中,立刻多出了一股磅礴的暖意,从天灵灌入,融入全身,使得其气血流动蓦然暴增,大量的漆黑之物从苏铭的身体汗毛孔内不断地泌出,他的身体渐渐有种通透之意,似每一次的呼吸,都是全身无数汗毛同时在大量的吸收这天地的气息。

        咔咔之声回旋,苏铭的身子不再颤抖,而是面色红润,仿若吞食了大补之物,其身体上的血线,更是出现了异变!

        却见那虚幻的第七条血线,顷刻凝实起来,更是在凝聚而出后,第八条血线随之而起,第九条更是若隐若现。

        苏铭体内的气血运转之速,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每一次运转,都会让他的所有血液好似被凝炼一样,甚至他有种错觉,仿佛自己的血液成为了极为粘稠之物。

        “这才是凝血境的真意!凝炼自身血液,最终凝出蛮血!”

        他以往修行时,总感觉用不了多久,体内血液就仿佛不够似的,可此时,在那天灵涌入的磅礴暖意下,这种感觉烟消云散,甚至恍惚中,他有了错觉。

        被血芒环绕的阿公,仿佛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血色光团,而自己同样也是血色光团,只不过与其相比,如皓月与萤火一般,但此刻的萤火,却是在吸收那皓月的光芒,正飞快的壮大。

        “这……就是阿公所说的,我蛮族真正的蛮启,唯有大型部落才可以拥有的先蛮之法??!”

        第九条血线,赫然凝聚而出,力量的感觉充斥苏铭全身,他身体上大量的黑色污垢之物似已经流尽,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说不出的清香。

        苏铭沉浸在这感觉中,很温暖。

        阿公始终在观察苏铭的身体,他知道这先蛮之术,真正的蛮启,其重点不是提升后辈修为,而是将后辈身体内的杂物全部逼出,为对方打造一个适合的身躯,可以让后辈在修行上,平坦不少。

        这不是简单的逼出污垢,而是以自身蛮血为引,以一种他并不了解的方式去进行,且一生,也只有这一次!

        若是要展开第二次,则施展此术之人,便会立刻爆体而亡,魂飞魄散不复存在。

        随着苏铭身体那清香越来越浓郁,阿公脸上渐渐露出微笑,但他没有停止,而是深吸口气,左手抬起,猛的一掌按在了自己的的右手上,紧接着,一股更为磅礴的暖意轰入苏铭体内。

        苏铭身子猛的一震,他的身体原本已经没有黑色污垢泌出,但此刻在那暖意的涌入中,其身体传来怦怦之声,却见又有不少黑色的污垢再次泌出。

        与此同时,苏铭身体上那第十条血线,从模糊中飞快凝实,仅仅是片刻间,就完全凝固出来,甚至那第十一条血线,也渐渐若隐若现了!

        一旦这第十一条血线凝固,则表示苏铭成为了凝血境第三层之蛮!

        但这第十一条血线似极难完全凝现,直至苏铭的身体再没有了黑色污垢泌出,全身满是清香之时,那第十一条血线也依旧还是若隐若现的样子。

        “苏铭,阿公不能帮你强行提升境界,这样对你没有好处,但以你的努力,用不了多久,便可自行达到第三层了?!卑⒐纳粼谒彰呋氐?。

        苏铭深吸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

        在他睁开双眼的一刹那,他眼前所看到的世界,有了不同,似比以往清晰了无数,似很多之前没有察觉到了的细微,如今了然于心。

        世界,不同了。

        他的双眼清澈如水,但若仔细看,却又会有种如深渊一般,让人忍不住沉迷进去,无法自拔。

        他看到了阿公,只是此刻看去,阿公的容颜又苍老了不少,隐隐透着疲惫,其看着自己的双目内,蕴含了深深的和蔼与亲情。

        苏铭怔怔的看着阿公,沉默中跪在那里,向着阿公轻轻的磕了一个头。

        “好了,你长大了,已经不是拉苏了。阿公有些倦累,你回去吧,让我休息休息?!?br />
        “阿公……”苏铭咬着唇,深深的看了阿公一眼,把一切铭记在了心头,永生,永世,他不会忘,有这么一个人,在他年少的时候,伴随他那么多年,让他知道了亲情,让他明白这种亲情,是一辈子都无法回报的……

