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大主宰 > 第六百二十九章 牧尘的至尊海

    第六百二十九章 牧尘的至尊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二十九章

        天空上,姬玄眼睛泛着阴冷的盯着雷霆缠绕的牧尘,眼神如读者,先前牧尘那一句话,令得他瞳孔忍不住的缩了缩,不过旋即他嘴角便是有着讥讽笑容涌出来:“哦?是吗?”

        显然,他可并不相信牧尘也能够拥有至尊海,毕竟不管他拥有着多大的奇遇,都绝对不可能在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中,直接从一重神魄难达到开辟至尊海的地步。

        不过面对着姬玄的讥讽冷笑,牧尘却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旋即脸庞上缓缓的掀起一抹冰寒的弧度,那充斥着雷光的眸子,愈发的冷冽,他的双手,也是在此时陡然结??!

        “咻!”

        一道赤红光柱,突然在此时自牧尘天灵盖暴冲上天际,同时间,一股令人心悸的凶煞之气,也是弥漫在了这天地之间,犹如远古凶兽即将出世一般。

        所有人都是抬头望着这一幕。

        赤红光柱内,巨大的魔柱静静的矗立,魔柱的表面,有着沧桑的痕迹,一些狰狞的伤痕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所导致,但由此也是能够想象得出来,在那远古时期,这大须弥魔柱究竟经历过何等惨烈与惊天的战斗。

        而在魔柱之上,还能够隐隐的看见一些奇异的纹路,这些纹路犹如锁链一般,缠绕在魔柱的表面,看上去,仿佛是在束缚着大须弥魔柱。

        这些纹路,自然便是牧尘借助着体内那一页神秘的“不朽之页”所设置的封印。

        毕竟大须弥魔柱凶气太盛,凭借以往的牧尘,根本不可能将其掌控,所以只能将其封印。

        不过,这种封印也终于是到了解开的时候。

        牧尘眼中寒光闪动,旋即他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了大须弥魔柱之前,而后单手结印,拍在了魔柱之上。

        嗡。

        一道波动自牧尘手印中扩散出来,隐藏在他气海之内的那一页“不朽之页”,顿时在此时发出了细微的嗡鸣声,暗紫色的光芒绽放开来,最后顺着牧尘的掌心涌了出去。

        “封印,解!”

        淡淡的声音,在牧尘的心中响起。

        嗤嗤。

        大须弥魔柱柱体上的那些暗紫色光纹封印,在此时迅速的被消融。

        轰!

        伴随着封印的消融,大须弥魔柱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只见得原本百丈庞大的魔柱,竟是在此时不受牧尘控制的迅速膨胀起来,远远看去,犹如擎天之柱,而且那从魔柱之内散发出来的可怕凶煞之力,也是在此时疯狂的暴涨起来,整片天地,都是霎那间变得赤红。

        那股凶煞之力,看得人为之心悸。

        甚至连高空之上那些灵院的院长,都是因为这股可怕的凶煞之力而微微变色。

        太苍院长也是眼神微凝的望着这一幕,眼中掠过一抹惊异之色,喃喃道:“是打算解开大须弥魔柱的封印吗?不过此等远古凶物,可绝对不是能够轻易驾驭的啊”

        这大须弥魔柱曾经是龙魔宫的镇宫之宝,太苍院长对其也算是有些了解,所以也很清楚它的威力,当年与龙魔宫那场大战,如果龙魔宫能够将这大须弥魔柱修复的话,恐怕就算他们北苍灵院拥有着北溟龙鲲相助,也很难获得胜利。

        眼下这大须弥魔柱落在了牧尘的手中,可以他如今的实力,真的能够将它驾驭吗?此等凶器,一旦无法操控,就很有可能被反噬啊。

        天地间的所有人,都是在凝望着天空上那一道凶气滔天的魔柱。

        牧尘同样是在此时抬头,他望着眼前这巨大的魔柱,在解开封印后,魔柱的表面,犹如是有着猩红的裂纹浮现,那些裂纹仿佛是恶魔之嘴一般,不断的喷吐着惊人心悸的凶煞之力,现在的大须弥魔柱,显然是将它最为狰狞的一面给显露了出来。

        牧尘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大须弥魔柱顶端。

        轰!

        不过他身形刚刚落下,那大须弥魔柱猛然一颤,一股狂暴的凶煞之力化为血光,直接是狠狠的对着他席卷而去,此等凶物,可绝对不是能够轻易驯服的,这大须弥魔柱来历不凡,如此强大的凶物,必然是有着灵性,以往牧尘将其封印,它只能潜伏,如今封印一旦解开,自然是不会再乐意让牧尘来操控它。

        “哼?!泵娑宰糯笮朊帜е姆词?,牧尘倒是一声冷哼,显然对此早有预料,脚掌重重的一跺,只见得暗紫色的光纹顺着其脚掌迅速的蔓延出来,而光纹弥漫过处,那些可怕的凶煞之力,顿时再度犹如潮水般的减弱下去。

        这大须弥魔柱虽然霸道凶悍,但牧尘体内那一页“不朽之页”,却正好拥有着克制它的力量。

        遭受到牧尘的反击,大须弥魔柱终于是收敛了下来,再不敢轻易的对牧尘发动反噬。

        “既然听话了,那就把你的力量都借来用用!”

