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大主宰 > 第八百五十九章 伪战意之灵

    第八百五十九章 伪战意之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百五十九章

        唳!

        巨大的血鹰悬浮在血鹰卫的上空,巨翼扇动间,滚滚战意弥漫开来,这片空间都是在此时剧烈的震荡起来,所有人都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此时血鹰卫的战意之强,绝对的远远超过先前!

        这就是战意之灵的力量!

        血鹰王抬起头,他怔怔的望着那巨大的血鹰,半晌后身体都是忍不住的哆嗦起来,难以遏制的狂喜从他那素来有些阴翳的面庞上涌了出来。

        他的血鹰卫培养这么多年来,竟然真的有着凝炼出战意之灵的一天!

        在那一旁,裂山王三王也是看得眼红不已,因为他们非常清楚一支军队凝炼出了战意之灵后,将会发生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虽说血鹰卫之前被天鳄军截杀,损失将近一半人马,可如今这战意之灵一凝炼出来,其战斗力,几乎超越了从前巅峰时候。

        这等变化,令得裂山王三人心头滚烫,他们麾下的军队,要论起声势来说,都要强于血鹰卫,特别是裂山王的裂山军,那更是足以在诸王中排进前三的强横军队,而且那数量超过一万,这如果也凝炼出了战意之灵,其战斗力,必然让人震惊。

        想到此处,三人那炽热的目光都是忍不住的投向那远处的山峰上,那里隐约可见一道静静盘坐的人影,那道人影在夜色中显得有些单薄,但此时此刻,即便是裂山王这等强者,都是不敢对其抱有丝毫的小觑。

        一个能够助其他军队凝炼出战意之灵的人,裂山王他们很清楚他拥有着多么恐怖的潜力。这牧尘,的确是堪称难得的战意天才。

        在他们炽热的目光注视中,山峰上的牧尘也是突然在此时站起身来,他望着血鹰卫上空的巨大血鹰,他能够感觉到,此时这血鹰卫的战意,也已尽数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要他愿意的话,他能够立即将九幽卫的战意也是凝炼出来。如此一来,两支大军的战意都由他掌控。那般力量,比以前的确是强横了许多。

        不过这一次的尝试,至少是让得牧尘明白,他的确是拥有着掌控其他军队战意的能力。

        牧尘袖袍轻轻一挥,只见得血鹰卫上空的那巨大战意之灵,便是化为无数道血光坠落而下,最后没入血鹰卫所形成的战意海洋内。

        他身形一动,出现在了血鹰王,裂山王他们前方。后者等人见状,连忙抱拳,那模样比起以往显得更为的客气。

        不过还不待他们说话,牧尘便是看向血鹰王,道:“血鹰王先别急着谢我,因为准确的说。血鹰卫并没有凝炼出真正的战意之灵?!?br />
        血鹰王他们闻言都是一怔,有些疑惑的看向牧尘。

        牧尘苦笑了一声,道:“先前在我的插手下,血鹰卫的确是凝炼出了战意之灵,不过,那个前提是由我在掌控,而一旦我撤出意念的话,血鹰卫依然是没有办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持战意之灵的存在?!?br />
        血鹰王脸庞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下来,片刻后方才苦笑一声,牧尘可不是他们血鹰卫的统领。自然不可能随时都跟随着血鹰卫,而且如果真那样了,这血鹰卫究竟算是谁的军队,那更是不好说的事情。

        而至于想要去找一个和牧尘一般能耐的人,这对于血鹰王而言,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那种人物,绝对不会屈居于他们一个小小的血鹰殿。

        而就在血鹰王他们失望间,牧尘又是一笑。道:“不过虽然真正的战意之灵你们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持,但确实能够依靠你们的力量,凝炼出“伪战意之灵”?!?br />
        “伪战意之灵?”血鹰王他们面面相觑,这又是个什么玩意?战意之灵还有着真伪之分吗?

        牧尘微笑道:“先前我的作为,也并非是完全的没有作用,我已将那战意之灵的印记,封印在了血鹰卫所有的脑海中,所以下次只要他们催动战意,就能够激活那一道印记。从而凝炼出战意之灵,不过…这终归并非是依靠血鹰卫自己凝炼出来的战意之灵。所以在威力上面,自然是要打一些折扣,所以我将它称为“伪战意之灵”?!?br />
        血鹰王等人一脸的愕然,想来是第一次知晓战意之灵竟然还能够借助外力来凝炼,不过牧尘所说,终归是让得他们松了一口气,不管这战意之灵是真还是伪,只要能用就行,他们也不奢求一下子就能一步登天。

        “另外我封印的这道印记不可能一直无限制的用下去,待得印记灵力消耗殆尽就会自动消散,到时候就需要另外补充?!蹦脸居炙仕始绨?,说道。

        血鹰王他们一头的冷汗,感情这玩意还带充能的…看来以后想要长久保持战意之灵的印记能用,那就还真不能得罪牧尘这号金主啊。

        牧尘瞧得他们的面色,挠了挠头,道:“这玩意弊端是蛮不少,如果几位觉得不满意的话,那这东西就算了…”

        “不行!”