        “过些时日,你随我去一趟……风圳部落,去拜访风圳的蛮公,去见识一下风圳部落的蛮士,届时黑山部,乌龙部,还有附近的其他小部落都会前去……进行一场你们这一代孩子的造化……”临走前,苏铭的耳边回荡了阿公的声音。

        “你身上的气血与清香,我都已经施展了蛮术隐藏,除非是修为高过于我,否则的话,无人可以察觉。你成为蛮士的事情,也不要再对任何人去说……一切,等我找出了那叛徒后,再做决定?!?br />
        苏铭点了点头,看着阿公盘膝闭了眼,沉浸在修行中,这才轻轻的离开了这里。

        他知道风圳部落,这是附近八方中,唯一的一个中型部落,属于是此地的霸主一般,苏铭曾听过传闻,说那风圳部落的阿公,是一个开尘境的强者,拥有极长的寿命不说,更是具备了通天之力。

        “开尘境……不知我此生,能否达到……能否亲自画下属于自己的蛮纹……”苏铭眼中露出了渴望,对他来说,开尘境如传说一样,太遥远了。

        “原来阿公的真正实力,竟如此之强……那么之前我听说的黑山部蛮公,是否也蕴藏了隐秘……否则的话,他们不可能延续至今才对……”苏铭摇了摇头,没有再去想此事。

        到了那数月未回的家里,苏铭看着那熟悉的地方,内心平静下来,这里很是整洁,没有什么灰尘,苏铭知道,这一定是自己离开的这段日子,尘欣来过。

        尘欣是乌山部落的少女中,唯一一个与苏铭接触较多的蛮族女子,她是族长的女儿,只会嫁给未来的族长,用来使得部落的延续,不会出现分支。

        这一点苏铭很早的时候就知道,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在他心里,尘欣如同一个妹妹一样,没有其他的情绪在内。

        盘膝坐在木床上,苏铭摸着脖子上的碎片,目露沉思。

        当天色渐渐暗下的时候,雷辰带着疑问,来到了苏铭这里,可是再看到苏铭后,却是又愣了,那憨憨的样子,让苏铭笑了起来。

        他取出了那从黑山部蛮士骸骨上获得的草药,这株天岩草苏铭自然认识,属于很是珍惜的一类,他这些年在山里只采到过一次,那也还是一株幼苗罢了,不像眼前这个,已经完全成长起来,具备了六片叶子。

        “六叶天岩草,我需要多一些炼药,可以给你一叶,或许可以让你的修为增加不少?!彼彰∠乱灰?,递给了雷辰。

        雷辰憨笑着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后拍了拍胸口。

        “苏铭,我什么都不懂,反正小时候我就和你说了,以后我会是咱们部落的阿公,有我在,我永远都?;つ?!”

        苏铭哈哈一笑,与雷辰聊了几句后,看到雷辰拿着那天岩草的叶片,一副魂不守舍的神情,显然是想要回去立刻吞下修炼。

        于是便做出疲惫的样子,雷辰立刻精神一振,连忙起身告辞。

        此刻天色完全暗了下来,部落里慢慢寂静,苏铭用椅子顶着房门,盘膝坐在床上深吸口气,右手摸着脖子上的碎片,脑海中浮现出那当日所看的奇异的地方。

        “我已经准备了足够的清尘散……这一次,不知是否还有收获……”苏铭闭上眼,他早就琢磨出了进入那奇异地方的方法,这需要精心修行时,将全身的血线凝聚在胸口,就可踏入到一种奇异的感觉中。

        他之前修炼时曾多次尝试过,这一次,将付诸于行动。

        很认真的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