        牧尘感觉到安静下来的大须弥魔柱,这才一笑,旋即直接在大须弥魔柱庞大的柱顶盘坐下来,双手轻抬,只见得猩红的凶煞之力冲天而起,化为犹如实质般的猩红光柱,直接是将牧尘的身形掩盖而进。

        嗤嗤!

        源源不断的凶煞之力尽数的灌注进入牧尘的身体,最后犹如猛龙一般,冲进了牧尘体内气海。

        解开封印之后的大须弥魔柱,显然比起被封印时,凶悍了无数倍,那种凶煞之力的雄浑程度,也远远不是以往可比。

        狂暴而浩瀚的凶煞之力不断的涌入气海,整个气海内,都是因此而开始变得赤红,最后气海的容纳程度逐渐的达到了极限,一种剧痛感,悄然的涌来。

        不过面对着这种剧痛,牧尘却是纹丝不动,依旧在催动着大须弥魔柱将那股凶煞之力,不管的灌注进气海。

        嗤嗤。

        剧痛涌来,而当气海内因为凶煞之力的挤压再也无法容纳时,只见得在气海的中心点,突然出现了细微的扭曲,而当扭曲达到极致的时候,突兀的有着一个小小的黑点浮现出来,那一个小小的黑点,极为的微小,一种奇特的波动从其中散发出来,小小黑点内,犹如是隐藏着一片奇特的小天地。

        在那一个小小黑点出现的时候,一股可怕的吸力也是从中爆发出来,顿时气海内凶煞之力呼啸而起,最后尽数的被那一个小小黑点吞噬而进。

        短短不过熟悉的时间,气海再度变得空空荡荡,丝毫灵力都不再存在。

        魔柱之顶,牧尘身体微微一颤,旋即他抬起头,冲着远处天空上,一脸阴森盯着他的姬玄一笑,旋即他站起身来,双手缓缓的摊开。

        轰!

        牧尘身后的空间,突然在此时出现了扭曲,而在那空间扭曲间,只见得似乎是有着一片血红的海洋浮现出来,那同样是一片浩瀚的灵力海洋,只不过这海洋内的灵力,竟是呈现血红之色,犹如鲜血汇聚,看上去极为的血腥。

        但所谓的血腥倒并没有去注意,只是那无数人都是心头震动的望着牧尘身后那扭曲空间内的血红海洋,一些人的眼中,甚至是有着骇然涌出来。

        至尊海!

        牧尘竟然也是开辟出了至尊海?!

        “牧尘大哥也把至尊??俪隼戳寺??”雨曦望着这一幕,惊喜的道。

        叶轻灵她们也是一脸的匪夷所思,毕竟在进入审判之镜之前,牧尘仅仅只是一重神魄难的实力,可现在,却是猛然一步跨到了开辟至尊海的程度,这也太恐怖了吧?

        “那并不是牧尘开辟出来的至尊海?!?br />
        灵溪倒是微微摇头,轻声道:“他只是在气海内开辟出了一个“至尊源点”,然后再将那大须弥魔柱的凶煞之力借去填充,不过这些力量毕竟不是属于他的,没有办法做到生生不息,所以这至尊海仅仅只能存在短暂的时间,之后就会消散而去,但这应该正是他的目的?!?br />
        所谓至尊源点,便是至尊海的最初形态,不过想要形成真正的至尊海,却是需要以自身灵力去将它完善,现在的牧尘肯定是没有那个充裕的时间,所以他采取了另外的方式,借助大须弥魔柱的力量,灌注至尊源点,形成了一个伪至尊海。

        但现在的牧尘也并不在乎这个至尊海究竟是真的还是伪的,他只是需要这份力量。

        而当他也是拥有了至尊海后,那么姬玄的所有优势,也将会荡然无存。

        凭借着九纹雷体以及至尊海的力量,现在的牧尘,恐怕才能够算作至尊境下真正的无敌。

        猩红的至尊海在扭曲空间中翻滚着涛浪,牧尘缓缓的抬头,他望着远处面色一片阴沉的姬玄,嘴角却是有着一抹冰寒的弧度轻轻的勾起,然后他伸出手掌,对着姬玄,轻轻一弯。

        此时的少年,脚踏巨大的魔柱,他的眸子,一只猩红,一只雷霆闪烁,黑色的雷光缠绕在他的身体表面。

        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缓缓的弥漫开来,那种压迫,竟是比起现在的姬玄,还要来得强悍!

        此时的牧尘,犹如杀神,杀意凛然,震慑全场。(未完待续。