        裂山王,灵剑王以及洪崖王几乎是异口同声喝道,话一出口,他们便是悻悻的对视一眼,裂山王干笑一声,道:“牧王太谦虚了,虽然这“伪战意之灵”并不如真正战意之灵那般神奇,不过恐怕没有一支军队不想要这等宝贝,所以咱们那三支军队,也要麻烦牧王出手了?!?br />
        “这份恩情我们必会记在心中,来日牧王若是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蹦撬乩闯聊蜒缘暮檠峦跻彩潜辽?。

        牧尘闻言则是连连摆手,道:“大家同为大罗天域之人,互相协助是应该的,既然三位愿意的话,那我这两日也会尽力的为另外三支军队也凝炼出这“战意之灵”,只是我也有个请求,还得需要你们的同意?!?br />
        “牧王请说!”

        牧尘笑笑,道:“我只是想如果在关键的时候,能够借用一下诸位的军队?!?br />
        牧尘眼下已是知晓,他能够与其他的军队引起共鸣,那就是说,关键时刻,他也是能够掌控其他军队的战意,当然,这必然是要经过四王的同意,这四支军队的战士方才会认可于他,进而将战意交由他掌控,毕竟不管如何,这些军队并不是九幽卫,也并不属于他所有。

        裂山王他们闻言怔了怔,互相对视,而后皆是一笑,道:“没问题,而且我想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应该都是我们都遇见了险境的情况,那时候只要牧王有那个本事,我们的军队随你掌控?!?br />
        他们也是回答得干脆,因为他们也清楚,牧尘顶多只能借用他们的军队,不可能霸占而去,毕竟这些军队乃是他们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那些战士,也只是服从他们的命令,只要他们不点头,就算牧尘战意天赋再高,也无法瞒过他们,从而控制整支军队。

        所以那种时候,将军队交给牧尘,也都在他们的接受范围,反正就当是给牧尘帮他们的凝炼“伪战意之灵”的报酬吧。

        牧尘见到他们首肯,也是笑着点头,他也的确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是想要在关键时刻能够掌控其他的军队,进而提升他们的战斗力。

        自从他知晓了其他顶尖势力中,也是有着凝炼出了战意之灵的战意天才之后,便是多了一些戒备,九幽卫毕竟这一年才迅猛发展起来,在数量规模上还是有所不足,而一般说来,凝炼出来的战意之灵的强弱程度,很大一部分,就是取决于双方军队的规模。

        但眼下这种时候,九幽卫显然不可能有扩军的机会,而且这种军队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拉起来的,所以,牧尘才不得不将主意打到其他诸王麾下的精锐军队上面去。

        虽说掌控其他军队,会显得更为的困难与麻烦,但这个时候,牧尘显然也并没有更多的办法,在这?;姆脑陕湔匠∧?,一切都得依靠自己。

        “这两日我们探寻遗迹的速度稍稍放缓一些,待得我将其余三支军队的战意之灵皆是凝炼出来,再大肆的出手?!蹦脸究聪蛑谌?,说道。

        裂山王点点头,旋即他顿了顿,道:“这两天我收到了一些情报,与玄天殿那位战意天才有关?!?br />
        牧尘闻言,眼神顿时一凝。

        “那家伙最近在陨落战场中凶名颇盛,因为凡是遭遇到他的势力,最终基本都是被血洗,逃出生天者,不足一成…”

        裂山王目光转向牧尘,道:“而根据我们的情报,这家伙似乎是在找寻你的踪迹?!?br />
        “玄天殿吗…”

        牧尘眼神平静,轻轻点头,他与玄天殿恩怨极深,那家伙既然是玄天殿的人,那会出来对付他也不足为怪。

        “另外…神阁那位战意天才也是有了消息传出,这些天有不少一流势力的军队都败在了她的手中,按照我的感觉,也很有可能是冲你来的?!?br />
        牧尘眉头微皱,这一下子被两位战意天才给盯上了,这倒的确是有些麻烦,不过…

        呼。

        牧尘轻吐了一口气,淡笑一声,平静的声音中,却是有着自信在涌动,令人侧目。

        “若真是冲着我来的话,那就由得他们吧,到时候,我不介意让他们知道踢到铁板是什么样的滋味?!?br />
        这些年来,他见识过太多太多的天才,不过至始至终,他都未曾畏惧,以往如此,以后,也将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